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十九章妥协保身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他们听着这话,一时间不知是何意?怎么好好的说话还扯上大爷了,景公主这句是想撇清与夜太子的关系吧!毕竟乌衣国大皇子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夜潇溟本来就是故意这样说的,可她的反应还真让人意外,他笑得魅惑众生,“景公主如此盛情邀请,那本太子自然是要好好表现一番。”

    月可心眼中带怒,夜潇溟起身,又是一句,“对了,景公主,本太子没有大爷!”

    月可心,“……?”夜潇溟看向景修染,景修染点头示意,夜潇溟走到前面,月可心只觉得身边有风滑过,夜潇溟直接就飞身而起到了场上。

    黑衣束发,紫晶玉冠,夜潇溟飞身缓缓而落,些许发丝随风而微微扬起,金边衣角也被带着掀起。光晕下,他身材高大欣长,身姿挺拔如松柏,背影倜傥出尘,动人心魄。

    夜潇溟搭箭拉弓,这一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月可心向外望去,只能看见落日阳光下他的侧脸,冷俊侧脸被阳光弥漫给她一种温柔岁月之感。

    夜潇溟放箭,它乘风而去,在阳光下发出“呼啸”声,正中靶心,箭尾还在轻轻打颤。这时,很快一个侍卫走过去瞧了瞧,声音极为洪亮道,“正中靶心,为极佳!”

    景修染也看得认真,很是满意地拍了几掌,在场所有人都鼓起掌来。月可心随意地两手相挨了几下,果然他更本没明白她的意思。

    月可心缓缓转动着眼睛,无视若竹的笑,却看见治好伤的凤玉莹也看得十分入神。

    也是,在这里的人除了父皇的女人,其他的女眷要不是对若竹春心荡漾,就是偷偷的对夜潇溟芳心暗许了!

    月可心正想着如何摆脱若竹,他可不想和他一组和她们拉仇恨。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狠起来,她觉得比男人还可怕,不过都是相对的,谁都有最求自己爱情的权利。

    追求爱可以,它本身就是一种美好,不过一但只是你只身一人奔赴,那一定受伤的是自己,同时也伤害别人。

    月可心一时不明白她自己现在要追求的是什么,她从出生到工作都是孤身一人,父母也终于在她有自食其力之后分道扬镳,她好像从来都是一个人在生活。

    月可心低垂着目光,看起来很是低落,夜潇溟转放下弓转过身就看见月可心萎靡不振的样子。若竹也注意她月可心突然的变化,奈何他坐在对面一时也不能开口。

    莫非她是认为我没有理解她的示意而失落,夜潇溟一时也只能找到这个答案,而月可心此刻已经又回到了如何摆脱和若竹一组的问题上来了。

    她这人是真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很快。

    夜潇溟悠然走过台阶,一双桃花眼闪过光芒,嘴角含笑,边走边道,“国主,我有一事请求?”

    景修染不明,应声而问,“夜太子,请讲?”

    “刚错会了景公主的意,我猜想景公主原来是为自己可能会与有些人一组而感到忧愁,由此可见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啊!”夜潇溟说着说着就走到了月可心和若竹的中间,刚好可以挡住两人,月可心看不见若竹的表情,若竹凤眼看着夜潇溟依然温和却有点不同了。

    不能让他说下去了,她和若竹本来什么都没有好嘛,夜潇溟这一说胡思乱想的人可多了。

    月可心抬头,扫过夜潇溟,看向父皇,夜潇溟欲在说,月可心直接打断了,“父皇,那是心儿一时身体不适,所以有点失态,自然不是夜太子所说的那样,夜太子还真会开玩笑?”

    夜潇溟被打断了他也没有一点表情不快,依然是一幅平静如初,但是他闪动的双眼让人觉得他时刻都在想着什么。

    景修染马上接月可心的话道,“心儿说的是,若竹大皇子名声在外,有“淑人君子,清新俊逸”之闻,心儿有幸第一次就如此有缘分,那自然是极为开心的。”

    “对了,夜太子所请求之事,是什么?”景修染即夸赞了若竹,也暗暗隐晦了他们本来就是旗鼓相当,门当户对的人这也未尝不行。

    夜潇溟看了看景修染一时间没开口,月可心正盯着他,看他要说什么坏事时,他却转过头看向月可心,温柔且冷冽,“国主,夜潇溟请求与景公主一组。”

    他说话的时候,一边说还朝月可心桌前靠近,一步一步走来,月可心是心脏一下一下的在砰砰直跳,这才是你最终目的是吧!等会在那荒郊野岭的,他就会像昨晚那样掐着我的脖子,暴露出他恐怖至极且杀戮的真实本性!

    月可心黑眸放大,差点就被吓得一下就站了起来,夜潇溟走到桌前还不够,他嘴角邪魅一笑,紫色的眸子装得诚恳,一只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月可心的视线里。

    夜潇溟你想干什么?月可心用眼神瞪着他,雪白的面颊发红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因为害怕,“不是按射箭的规则吗?”

    “要是都随意更改,那么刚刚若竹大皇子殿下和我射箭的意义何在?”月可心反正是不会跟他独自一组的,不然父皇的暗卫们可不能从夜潇溟的手中救下我。

    到时候他也随便找个意外或者事故什么的,她不就一命呜呼了,这种被人杀死的她应该不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吧!

    若竹此刻也起了身,白衣若雪,冰清玉骨,他也赞同道,“景公主说的极是,不然凤小姐的伤也太不值得了。”

    月可心听到若竹的话,倒头如蒜,“对!父皇,您也不会同意是不是,不能随意更改规则的,不然您就食言了!”

    月可心说话都有点艰难了,她觉得她在挣扎几下,夜潇溟那能杀人的眼神能让她直接弃权了。

    景修染看着心儿,又看看若竹,有点不好说,“夜太子,要不你看还是……”

    夜潇溟始终盯着月可心,不等父皇说完轻轻地开口,声音发冷,“国主,今早那个抓住的宫女面部巨毁,模样难辨,我认为另有其人,我觉得景公主就很像……”

    “停,你住口,我答应了!”月可心不想让他在说出去了,谁知道他还会乱说些什么!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