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十章装模作样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月可心说是这样说,其实对于比赛没什么兴趣,首奖对于她现在的身份和父皇撒个娇,好像就可以得到,月可心看看周围想找个好地方藏身。

    “那你可要跟紧点,这里面有什么我也不知道。”夜潇溟往深处走去,这里春草微长,参天的树木也翠绿欲滴,如果不是比赛找个有溪水的地方但是个野餐的好地方。

    月可心看着快要被树枝挡住的背影,一步也没走,刚要往返方向走,夜潇溟提醒道,“景公主若是觉得你可以偷逃开,可以试试看。”

    “呵……”又拿自己会轻功威胁我,等着吧!夜潇溟,我月可心也会有练会的一天。

    月可心一脸不情愿地跟上,嘴里的狠话是一直没停过,一直在念叨着夜潇溟是如何的恶劣,她才能不抑制住自己想跑路的心思。

    这边,韩霜和若竹一直并排往前,一路无言气氛有点安静的可怕。这一路,韩霜看见了猎物或者是一点有声音的东西,就紧张万分,手里的弓直接一丢,往若竹后面躲去。

    若竹只是温柔开口,“无事,我会保护你的,小妹妹。”他便搭弓射箭,把刚刚出现的小猎物给解决了。

    “要去拿吗?我去拿好了。”韩霜说话细声细语,眨巴着萌萌大眼睛,看起来有点可爱。

    若竹看了看她惊魂未定的表情,那怕是连死的都不敢拿,对她道,“不用了,这种小猎物也没什么用,我们继续往前走。”

    若竹尽量保持自己不要走太快,这个小妹妹可以跟得上,可是越往前,韩霜觉得自己的腿不受控制的自己在发抖。

    “你害怕?”若竹看得明白,开口询问。韩霜惭愧地低着头,软萌嗫嚅开口,“大皇子殿下,我拖累你了,对不起。”

    若竹见状突然飞身而去,韩霜低着的头看不见若竹,以为若竹是觉得自己麻烦走了,韩霜眼里不争气地就泛起了泪花。

    她正要用自己白嫩光滑的小手摸眼泪时,一根小树枝突然出现在眼睑,温和的声音安慰道,“你拉着它,我牵着你。”

    她还没反应过来,若竹便想靠近一点看看她,结果她破涕为笑,仰起头笑得纯真娇丽,“好,谢谢大皇子!”

    若竹看着她眼角影影约约的泪花,拉着她往前走,“无人时不必如此拘礼,可以唤我若公子。”

    韩霜拉着小树枝后一段,看着另一端若竹的手微微发愣,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干净白皙,与哥哥的不同的是,哥哥的是常年练武训兵的手结实有力,而他的是一种温柔却有韧度的感觉。

    他的温暖若即若离,似春日乍泻,又像黑夜微光,流过韩霜的心尖上,直到春夏秋冬而不散,少女的沉沦总是不经意间就是一生,终是“美人迟暮孤一生,幽明永隔不复见。”

    韩霜要是知道终是无果,她或许不会再爱上他了。

    丛林树枝乱横,脚下又崎岖不平,凤玉莹本来刚包扎好了伤势,现在走得有点艰难困苦。

    “林哥哥,你抚你一下我。”凤玉莹面露柔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韩林不为所动,只是停了脚步,惯列的不冷不热,“受伤了,还要来,如此举步维艰,我觉得你可以先退出了。”

    凤玉莹瞬间脸色一沉,眼中带怨,没了刚刚的柔弱,“韩林,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在不情愿,那事情总归发生了,你与景可心永远都可能在重归于好!”

    韩林本来冷酷的脸听见凤玉莹的埋怨,终于有了变化,眼中滑过哀伤,悔恨,最终变为冷静,他黑眸紧紧盯着凤玉莹,冷声开口,“对,事情是发生了!不过其中的卑鄙阴谋只有你最清楚了。”

    韩林朝她走进一步,冰冷的双眸倒射出凤玉莹的恐惧和不安,“是不可能了,但是凤小姐你要知道我不可能只娶你一人。”

    凤玉莹也毫不示弱,眸显狠意,态度坚决强硬,她忽地抓住韩林的一只手,握得很紧,一字一句道,“既然这样,你纳多少妾,我就毁掉她们,直到你只有我一人。”

    “韩林,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你让我好好呆在你身边就好,我们忘掉那个失误好不好?”凤玉莹突如其来的哀求,韩林不但没有一丝动容,还适得其反。

    韩林默不作声地把她紧握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失误?”

    韩林转身背对着她,语气极为不屑,“这样的事是失误,那你也要为你所做的选择做出代价。”

    “走吧,凤小姐。”韩林踏步向前,不在意凤玉莹是否跟上了。

    凤玉莹眼眶红了,她本以为那夜的一夜欢好之后,即使他现在不会爱我,恋到她们一夜之情也会对她另眼相看。

    姑母就是这样对我说的,她是皇后,是一国之母,皇上也不是从未善待过她,可是最终胜利还不是我姑母。

    皇后不是那皇上心心念念的柳贵妃,而是我们凤氏家族的凤霞云,我们从未输过,凤玉莹抬手擦过眼角要掉下的泪,面目刻毒,“景可心,你等着,我凤玉莹也不会输。”

    “只有你永远不在出现,韩林终有一天会忘了你,而那时只有我陪在他身边,他会接纳我的。”凤玉莹收敛了情绪,继续向前。

    她有幸旧伤复发的是左手,现在还挺好的,她右手提着箭弩,前面的一棵树枝下有一只小鹿在吃草。

    它体态丰满,毛色漂亮顺滑,凤玉莹看着韩林也发现了小鹿,他左右开弓,还没发箭,后面就有箭先人一步了。

    要看就要命中了,凤玉莹才不会给别人机会,她单手提起箭弩发射,那支箭偏离了猎物,而韩林的箭一击即中。

    凤玉莹勾起笑容,颇为满意,刚要去好好看自己的猎物,身后便有女声响起,“凤小姐,真是好身手。”

    凤玉莹偏头,是常臣之女常意涵,身后一位男子蓝衣翩然,双双向他们走进。

    “大皇子!”凤玉莹和韩林颔首,景珞珩微点头,“赛场之间,无须多礼!”

    “刚才我与常小姐在这等候多时,终于才有了一只小鹿可见,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凤小姐和韩卫还真是好运气。”

    景珞珩语气中听不出情绪,常意涵却笑得讽刺,凤玉莹看在眼里但是大皇子在她还不能说什么。

    明明刚他们箭在之前,说明已然早已看准了猎物,但是凤玉莹这一插,韩林他们捷足先登了!

    “说好听点是运气好,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专喜欢抢东西?”常意涵话中有话,他们都明白,景珞珩没有表态明显是默认的样子。

    “谁射中就归谁了,常小姐只能看着猎物从你眼中擦肩而过,自己无用就别怪别人!”凤玉莹本来不想在大皇子面前出言,毕竟祁贵妃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后宫之中,除了柳贵妃,她是唯一拥有皇嗣的人,姑母也是极为小心留意祁贵妃。

    “你……”常意涵没想到凤玉莹会直接说是她自己无用,气得脸红蔓延而下直到脖颈。

    韩林也不知道凤玉莹会直接截胡掉他们的箭,一时间也难得争论,“抱歉!”景珞珩摸了摸手里的长弓,“无事,凤小姐,韩卫,先行一步,会场在见。”

    景珞珩先行一步,常意涵撇开衣袖,也负气而去。这边月可心和夜潇溟逛了好久了,看见小兔子不射,小鹿也不看,反正就没有他抬眼看过几秒的。

    月可心直接想和这里的小兔子玩起来了,但是还是没有完全放松,“夜太子,你是来散步的,我感觉我像是来旅游的?”

    “这些小东西,打十只,还不如一只。”夜潇溟继续往深处而去,月可心觉得自己腿都在发疼了。

    “我走不动了,又累又渴,你以为我是你内力高深,我就在这休息一下,你走吧!”月可心刚要就地而坐,夜潇溟“咻”地一下子就闪到了她眼前。

    “你要干嘛?”月可心吓得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放大的俊美无寿的脸。

    “走!”夜潇溟说得极为简单。

    “走不动了,我又对这个不感兴趣,大哥我求你,你让我在这等着比赛结束就好了。”月可心很无奈,慢慢移动脚步与他隔开距离。

    夜潇溟眼眸发出暗紫色的光芒,他微抬手,月可心吓得就要转身就跑,可她完全动不了,她好像被什么给定住了!

    “好,我走还不行吗?你先冷静,我错了,夜太子,我不该放火烧房的,你饶了我行吧?您英明神武,武功盖世,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清新俊逸,玉树临风,风度翩翩,风……”

    “闭嘴!”夜潇溟直接打断,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这一顿的夸赞直接让他嘴角都想泛抽搐,实在听不下去了。

    月可心美眸含水,看起来可怜至极,委屈巴巴小声哽咽,“可以把我的定身术……解了吗?呜呜……”

    说着她还毫不避讳,也不顾自我影响,开始号啕大哭起来!“呜呜……你欺负人,……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呜呜”月可心哭得梨花带雨,本来就艳丽惹眼的她,这一哭本来有美人落泪之感的,结果她装得太出戏了!

    夜潇溟剑眉微蹙,觉得太过于刮躁还有就是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招架不过来!这个女人也真是什么角色都可以信手拣来,不知那种才是她真正的性格!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