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十一章绝地求生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那你……”月可心话还没说完,只觉手腕一紧,周围树木极速后退,风过耳畔,呼啸而过,她双脚离地被带着飞了起来。

    “哈!”月可心手被放开,她一个不稳差点摔倒,“这是什么地方?”月可心看看周围,树木参天,藤蔓缠绕,野花零星几点宛若绿叶中的星星,为初春点缀了一点俏皮鲜丽。

    月可心缓过神,随手摸了摸假掉的眼泪,还有潺潺湲湲的水声,从一山涧缝隙汩汩而下,下有一谭水,清澈可见底,水中有行草,来来回回婀娜摇摆,看着甚是惬意。

    “水。”夜潇溟靠于一树下,阳光斜照,在他上身投下斑驳碎影,他眉目下垂,长长的睫毛若蝴蝶闪烁的羽翼般撩人心弦。

    月可心有点意外,“谢谢啦!”说着去那小谭的石壁缝隙里取水,夜潇溟没有吭声。

    月可心喝了点泉水,眼里俯视着泉水,也不知道这水有多深,能让她能跑多远。月可心踩在石头上,这水边石头崎岖不平,她走得小心,忽然想到了什么嘴里露出算计的笑容。

    她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向夜潇溟,说得漫不经心,“这谭地好像有什么东西,夜太子不过来瞧瞧?”

    “休息好了,就走了。”夜潇溟直接无视她的问题,狭长紫眸看着她的笑颜觉得有问题。

    “你过来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反正我是对于第一没什想法,夜太子也是,多休息一下会怎样。”月可心跟着他走了一路,发现他对于春猎一定没什兴趣,看起来更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而且这个东西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不然为什么一直抓着她不让她走,也没想过算昨夜的事。一定有问题!

    月可心偏头去看水潭,手指敲打着石头,豆红的指蔻如血,她讶然开口,“那东西动了,长得好生奇怪!”

    夜潇溟看着她的侧脸,美眸微放大,一脸疑惑的表情,终于抬脚而去,月可心双手一撑在他过来时就跳到了草地上。

    夜潇溟刚到水边,月可心不经意间就就扯了扯他的衣袖,旁人看去有点像是在撒娇,“你过来一点,隔这么远,过来一点。”

    月可心还拉着他衣袖,夜潇溟瞥了一眼,斜眼淡漠勾唇,“我长得高,看得远!”

    月可心手瞬间逐渐收紧,她手里的衣袖起了褶皱,她脸色直接一黑差点裂开,长得高了不起啊!

    夜潇溟本来想想看她听后的反应,刚转过头,月可心突然一用力,她这一用力某人居然纹丝不动,反而月可心一撇脚往他怀里就直直扑了过来。

    夜潇溟不曾防备,这一切又发生得太快,猝不及防的他下意识的一接,月可心直接撞了夜潇溟个满怀。

    夜潇溟手上有温软的触感,他揽着她的腰身,只觉得盈盈不堪一握,第一次头脑有点发白,全身开始僵硬,要不是月可心被他握住的另一只手动了动,他还以为自己被定住了一般。

    月可心本来也是一脸懵,待她的头被撞得微微发疼时,她把自己与他十指相扣的手指缩开,她抬头一笑,把身下的夜潇溟一推,夜潇溟还没看清她的表情就掉进了水里。

    “呵!再也不见,夜潇溟!”月可心背身一挥,就开始溜了,却听见深丛中传来怪异可怖的声音,她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留还是该溜。

    “吼-呜,吼-呜”,是野兽的低喘咆哮,这声音似虎又似狼的,月可心额头忽地冒冷汗,可千万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杂草落地,那只东西露出了一个头,老虎一般的头却长着一双狼耳,眼睛在暗色中发出亮光,幽绿色的似宝石,它没有张嘴锋利有手长的尖牙吐出,发出冷光,还有血的痕迹,它看着月可心仿佛看到了美食一般正在伺机而动,想把她撕的粉碎!

    我擦!我就说跟着男主一定没好事,月可心看着咆哮而来的二不相,直接吓得就是大叫,“夜潇溟!”

    “哗啦”一声,有水滴落于月可心脸上,等她定眼一看,夜潇溟早已挡在她的前面了,他刚刚用内力震开了袭来的凶兽,空中手化长剑,长身落地,玄衣飘飘,黑发如墨迎风而舞,他面部冰冷肃静,手里提着的长剑在风中发出翁鸣。

    “这个可以,”便是一纵,与它就在咫尺之间,那凶兽看着自己的晚餐被破坏,发出“嗷呜,嗷呜”的嘶吼,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夜潇溟就是一阵猛烈的攻势。

    不过这都被他轻松躲开了,月可心见他完全不费力,终于摸索着旁边的支撑物站起了身。

    “太可怕了,我这个现代人还没见过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它那一个嘴可以塞进我的整个头。”月可心看在眼中,一时间脖子还有点发凉。

    她看着快要被夜潇溟解决的凶兽,开始趁机跑路,很快淹没在了丛林中。

    “呼!真累,什么倒霉的事我能遇见!”月可心正扶着树身喘气,猛然眼前一昏,她的头好疼,背着的箭散落了一地,“啊!好疼!”月可心双腿跪地,手指抓着头手背青筋密布。

    不行了,月可心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蜷缩着努力想减缓一点疼痛,但是却愈来愈裂。

    她好像出现了幻觉,她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一个女子,蓝粉的衣衫戴着面罩看不见模样。

    “景可心,我们又见面了!”那人笑得狰狞,眼中带着不屑和恶毒,手从衣袖里缓缓地拿出了一个白色玉瓶,她说的意味不明,“这可是个好东西!”

    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月可心听不出来到底是谁!

    她身子下蹲,蔑视着疼得死去活来的景可心,说得一字一句,“是颤声娇,让人欲念勃生的好东西!”

    月可心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现在她头疼得厉害,手指沾满了泥土野草的味道,她咬紧嘴吧拼命往后退,可那人直接就是一脚下去,月可心疼得眼泪潸然。

    “唔……”月可心手指剧痛袭来,又是头疼加身,已经完全动弹不能,匍匐在地面眼神模糊。

    她使劲抬起景可心的脸,看她牙关紧闭,直接就是用力一掰,她细嫩的皮肤被划出血,面上也留下了红痕,“给我吞下去,保护你的人早就被支开了,这就是你的命!”

    “你和你娘永远都只能是下贱,惨死离世的命!”她说得狠毒至极,把那瓶水一般的药品用力灌输进去。

    “咳咳……”月可心拼命咳嗽,那药品顺着她的玉颈流下,打湿了她前襟看起来魅惑诱人。

    那人随手一扔,恶心道,“和你娘一样让人感到恶心!”她俯视着景可心,又有好几个人的样子,还是她现在已经重影了!

    “人带来了!”那人轻轻俯身,对前面的女人很是尊敬有礼。

    蓝粉女子微点头,“你留下,和这人交代好,我先走一步。”她飞身离去,一男一女目送着她离开的方向直到消失不见。

    “知道该怎么做吧,人不能死,要留一口气。”她声音说的极小,月可心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头疼好像缓了缓,不过她身子却在慢慢发热,手脚也逐渐变得软绵无力。

    原来是像毁掉她的明洁,真是好狠的心,我之前感觉头晕原来是头痛的预兆,那个香炉有问题!

    月可心奋力挣扎起身,那女子看见面色微惧走进,抬手抚脸的动作一顿,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月可心用尽全身之力,头前仰起,对着她的手腕就是狠咬,那女子扯着月可心好一会儿才把她丢开,看着渗血的手腕面色黑沉。

    月可心被丢开,本来身体不堪一击的她现在直接快要昏过去了,那女子看向站于一边的男人,给他一个眼色以后就从丛林中退却了。

    “公主,不要怪我,奴婢也是身不由己!”成小莹在心里默念着,便从最近且偏僻的地方逃出了猎场。

    月可心头现在不疼了,要命的是她全身滚烫,“热……”,她眼神开始迷离,看着靠近的黑衣人一脸淫笑,眼中划过刚刚掉落的长箭,手指努力地向它一点点挪近。

    差一点了,就差一点点了,她内心恐惧万分,可是一想到这个人的令人作呕的表情,她迫使自己冷静,想着要如何杀掉眼前靠近的人!

    可恨的是他发现了月可心的动作,他直接一踢,离得最近的那一只箭被带得老远,月可心手上的伤被震得发抖!

    她全身都在发抖,黑衣人一下跨步而上,捏住了她的下颚,“美人,想杀我啊?嘿嘿,你这样子别说杀人了,你能动弹吗?啊?”

    说着他狠狠的一巴掌甩了过去,月可心口齿流血,她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那人看着她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了,笑得得意,忙着低头去扯自己的腰带,嘴里都是不堪入耳的话。

    “你想杀了他吗?”是谁?幻影间有女声在她耳畔,她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杀!”

    “我就是你!景可心!”是景可心的声音,月可心赫然放大双眼!

    唰!

    一股冰冷而卓然的气势,陡然从她的周围散发出来。

    黑衣人衣服脱了一半,感觉异常,看向月可心,只见她脸色红如绯霞,潋滟的眸子泛起了水雾,红衣本来就显白,更衬得她美丽动人,魅惑倾城,她嘴角上扬仿佛是迷人心智的妖精。

    他不顾半开上衣就如恶狼扑食,月可心眸中带着红色看着他,迅速拿起手里的玉簪就是一击,血滴答着落在了她的脸上。

    “就你这种蝼蚁,看一眼本公主都觉得反胃!”她语气极冷,手用力更深,黑衣人心脏前红了一片,血流不止。

    一声未发,一击致命,月可心把染红的玉簪抽出,自己也虚脱到底,她好像听见了景可心的声音。

    “景可心,你要变强……变强……”月可心彻底没了意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