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初至火影卷 第一章 有希姐和不要当忍者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冯烈,一个普普通通的创业青年,年22岁,退役不久某部下士。

    在其为寻求财富的创业之路上,辛勤挣扎五个月的他,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谁能告诉我,新买的ROG手机怎么能做到只玩一局农药,就给我来了次爆破?”几岁不到粉嫩嫩的正太骂骂咧咧的小声嘟嚷着,“又不是某星notoX。”

    粉嫩正太正是冯烈,创业的路才刚刚起步,只是打算放松心情,拿起退役后买来的新手机想着玩局农药,也没想着赢,就拿着个斩杀辅助打算在巅峰赛到处恶心恶心人,抢抢人头,顺顺便发挥祖安人民绝技,还未使出文能提笔喷队友,武能越塔送人头的种族光辉,就被九人联手举报,减信誉不说,爪机却在冯烈怒喷队友的粗鄙之语中升温,伴随82-2级别的爆炸中连带冯烈仅来得及千言万语汇合成的最后一局怒骂“我淦!”中碎的渣都不剩。

    回过神来,冯烈只感觉自己做了场梦,紧忙看向手中,却发现......

    【小爷我5K买的ROG呢?不对,和女友五年都没有到最后一步,二十多岁老处男的我,家里不可能有这么小...这么嫩的孩子...的吧?】

    冯烈眼前之物是一对瓷器般粉嫩,又像散发洁白光芒的小手。随着小手的延伸,冯烈看向链接之处,不仅是手变小了,身体也变小了,连引以为傲的凶恶之物也不见了,是的,光溜溜的,小婴儿的身体。

    “我......这是穿越?还是重生了?”

    回过神来的冯烈连忙扫视周围,是通体干净整洁,散发着对于新生命,不,甚至对大人都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的房间。

    【不是我家,不是现代,甚至不是原来的世界?但这......是医院吧?】

    小婴儿奇怪的状态引起了房间内周围白大褂人员的注意,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怎么会在没睡觉,没进食的情况下,散发一声不吭乖巧的?格格不入的景象引起了年轻女护士的警觉。

    “不会是有什么疾病?”刚入职没多久的源 真希走过来抱起了冯烈。“父亲战死,母亲也因难产正在抢救中,可怜的小家伙,你可不要再发生什么悲剧才好。”

    母性的光辉笼罩在这个十二三岁,看着还是小孩子,却发育惊人的女护士身上。

    “咦?”被托抱在怀中的冯烈刚刚得出结论,回过神便陷入了美妙的温柔乡。“好大,好软。”

    这是脸都陷入肉中的苏烈发出的“求救声”,不过声音太小,在满屋子的婴儿哭叫声中,源真希甚至没有听到这微弱的中文。

    【好大好软......】

    【不对,这是?日语?】

    凭借着多年动漫以及某种小电影的熏陶,冯烈

    “看来我是穿越到岛国了?”冯烈强行让自己差点被捂晕的小脑瓜运转。“不过这是什么世界有待考究,还是先让我享受下这二十多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柔软吧。”

    冯烈开始了对新世界{柔软之物}的探索。

    ............

    回过神后,从穿越到小婴儿的身上,冯烈已经在这个世界度过了漫长的两年。

    他是警惕的,他一直都是警惕的,冯烈从小到大都处于警惕的状态,可能是家庭分崩离析的原因,他从小就封闭了自己,在自己所幻想的世界中沉沦,孤僻,怪异,和同龄人格格不入,为了防止别人侵入自己的世界,他对外界一直是警惕的,恐惧的,从来不和任何人交心,谨小慎微,防范着来自外界的伤害。在小说,动漫以及各种游戏的世界中沉沦,又因这些了解到了某些没经历过,却让人听了难以置信,战栗难安的,人类的龌龊。

    虽然在那个女人,那个侵入他世界的,没有伤害,还给予了他光辉和温暖的女人身上,了解,学习,得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名为爱的美好之物。

    觉醒自己后,在爱人的等待中,服役几年后退役的冯烈却始终保留着警惕的性格和习惯。

    穿越的两年中,他学习着周围同样的小婴儿所做的一切,努力使自己变得和他们一样,不突出,也不怪异。

    “隐忍了两年,才终于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冯烈一边怀念着爱人的名字,一边思考往后的道路。“火影忍者的世界啊。”

    【首先是,绝对不能强行出头,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绝对不能表现出和其他人的不同。】

    【不惜一切办法,增强自己的实力。】

    【虽然到了曾经梦寐以求的动漫的世界里,但......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我想回去见你,还没有和你度过一生......淑月。】

    【然后是想出一切的方法,找到回去的方法,哪怕是‘不当人了’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我也要回去见你。】

    “很好,大致的方针已经决定好,接下来就要走一步看一步了。”冯烈雀跃着自己的决定,因为下定了决心,为什么要犹豫两年之久呢,这是因为......

    “小风烈,我回来了。”

    伴随着一个听声音就长得不赖的清冽的女声,冯烈的身形僵硬了一下后,又马上从双腿盘坐一手掐下巴一手抠脚的姿态弹起,只是因为坐着的时间长到腿脚麻掉,从院子中的石头上不受控制的栽向地面。

    【完了,要疼一段时间了,希望不要落疤。】

    “小风烈,怎么还是这么不注意安全,而且每次都从这个位置在我回来发出声音的时候跌下来?”

    回过神来冯烈已经狠狠栽入了柔软的温柔乡,是使用瞬身术赶过来的源 真希。

    “真希姐,这不是想着去迎接最疼我的真希姐来着吗。”冯烈装着小嫩正太的声音{事实上也不用装}打着哈哈狡辩道。

    顺便一提,冯烈现在名为‘源风烈’,现在冯烈是被源真希所收养的,在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月,因为父母双亡,又十分乖巧可爱,导致真希动了收养冯烈的心思,虽然收养冯烈时她还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不过抵不住在她强烈的要求,以及中忍的身份和源氏一族的名头,木叶孤儿所所长才勉强答应{其实是源氏一族的名头和中忍的身份才让他能够答应}。

    “我看你只是贪恋我的胸部吧?”真希姐表情冷淡的说着大胆发言,然而并没有推开他的意思,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小风烈的话,怎样都可以哦。”

    冯烈倒是不以为意,继续向着柔软的深处探索。

    【虽然看着是个无口冷美人,但其实很关心别人,不会拒绝别人,尤其是对收养来的身为弟弟的我。这大胆发言的反差萌真是欲罢不能啊。】

    “因为真希姐真的让我感到很安心,很温暖啊。”

    ......

    这里介绍一下

    源真希,所属木叶源氏一族,十二岁时得到中忍称号的天才医疗忍者,在木叶医院的护士实习期中注意到了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刚刚降生的冯烈,将其领养,因为没有母亲经验以及为新生儿提供必要营养的母乳,和冯烈建立了名义上是母子实际是姐弟的关系,是冯烈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唯一的亲人。

    源氏一族,所属木叶,人数不达20人的小型精英型氏族,上忍2人,特别上忍1人,中忍3人,下忍6人,除仆从外全员忍者的忍者氏族。

    ......

    虽然两年内每天都会享受次数不等,时间不等的温柔乡,冯烈还是忍不住沉浸在这美好中,直到真希姐耳尖都红润,撂下一句去做饭推开冯烈就匆匆跑开,冯烈才回过神来。

    回味了下脸上和手中美妙的触感和真希姐耳尖红润的背影,冯烈才重新坐下。

    “毕竟也才只是刚十四岁身体发育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只是这样就不行了。”冯烈咂咂嘴,他也不想想看十四岁没经过人事本来就敏感的少女,怎么经得起他二十多年手速的魔掌。“还好不是让我叫一个小丫头片子母上大人,要不然老脸都丢尽了,虽然我早就没脸没皮了。”

    待到真希姐跑到没影,冯烈才重新坐回半人高的景山石头上。

    “啪。”

    冯烈双手合十,稍微感受了下。

    “很好,查克拉还在运转。”

    没错,是查克拉,早在知晓这个世界是火影的世界后,冯烈在身体稍稍能爬的时候,便翻遍了这个家里所有的书籍和卷轴,在显得老旧的一个卷轴上,冯烈成功学习并提炼出了查克拉。

    【这就是穿越者的金手指吗?还真是好用啊这个。】

    在学习并成功提取到查克拉之后,冯烈在激动雀跃之后,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

    查克拉提炼的过程没有停止,明明卷轴上所说,查克拉提炼是按照使用者的需求进行、停止,或提炼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止。

    【到现在我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一直提炼一直提炼,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不剧烈运动就不会减慢提炼,搞得我天天都得加强体能训练,真怀疑这查克拉没有释放,一直在我身体里囤积,会不会有一天自爆身亡】

    【不过也有可能是精尽而亡也说不定呢,毕竟是从身体细胞里提炼出来的玩意。】

    【而且随着体能增强,这查克拉提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虽然不知道这一年攒出来的量够不够下忍提取出来一次的,但我这小身板,还是多运动运动吧。】

    “我可不想喊一句,艺术就是爆炸啊,岂可修!”冯烈痛苦的抓了抓头发。“要是死一回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就好了,鬼知道这次死了是不是就真over了,而且也舍不得啊,真希姐。”

    毕竟也是在一起两年,同吃同喝同住,真希姐虽然有些天然呆,犯些奇怪的错误,但这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的姐弟情实在让他难以割舍。甚至不禁感叹,如果没有这样的情感包裹他多好,就可以没有任何犹豫的向着回去的目标狂奔。

    ......

    现在的时间线位于第二次忍界大战刚刚结束,木叶纲手姬患上恐血症即将离开木叶,波风水门出生,旋涡一族灭族事件未发生。

    ......

    又是浑浑噩噩的三年过去,冯烈仍从未表现出任何和同龄人的不同,毕竟,在这种残酷的世界中,没有主角光环和实力就强出头,等于接受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关注和任务,等于变成炮灰,等于死的不明不白。

    冯烈怂的很彻底,虽然在这具身体一岁时提炼出了查克拉两岁达到了下忍的查克拉级别,在卷轴上学会并熟练掌握了著名的三身术:变身,分身和替身术。不过仍旧只做着小孩子做的事,吃饭睡觉打闹,和真希姐谈谈‘人生’,一起洗个澡。{顺便一提,在刚被真希领养后,第一次和真希一起洗浴的老处男冯烈,虽然有着充足的理论支持,但完全没有经验的他还是被某种巨大的凶恶吓得没出息的流了鼻血,并被真希笑话了五年。}

    “岂可修!”冯烈每次被迫回想起那次的经历,都只能捂着鼻子恶狠狠地说,“等小爷幼龙长大,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凶恶!”

    ......

    “咄咄咄”

    三只苦无依次命中了靶心。

    【很好,只要保证命中率就可以了。】

    五岁的冯烈长大了许多,不过依旧只是小正太的身形。

    【如今查克拉的量大概达到了一卡{卡卡西查克拉量}的级别】

    在冯烈五岁生日的那天,他大致测算了下自己查克拉的量,方法嘛,是用C级忍术测算的,换算方式是一S级换二A换四B换八C也就是没级乘二。冯烈连续释放了十七次的C级忍术土遁·泥沼,换算出大致一卡的查克拉量。

    【虽然是这么计算,不过终归只是大概的方法,肯定会差了许多,比如说战术,技巧,忍术的熟练程度等因素】

    【即使现在算出来大概的查克拉量,也不能测量出真实的实力,毕竟鸣人是卡卡西查克拉量的六倍,却依旧只是下忍,打不赢身为上忍的卡卡西。】

    冯烈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穿越者的金手指确实很好用,一开始只是不停提炼并积蓄查克拉,在五岁测试过查克拉量后,冯烈发现他虽然用尽了攒了四年的查克拉量,没想到趴在地上休息的时候,查克拉居然在猛烈的提炼,睡过一觉就恢复了原本的查克量,甚至还提升了三分之一卡。

    【穿越者的金手指还真是吃香呢。】

    ......

    在五岁生日后过了半年时间,木叶二战后重修的忍者学校终于重新开学了,然而......

    “什么?”真希异如往常的大叫回荡在餐桌上,“你说你不要做忍者?”

    真希的震惊完全不让人奇怪。身在木叶的人,无论是以忍者为业的氏族,还是平民百姓,就算是刚经历战火没几年,也没有家庭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成为一个忍者,毕竟一个C级任务的酬金就足够一家三口一个月的生存资金了,更何况是源氏这样的忍者型家族。从小就被灌输着忍者信条的源真希当然不理解冯烈不想去忍者学校的想法。

    “真希姐,我想要平凡的生活。”风烈淡淡的说道,“第二次忍界大战让我失去了身为忍者的父亲,难产让我失去了母亲,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只想跟你平淡的生活下去。”

    “而且,我只是不想要当个忍者而已。”

    风烈双手闪动,快速结出了土遁的印。“我不想临终了却后悔。”

    “这是......”本来将要发火,让风烈见识自己从来没有展现过的一面的真希只来得及吐出几个音节。

    “这是家里土遁卷轴上的忍术,土流枪。”风烈指着身前扎穿地板冒出来的土枪说道,“我有自保的能力,但我不想去触碰危险。”

    真希沉默了,看着眼前仿佛长大的风烈,她又想起了那个上战场前守在医院孕妇前,说着我一定会回来,却哭的稀里哗啦的精致男人。

    是的,真希认识风烈的生父,那个上忍级别,精通水土遁的男人,它是真希母亲的表哥,也是源氏一族和真希愿意收养冯烈的原因之一。

    即使上忍级别,也仍旧留在了那场战役之中,明明只是一个小规模战役,明明只是一个胆小怕死的,立下绝对会回来的男人,却愿意以生命去保护自己的部下,以他自己的生命去为大部队断后。

    “是吗......”沉默许久的真希只能吐出这几个音节,便紧紧抱住了风烈,这个自己收养,实际当弟弟看待的孩子。

    【我真的能接受的了风烈死在我的面前吗?】重重疑惑浮现在真希的心中。

    【如果是错误的选择,不如一开始就放弃这个选项。】

    “那么你打算以后做什么呢?”真希稍稍放开了些怀里这个被巨大凶恶捂的差点窒息,正疯狂‘挣扎’的小正太。

    “嗯~咳咳咳。”风烈剧烈喘息了一下,捋了捋自己的思路。

    “上学还是要去上的。”风烈说道,“只是要以不适合成为忍者的理由,或是主动放弃,来不进行忍者认证。”

    他已经计算,也打听过了,这一批忍者学校的新生之中,有着波风水门这个人,也就是说第三次忍界大战在一段时间之后就要开始了。

    “所以我想拜托你,真希姐。”冯烈挣脱了温柔乡,认真对真希说道,“让我成为你的弟子吧。”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虚空辰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