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十八章无中生有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心儿,玉莹好歹也是你表姐,你怎么如此眼睁睁的看着她摔下去,可能是我的错,自从柳煕妃病逝后你就少人教导了。”凤霞云语气由微责转为无奈,听起多贤淑大气,月可心听到的是她无人管教!

    月可心低着头没有吭声,指不定我母后的病逝就是你的阴谋诡计,装什么贤娘淑德!

    还没完,最下面又传来声音,他沉声夹着怒气,“皇后娘娘说的极是,皇上,景公主先是有意殴打我爱女玉莹,我也是不曾与之计较,现在景公主堂而皇之的推到玉莹,额头都流血了,臣不知我家玉莹是怎样招惹到了景公主,她如此加害于她啊!”

    凤录明表情沉重而哀伤,仿佛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皇上,请为臣作主。”“啪嗒”一下跪在地上,双手平铺于地。

    景修染表情不悦,黑浓的剑眉蹙着,“凤爱卿,话说得多,可真真假假还真是令人深思。”

    皇后一怔,错开在凤玉莹身上的视线,瞥过慕美人,慕美人眼神会意,便随口一添,“我想凤小姐应该也不会自己摔倒吧,你看她一个娇弱女子那得多疼啊!”

    月可心演戏有点累了,抚着额头掺着月末转过身,看着也是还没缓过惊吓的模样。月可心心里冷笑,凤玉莹的爹还真会装惨和那个慕氏都是皇后一边的,她记住了!

    凤玉莹好似挤不出眼泪了,哽咽可怜道,“以前可能是一些误会,景公主因此才会这样的,刚刚景公主突然靠近,我想放手的,可是……”凤玉莹故意不说话,开始叫疼起来,看起来真的是楚楚可怜,长着一娇媚的脸到会让人格外心疼。

    还真是一个艺术家,说话都说一半,留下别人想象的空间。月可心声音微弱,却吐字清楚,“父皇,各位来使,娘娘,大臣们,请问你们有亲眼看清楚是我景可心推的吗?”

    月可心眼神发光,神情略微好转,“刚刚我拿着长弓,是凤小姐先伸手的是吧?”

    月可心猛然盯着凤玉莹双眼,凤玉莹一慌便又开始叫疼,“回答,凤小姐!”月可心声音瞬间提高且冷冽,凤玉莹身一抖,“是……是的!”

    “既然如此,你伸手拿,我放开手怎么了?本公主不放开你怎么去射箭?我刚刚靠近不就是头有点晕,怎么我连手都没碰你一个衣角,我分身过去背后推的你?”

    月可心站直,越看凤玉莹她越想找个机会打她一顿,就你会编,我也会,胡说八道谁不会,我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那我怎么会自己摔倒?”凤玉莹也盯着她,气得声音都有点破音了。

    月可心觉得好笑得紧,“站不稳就会摔啊,还有要是本公主摔了一跤是先去治伤,而不是还有闲心在这里说这么多话。”

    凤玉莹一时无言,也顾不上额头的疼痛,就瞪着景可心说不出话来。月可心微抬下巴,眼神得意,张口就来,“父皇,请传一下御医吧,我觉得凤小姐的血都快自愈了,不然说话这样生龙活虎的。”

    凤玉莹发愣,皇后也是突然一个急转弯,而若竹直接打开扇掩面而笑,夜潇溟也是觉得这反差十分新奇。

    韩霜直接憋得难受,看了看哥哥,韩林依然没有什么表情,韩林此刻其实在暗自庆幸景公主一点没有受伤,以前受伤的可一直是她。

    景修染嘴角上扬,又下扬,内心抑住激动,开口还是明显很激动,他咳嗽一声缓解语调,“来人啦,快请御医!”

    景修染还是笑出了声,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好笑起来,刚刚严肃紧张的气氛直接破灭。皇后嘴角抽搐,指甲在掌心留下一道道印迹,凤玉莹不敢看姑母了,凤霞云沉着气平缓道,“心儿还真是时刻怀着一颗善良之心,但……”

    凤霞云还没说话,月可心就眉眼弯弯,一脸单纯美好的模样,“多谢娘娘夸赞,对呀!我这么善良的人如何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凤小姐怎么会摔倒呀?”

    月可心柳叶眉一皱,紧闭丹唇,手摸着下巴,突然开口,“自导自演是个好方法!”

    她这一开口,大部分人疑惑不解的面庞突然舒展,他们好像都明白了什么。御医在替凤玉莹治伤,听到月可心的话立刻就摔杯子了,声音如嘶叫,面部表情扭曲,“景可心,你不要血口喷人!”

    说着还推开了御医,那御医一个不稳手里的药物和东西都打翻了在地上。景修染此刻明显发怒了,“凤玉莹,你若没有这么大反应干什么?心儿的名字不是你随便能叫的,你叫了两遍,凤爱卿,跪了这么久了,你说心儿有意殴打凤小姐,不过在我看来今天她所说的话挑出来一个朕都可以给她几十板子!”

    景修染说给凤录明听,其是也是说给了所有不怀好意的人听的!月可心坐回了位置,挺胸抬头,父皇真是会抓重点,月可心情不自禁地暗暗竖起了大拇指!父皇,是女儿奴没跑了!

    凤录明这下没出声,凤玉莹也是离开桌前就是一跪,她可不想在挨几大板,那她一定会在床上躺半个月的。

    月可心看着好戏,还吃起了面前的水果,夜潇溟偶尔转头看见景可心气定神闲的模样,都忍不住莞尔一笑,这人心里素质是真的好!

    昭辞心里是果然此人不仅猥琐无耻,还巧舌如簧,能言善辩,是她没错了!

    月可心吃着,无意间看向对面,发现乌衣国大皇子正笑盈盈的看她,月可心直接睁大眼回他一个瞪眼。

    “皇上,本是个吉利的日子,凤小姐的意外便见了血,皇上也莫要动怒了,凤丞相也退回吧!”此人细语文静,声甜人美,月可心偏头望去这是萧淑妃!

    萧淑妃本来就文静少话,现在明显是在打圆场了,月可心吞了吞水果,也开口道,“父皇,心儿的生辰猎会可不能延迟啊!”

    “心儿说的是,皇上,玉莹先让她治伤,还有这么多参赛者等着。”凤霞云借坡下驴,笑得勉强却也很是能忍了。

    景修染这才怒气消散,正色道,“各位使者见笑了,那这先翻篇,各位请吧,凤爱卿和凤小姐入座。”凤录明退回自己原位,凤玉莹也起身落坐,侍女扶着凤玉莹的手被抓出了血点。

    又重新拿了弓箭,刚刚的被拿走了,好像是坏了。

    若竹起身,微作揖道,“国主,若竹请愿。”景修染应允,若竹缓缓而过,玉树风姿,清尘脱俗,微弱阳光倾斜而下,给他度上了一层光晕,干净修长的背影让人恍惚间产生了幻觉一般。

    撇开一切来说,这人是长得真好看漂亮,月可心自己都挪不开眼。月可心看着若竹看得呆滞,夜潇溟看着她不由挑眉,眼眸在暗影下看不出什么情绪,月可心只是感觉手有点发冷。

    夜潇溟看向靶场时,若竹已经箭在弦上了,白衣飘飘,黑发如墨,此刻他拉弓如满月,英姿勃发,这一箭出去会十分漂亮!

    “咻”,箭出去了!

    月可心正想着起来鼓掌,猛然起身却听见惊鸟飞天,树叶纷飞,我去!飞在了我射的箭上,还一分为二了!

    众人有的疑惑,有的失望,有的不明所以,传闻乌衣国大皇子若竹,不仅俊美无双,武力也是十分出色的,不说是数一数二,一定是在前面的。

    难道今天是受了景公主的影响,手也不受控制了。

    夜潇溟狭长紫眸微眯,拍起了手掌,冷言冷语,“若竹大皇子,射得可真好。”

    若竹收起长弓,温文尔雅道,“夜太子可真会开玩笑,我可是脱靶了。”

    “脱靶?景公主刚刚也脱靶了,若竹大皇子此心昭然若揭不是?”夜潇溟这一说,大家都觉得他是想与景公主一组而故意脱靶的。

    若竹不否认也没回答,只是静静走到了自己的桌前,看着对面的景公主。

    我真的是躺着也中枪!月可心缓缓坐下,看着若竹用口语在交流一般。不就是说了一句你长得漂亮,这么记仇,小心你娶不到媳妇!

    若竹似乎看穿了她的心里话,摇了摇头,月可心在桌子下面朝他比了一个他看不懂的手势!月可心气得转头,满眼又是看见夜潇溟的绝色侧脸,她更来气!

    搞什么!若竹你到底要干嘛!月可心现在正在想着用面前的筷子反复戳碎东西,才能把心里的气愤化解掉!

    如果要打破这一局面,哈!,那让夜潇溟也脱靶不就好了!月可心立刻开口,“早就听闻夜太子武功超群,箭术也是一流,夜太子还在等什么,请吧?”

    她说完后夜潇溟果然转头看她,月可心等的就是他转头,月可心使劲使眼色,眨巴着大眼,就快脱口而出了。

    谁知夜潇溟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的,愣了半响,对景可心突然“暗送秋波”很是不屑,然后戏虐一笑说道,“景公主你是脸抽筋了吗?怎么一直对着我眨眼睛?还是倾慕本太子暗送秋波?”

    此话一出,不仅月可心瞬间傻眼,周围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我特么……”月可心真是忍不住了,她只是想告诉他让他放水好吗?结果他是不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我这鬼样子是暗送秋波?暗送秋波你个大头鬼?

    “我秋你大爷!”月可心还是脱口而出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