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十四章漫漫雨夜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月可心还没说话,她就要起来开始去送死的样子,月可心急忙把她按回去,“你先疗伤,我去谈判,不用打。”

    月可心手朝腰间摸去,捏了捏软狐狸头,用它们两人可听的声音交流,“小白球,你先用灵力压制一下我体内的热感,不然这个麻烦还没解决,下一个更麻烦了。”

    “好的,主人。”月这才抬头看去,眼看就要开始动手,月可心喊道,“等一下,夜潇溟,其实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为什么总是要用残忍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果然夜潇溟一时间收敛了周身的戾气,围着他的一群黑衣人听见公主的声音,不动声色地为公主腾出位置。

    月可心才不想看着他杀气腾腾的脸,忙制止,“就这样,我不是要过来,我只是走进一点,不然隔太远,说话累!”

    其实这样好歹有意外月可心也想着逃跑的时间多一点,有人挡着总比一个人都没好,而且她自己也没什么力气了,感觉要是不是时刻有生命的危险,她早就想躺着装死好了。

    “我给了你温和的选择,但是景公主拒绝了,我万不得已只好选下一种了,景公主这是想通了。”

    不冷不热的声音慢条斯文,本是极具诱惑低沉的声音,却带着强烈的逼迫和冷意,月可心闻声而去,本来以为围着的黑衣人可以挡住他冷俊的脸,结果又是她想多了。

    身材高挑的他显得鹤立鸡群,月可心也没好气,“呵!你可以把我安全护送回去,等我回去以后自然会让小白球给你医治。”

    “不然,我这个人也十分死心眼,到时候我们鱼死网破,大不了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得偿所愿。”月可心说得云淡风轻,好像对于自己的生死毫不在意,其实眼里的灵光出卖了自己。

    夜潇溟挑眉,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一时间没说话直直地看向月可心,月可心感觉自己灵魂要被他锐利的眼光穿透了。

    “你不说话我就觉得你是默认了。”月可心见状强颜欢笑着,“你们都退了吧,还有把受伤的带回去。”说着趁着这时间,向背后已经站起来的月暗卫招手。

    都是女子月可心没什么好避讳的,抱着她的臂膀就凑近月耳旁,“回去时候和父皇带个话,我一切安好。”

    既然父皇的暗卫都被之前的女人给算计了,那这个人很大可能是皇后,不过到底把香熏调换的人是不是小莹,只有等到回去看有没有侍女手腕有伤痕就可以抓出来了。

    “还有,刚刚的事情先不要告诉父皇。”月可心说话,又顺手在她腰间摸出一把短刀放在了自己身上。

    “你们都退下吧!”月可心命令道,月暗卫带着他们都离开了,夜潇溟始终未曾发言。

    月可心手脚开始发烫,有点无力,“你就不能发挥一下你的作用,早点回去,你的病就早日恢复。”

    夜潇溟来到月可心身边,拉住她的皓白手腕,热意贴在他掌心,语气没了刚刚的冷冽,“你怎么了?”

    “死不了!”月可心张口就来,语气不善的她猛地就是一倒,夜潇溟一只手把她撑起,月可心无力控制自己整个人就要朝他怀里去,她艰难开口,“带我去原来的那个水潭,我现在…又复发了。”

    “……”没有声音,月可心整个人感觉身子一轻,夜潇溟揽腰抱起她,凉风滑过脸庞,风中混着丝丝雨滴,月可心顿时没这么难受了。

    而且比起冷风拂面,夜潇溟怀抱更冷,灼热的浪潮被冷气缓解,可身体里的热意还是源源不断,月可心蜷缩在胸前的手摸索着向着源体探去。

    月可心想说话开口却模糊不清,夜潇溟被她环住的腰身,本是寒气逼人的他被月可心滚烫双手缠绕,冰冷正在慢慢消磨殆尽,他面色愈来愈沉,加快了速度,潺潺水声透过树木丛和细雨而来。

    “彭”水花四起,夜潇溟直接一个劲地就把月可心扔进了水里,没了热意的袭来他面无表情地看向水里,月可心没什么意识就要沉下水去。

    “你若是没有任何价值,就由你自生自灭!”夜潇溟冷哼,也进去了水里,把她往石壁上带。月可心沉了一会儿水,头脑开始变得清明起来。

    本来就是丝绸纱衣的衣服被冰水重重包围,月可心大脑一个激灵,本来重心不稳的她由于夜潇溟的出现,她迅速地攀住了他的手臂。

    她微睁浸过水的眼眸,由于药物的作用下她目光泛起潋滟水波,雾气让她看不清她声音断断续续,“呵!我还……真是……倒霉,才……死里逃生,又……遇见……你……”

    “怎么?你以为本太子会对你趁人之危,你还没有资格。”夜潇溟突然抬起她下颌,强迫月可心与之对视,他眼里满目清冷和不屑,就如同强者俯视蝼蚁的冷然。

    “你还是……真是想多了,在我看来,你就算现在杀了我,我也不想和你一丁点儿的联系。”月可心微眯双眸,素白光洁的手不知何时拉住了夜潇溟的前襟,“嘶”衣衫被撕裂,夜潇溟被她的撕扯力一带,头不偏不倚向下抵在了月可心的柔弱娇小的肩头之上。

    “有本事就杀了我,杀不死,你就等着看我变强。”月可心嫣红的玲珑嘴唇张张合合,凑近他的耳侧一字一句说得决断和桀骜。

    温热的气息从耳间蔓延,以为是温柔乡软的呢喃,她的回答却让人措手不及又尤为特别,夜潇溟双眸低沉,嘴角很快勾起一抹若有所待的淡颜。

    “我等着,景可心。”夜潇溟又恢复漠然,说得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真实和兴趣十足。

    “等着吧。”月可心拉着拉着的手又开始松弛,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而微弱。

    “等我变强之后……”没说完月可心双手已下垂到腰间,眼看就要往水下走,夜潇溟双手环起她的细腰,她整个人笼罩在他的怀抱之中。他难得温柔细语,魅惑低沉男音在她耳边响起,“之后你又如何?”

    本来已快睡过去的月可心,被引诱了般笑的得意,嗫嚅道,“当然是比那个傻逼太子还会……装逼,所有……人见了我都怕我……”,又没声了,她直接似睡着般埋在了他颈项里。

    夜潇溟,“……”

    在看向水面时,水面一圈一圈的水波散开,先是细小稀疏的雨滴,抬眸间雨水就如玉珠细线打在水面,石头,树林间,宛若杂乱无章的乐声。

    “唔,冷!”雨落在了他们身上,月可心在他怀里动了动,头无意识地往他怀里钻。

    夜潇溟神色微变,刚抬起的手想护住她娇小的身躯,又想到什么手掌闪过微光,一层保护罩遮住了雨水。

    雨越来越大,沉沉浮浮的山林安静得可怕,什么都被这大雨给冲刷了,原来还有点明亮的天色,这雨的到来把天提前遮掩了,灰蒙蒙的,云层黑重,一层叠着一层,绵绵延延直接天边的山峦。

    宴会场上,景修染看着又寻人回来的士兵,明显不悦道,“如何?”

    士兵全身湿透,下跪时身上还淌着水,底气不足地开口,“启禀皇上,属下该死,雨越来越大,山林水雾四起,天色又暗,卑职未能搜寻到景公主殿下。”

    “彭”景修染前面的桌面四分五裂,艴然不悦道,“找!”

    “一直找,找不到人你们都不用活着回来了!”龙颜大怒,在场的人都噤若寒蝉,景修染的怒喝在雨声中尤其渗人。

    下面的士兵身子一颤,连忙求饶不停磕头,“皇上息怒,属下这就去。”

    “臣妾觉得,现如今这状况自是不好搜寻的,皇上不如等这雨水停下,到时候我们一同进林搜寻即可。”凤霞云凤目冷光明亮,是提建议的口吻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凛然。

    这时慕美人也微点头,“臣妾附议,皇上这雨大雾起,这么大的猎场确实很难找到景公主。”

    “而且不是还有夜太子,相信在夜太子的保护下景公主一定平安无恙。”慕美人突然提到夜潇溟,本来安静得可怕的气氛变得更奇怪。

    景修染自然通过暗卫知道了夜潇溟不是善茬,前夜心儿才与他有过冲突,但愿他会念着两国平稳有所忌惮才好,想着景修染脸色越发黑沉。

    凤霞云到是细眉微动,眼里厉光一闪而过,原本以为夜潇溟会在场林出手,结果原来是她想多了。凤霞云好不容易等景可心落单,终于有了机会下手,景可心现在一定是躲在哪里不敢出来。

    虽然夜潇溟没对景可心动手,但是也不会救景可心,对于对他无用的人,尤其是女人,他都是避若蛇蝎或者一刀结束。

    景可心,这场雨就是我凤霞云给你的陪葬之礼!

    凤玉莹也看着绵绵不断的雨,伞下的她笑得可怖阴森,景可心,这场雨过后,你还是公主,不过是从冰清玉洁风华绝色的你变为残花败柳而已,月华国历史记载中你不在风光无限,只要有人提到你,都会心生呕吐,而这个污点将会伴你一生一世,永永远远,直到你死。

    若竹没了往常的温润笑意,手里的扇骨被他捏紧,不知道何时起对一个人的安危会感到紧张。

    在场 所有人各为其主,各怀鬼胎,有人心里悠然自若,有人惴惴不安,有人诡计得逞,这一场雨幕之下是一个囚笼。

    里面的人挤破脑袋想把对方置于死地,夜已然黑了,雨却没有半分要停的意味。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