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十三章再遇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她的脸还不是人脸,是人的形态却顶着一张狐狸脸,让人略感不适,而月可心看着尤其突兀和滑稽,还有白色的绒毛围满了她周围的脸。

    “笑什么笑,我现在还幼小,灵力不多就是这个模样,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狼狈,还敢笑本小姐!”说着就突地围绕在她旁边,一双白嫩的小手虚假地要勒住月可心的脖子。

    “可是你这样我看着真的很好笑,半人半兽,我觉得你还是变回小狐狸。”月可心偏头满眼都是狐狸放大的脸,差点对着它的脸就是一扯,那毛绒绒的软毛依偎在她的脖颈,有点微微颤动,让她心低发痒。

    “还有,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小白球,你又白且看起来十分胖软,这个名字到是很适合你。”月可心用手掌把头的脑袋挪开,它又软塌塌地似没有骨头地继续趴在她肩膀。

    “什么?这个名字也就凑合,那是我狐身胖,你现在看我是不是窈窕仙女,还有话说那个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已经完成契约了,是不能改变的哦!”小白球还眨巴了它的大萌眼,它不笑还好,一笑那大毛脸让月可心满脸黑线。

    她继续去把小白球的毛脸推开,“你还真是先礼后兵,强买强卖,你有什么用吗?不然我可不养一个没用的小拖油瓶,我每天都要提防着要害我的人,很是辛苦。”

    月可心感觉自己好多了,语气还算中稳,脑海中滑过景可心对她说的话,冥冥之中她能感觉道她还在,以一种魂魄的方式浅存在自己身体的某一角。

    “我是百灵狐,你这都不知道?”小白球被她来来回回挪开,终于一溜烟儿飘前面了,它全身轻盈半透明漂浮着,一会儿在月可心右边,一会儿又在左边,“我可解百毒,还有我的血可以炼制毒药,只有我能解,厉害吧!”

    它布灵的大眼显出傲娇,又是“呼”地一下靠近她面庞,月可心差点吓出声,它又“彭”地化成了小狐狸在她怀中打滚撒娇,“笨女人,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好点?”

    月可心抱着它的身子手一顿,面色不悦,用白皙纤细的手指捏住它软软的耳廓,充满威胁的口吻,“叫我主人,你要是再乱叫,我就把你扔掉,或者现在把你全身绑住,等会儿回去以后就把你丢进粪池里七天七夜,怎么样?”

    它听见了就要逃离月可心怀抱,可是月可心捏紧它的耳朵,又抱着它身子的臂弯收紧,“嗷呜……”小白球挣扎着,“主人,放开我!我把你的伤都治好了,快放开本小姐!”

    “伤是治好了,可是我体内的烧灼感没有完全褪去,可以治吗,小白球?”月可心微松了手,它“咻”地又化了人形态飞在了月可心面前,飘飘悠悠的如小幽魂。

    只见它在面前晃了晃,张开两半狐狸小嘴,“我是解毒,你这个是挺普通的春药,又不是毒药,它对人体没有副作用,你只要等它热潮过了自然就好了,不需要治。”

    “……那我怎么感觉它好像还会复发?”月可心体内总是有热意不散,她感觉很不自在。

    “主人,看我!”小白球用它的额头与她相贴,额印发出红光,它正在感应月可心体内的异常。

    少顷,她们分开,小白球解释道,“你这个可能还有一段发热,所以你才会感觉它一直隐隐不退。”

    “那应该没有前面难受,不然……”月可心现在应该要去找一个有水流的地方,现在离猎会结束很快了,她也不清楚自己昏睡了多久。

    “应该是的,主人我们先出去,找个一个有水的地方,这样可能会好受一点。”小白球也提议着,在她身边飘了没几下就随光而散了。

    “嗷呜!”

    保护层破灭,小白球睁开黑色大眼,一骨碌地又跳进月可心怀里,月一睁开眼就被扑了怀抱,红如彼岸花的花钿随着她的苏醒逐渐变淡。

    月可心再看周围,天色好像又沉了几许,刚刚的万里无云,现在有黑云压山,晚间可能会有雨水来,微风徐徐有树叶微曳打拍。

    本是挺好的氛围,那死尸确是如此扫兴,月可心表情微冷,不悦皱眉,“小白球,能否把这个尸体处理掉?”

    血液凝固了,但是血腥味会引来凶兽,到也是这么深的地方他们都不会来,可是太久不出林父皇是必担心不已。

    “可以,用灵力就好啦。”说着有白光一闪,小白球一只前爪微提,躺在地上的尸体变化了形态。

    对,不是消失了,而是变成了一块石头,表面还有点点得红斑和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

    月可心眉毛一挑,嘴角泛抽,抚摸着它柔顺光亮的软毛,“你这是把他变成了你块石头?”

    “你是不是冒牌的灵宠,怎么灵力这么不尽人意?”真不知道有人路过这看着有不明液体流下的石头时何等模样,那画面属实诡异。

    “哎呀,都说了我还小,才过幼期,能到达这种境界也算是小族中的优资者了!”小白球说得轻描淡写,实则都是傲娇的口吻。

    它说完起身想着跳在月可心肩头,月可心本来也就是觉得奇怪,怎么它与她所知的都有点出入,电视还是不能全信,“那你还挺腻害的,小白球。”

    月可心往来时的路走,趁着还没有复发她要去之前的那个水潭,月可心走着随口说道,“你这样随便找个人结契,你父母不打你?”

    刚刚活跃的小白球难得安静,娇憨的声音没了,低沉如水流碎石般凉凉开口,“只有我一个了,它们出去过后我就从来没见过回来的。”

    “小白球……”月可心一时不知怎么开口,她也是生于阴潮的谷底,未曾向阳生长,她没有偏执的性格也是她唯一的幸事。

    月可心忽地把手靠近它,用一种自我安慰的口吻说给它,也像是在说给自己,“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说起自己的过去,那时我们会感到遗憾,而不是难过。”

    “我们会相伴一辈子,小白球,如果我中途没嗝屁的话!”本来挺感人的话,最后几个字直接让人啼笑,小白球抱着她手指磨蹭的脸突地停顿,“切!我想睡觉,你到了告诉我。”

    小白球又窜到了她的手臂上,四爪紧抱着,小小白白的缩着一团,莫名有点可怜而缺乏安全感的睡姿。

    月可心空出的手抚了遮路的树枝,正当走到一堆竹林之下,有冷风从侧面呼啸而过,“夜潇溟?”

    月可心一只手拖着小白球,拉住最近的竹身偏头才堪堪躲过来的掌风,“你干什么?是想抢东西还是公报私仇?”

    夜潇溟从树木间现出,长发飞扬,极白面色泛冷,紫色的双目看着月可心手里的小狐狸发出光芒,凤目逼人透着隐隐杀意,薄唇轻启,“景公主之前趁人之危逃了,才这么点时间怎么搞成如此模样?”

    月可心不想和他多说,抬脚就要走,“和你无关!”她抱住的手微微拍了拍小白球,示意它隐身或者先化为其它东西。

    发现它早已不见了,月可心扯出笑,“遇到危险你还躲得真快!”

    “我在你腰间挂着,你要保护好我呀,主人!”小白球说完又提醒道,“他好像很可怕!”

    月可心自然知道,还没迈出半步的她,自己又被定住了,夜潇溟此刻周围都是冷气浮动,在他的气息下附近的树叶都在沙沙作响,尘土微起,他闪到了月可心跟前冷声道,“百灵狐给我,我们可以两清了。”

    “它认我为主了,你以为给了你你可以召唤它?”月可心回视他的眼睛,一样的气势汹汹和无所畏惧,长一双紫眸了不起啊?我还可以带五彩斑斓黑的美瞳,看看谁更牛气?

    “你想杀我随便,但是我死了它也就不在了,你不是白费了这么长时间?”月可心冷艳的面庞泛着笑容,声音清冷。

    “呵,我能知道百灵狐嗜血,也能让它现形,用力你的血。”夜潇溟忽地就举起月可心手腕,月可心美眸放大,就感觉身体被提飞起来,直直地朝身后的树身砸去。

    “夜潇溟你是真的狗!”月可心看着近在咫尺的树干,这一撞马上就可以见血了。

    这时她腰间的小狐狸头挂件,微微闪烁光亮,“我感应到有人来了,我还是不浪费我有限的灵力给你加保护罩了!”

    “小白球!你这样见死不救回去你就完了!!”月可心气得惊呼,千钧一发之际,有黑影闪过直接把她抱起,夜潇溟迎面就是一击,黑衣人单手相接,“彭”黑衣人不敌抱着月可心一起跌落在了地面上,树叶纷飞乱入,月可心直接觉得全身被震得发疼。

    最惨的还是在她身下的黑衣人,虽然她蒙着面但也能觉得她受了内伤,她在不停的咳嗽,月可心抬头看她眼睛,“你是父皇的暗影,我们那天见过!”

    “是的,景公主……属下来……迟”她说得有点断断续续的,月可心打断,“好了,我知道了!”

    月可心在看向夜潇溟时,他已经被黑衣人包围了,明亮的长剑在暗沉的天色下锋芒逼人。

    月可心抚起黑衣人,耳畔微语,“能打过吗?”

    黑衣人黑眸微闪,说得认真,“似乎不能,夜……太子名声在世,这几个……不是对手”

    “……”月可心一时间头有点空白,体内的灼热感好像要开始复发了。她忍耐着,瞥向那些黑衣人,“那还打什么?”

    “誓死保护公主,是皇上给的死令!”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