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十七章玩嘞?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景修染点头示意,“相信各位都十分清楚规则了,那小豆子在说一下分组方式。”景修染说完又看了看月可心,月可心给出一个表面镇定的微笑。

    凤霞云也随着皇上的目光而去,深红的嘴角挂着笑意,月可心看着不明所以,总感觉有什么阴谋。

    “我怎么感觉这除了不认识的人,认识的全是我的敌人,我脑袋都快炸了!”月可心心里都快哭了,却还强迫自己挂着笑容,看着有点滑稽。

    她虽说得极为小声,但是在场有人有意想听的可是一清二楚。若竹听后手捏着骨扇,迷人的笑容又出现了,一时间让为数不多的女眷芳心乱撞。

    夜潇溟自然也是听见了,他觉得有趣的是她还真是会给自己找事情,得罪的人还挺多。

    那小太监咳嗦着清清嗓子,又说道,“等会会有弓箭和箭靶出现,参赛者每人射箭一次,取每人的环数,其中环数最为接近的两人为一组。”

    小豆子说完,月可心突然笑得狡黠,我连弓箭都没摸过,夜潇溟和那个什么皇子都是武力高深之人,也就是说我和他们完全是沾不上边。

    “哈哈……”月可心心里笑着控制不住突然的喜悦,一时间发出了声,直到月末用手摸了摸她后肩,她才马上收住了笑声。

    全场瞬间鸦雀无声,她又完美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月可心尴尬得头就快塞进桌子下面了。夜潇溟偏头就看见月可心一脸囧样,一双漂亮且无情似有情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了她的心里。

    一会儿悲伤一会儿又极度兴奋,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好奇她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莫非她擅长射箭,所以她才突然如此高兴,不过昭辞的消息中也没有过景可心擅长射箭这条,夜潇溟正想着,对面有人打破了这一时间停滞般的局面。

    “景公主突然兴奋,看来是对于射箭这一项目胸有成竹啊!”若竹声音温和,却也清楚有力,在场所有人一听都频频点头,开始讨论起来。

    凤玉莹听后,娇声笑道,“景公主真是深藏不露啊!玉莹久居皇城现在才知道,真是让人期待!”

    月可心没有回话,景修染眉头一皱,“安静!”刚刚交头接耳的大臣门正襟危坐,纷纷看向皇上的方向。

    “擅不擅长,一试便知!无论结果如何,只要心儿高兴就好,久居皇城,连朕不知的事也时有,不知道你可以不开口,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月可心一听见是父皇的声音,就看着他说话时看向凤玉莹哪里,说完了就看了看她,月可心听到最后一句直接乐开了花。

    景修染看到自己爱女笑了,也露出了下臣少见的笑颜,然后气氛也开始变得缓和起来,只有凤玉莹脸若寒霜,袖中的双手被自己掐出了红痕。

    凤霞云眼尾扫过凤玉莹,这侄女从来就是这样,永远沉不住气,什么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以前景可心可从来没什么心思,也总是任由凤玉莹的各种捉弄和找茬,她没有过一点教训,现在才成了这样没头没脑的性格。

    凤霞云收回目光,眼神变得冷漠绝情,实在不行,弃了也就弃了,她不过也是她凤霞云拉拢韩氏的棋子而已。

    “既然如此,现在开始吧。”景修染收起笑容,开口。

    小豆子高喊,“射箭即将开始!请箭靶和弓箭手入场!”

    众人看向空旷的场地,一排侍卫安置好箭靶,另一边放置好弓箭,一切完成以后他们分别立与场地两侧笔直站好。

    景修染看向靶场,语言平稳且欣然,“不分先后,自愿者可先来,结果会有小豆子一一记录。”

    景修染话落,没有人请愿,凤霞云眸光闪过景可心,优雅从容道,“既然寿星是心儿,臣妾觉得不如就由心儿开始,皇上认为如何?”

    没人请愿,皇后这一说,景修染也只能同意,他看着月可心,“心儿,你先下去会场,注意安全。”

    月可心尽量保持自己的仪态,月末扶起她,她起身的瞬间头有点发晕,紧紧地抓了抓月末的掌心。

    月可心知道她要开口,她看向月末眼色示意她先不要说话,月可心认为可能是坐太久的缘故。

    月可心刚一起身就是全场焦点,衣服绯红如霞,肤胜初雪,三千青丝而落,取手投足之间尽展绝色。此刻的她美得张扬,她停在中间俯首道,“是,父皇!”

    景修染微点头,月可心也回了一个你且放心的表情。她让别人放心,她长袖中的手却自己开始抖了起来。

    她转过身刚好斜阳若影,她快步走到弓箭面前,裙裾飘扬衣带生风,金色的阳光下她是从天而来的圣女。

    月可心低头看了看弓箭,左手持弓,右手提着箭未,帅气地缓步走到起点,“这弓有点大还挺重的?”月可心又忍不住吐槽。

    他们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看着景可心又美又飒的背影,弓箭也是拿得自然,一时间内心澎湃不已,看得专心致志。

    月可心感觉背后视线灼烈,夜潇溟看得有趣,而若竹却总是笑得隐忍,一个连上树都不敢跳的人能射得惊人才是奇怪。

    “开始了!”这时有人突然激动得出了声,月可心一只脚后退,左手掌弓,右手搭箭,这射箭的姿势看起来还有模有样。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啪嗒!”,我去箭划掉了,月可心汗颜,上面有人已经开始憋笑了。

    韩霜这时偏头小声道,“哥哥,景公主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韩林俊脸始终看着景可心,听见妹妹的话才离开了视线,小声回答,“不止如此。”

    韩霜一脸疑惑,但也没有追问,又继续看向靶场。凤玉莹竖着耳朵也一点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看着景可心的出错看得精精有味。

    本来就不会,就不要装腔作势,我到要看看你是如何丢人现眼的。月可心深吸一口气缓解紧张,笑道,“重来!刚刚太紧张了。”

    她美眸瞄准目标,拉弓如勾月,手间微泛红,青筋都在发力,只听“咻”一声,月可心看着飞过的黑箭一脸轻松。

    “无师自通,射箭也挺容易的。”月可心自言自语,然后所有人先是惊讶后逐渐减变为惊吓,箭脱靶了,射在了靶后的树上,树叶轻颤,还飞出了几只鸟。

    月可心停在原地,看着脱靶的箭一脸淡然,内心却激动无比。耶!这还真是天意,这样我一定是和一个最差的人一组,他们应该都不会来找我茬了。

    夜潇溟盯着她卯足全力的发箭,结果却是完全脱靶不算还射在了场外的树上。昭辞本来也一点也不期待,看着纯属无所谓。

    大臣们白白期待一场,纷纷摇头晃脑,有人止不住发笑,景修染也以为她会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也真是惊喜!

    皇后凤眼上扬,“心儿总是让人出乎意料啊!”凤霞云以为她真有本事,只是藏的深她从未发现,不过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她还是那个景可心,性格略有不同,却一样没什么威胁。

    月可心转过身,眉毛上挑,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皇后所言极是,皇后娘娘风韵犹存,春风拂面,心儿看了刚刚的失落都荡然无存了!”

    皇后看着她背光而来,表面在夸她实则暗指她幸灾乐祸,凤霞云还要开口,月可心却抢先一步,“父皇,心儿不才,让你失望了。”

    景修染看着她单膝下跪,手抚长弓,一脸失意的模样安慰道,“无事,心儿也从未说过你会射箭,朕觉得射得很好,只是有点偏移而已。”

    月可心低着头却在暗自发笑,这父皇不管是好是坏,夸她就对了!大臣们心里此刻也是有点佩服了,这那是偏移了一点,是完全射出了好吗!

    皇后趁机说话,目光和善,语气却带着冷意,“心儿我从小看着长大,小时候总是喜欢好胜,与玉莹的性子到是有点不同。”

    凤玉莹本来就心情不错,姑母这一说话,她起身出去,停在月可心一步之远,文静大方道,“玉莹见过皇上,皇后娘娘,各位使者大臣,玉莹请愿去靶场。”

    皇后没有开口,景修染像是颇为嫌弃看她,不答却说,“心儿起来吧,你把你的给凤小姐。”

    月可心起身就见凤玉莹面容假笑,凤玉莹微前轻,低声细语,“景公主这一箭可真精彩。”月可心嘴角也挂着假笑,嘲讽道,“那你可要再比我精彩一点,不然都没人看你,毕竟颜值不够当然要更努力一点!”

    月可心拿着的长弓还没有递给她,凤玉莹就伸手一把抢过,月可心紧握它不松手,凤玉莹也毫不服输地抢。

    月可心看着差不多,大声道,“凤小姐真是迫不及待呀!”葱白纤细的手指一松,凤玉莹用力过猛,没了相互作用力她上身不稳,就直直朝她扑来。

    他们以为景公主会好心接住凤小姐,所以都没有所动作,毕竟她最近也最容易!月可心可没这么好心,这么喜欢抢东西,那就让你摔个够吃屎!

    在众目睽睽之下,月可心闪得飞速,连一个衣角都不带留的,双手还捂着嘴,一副受惊至极的表情!

    “彭!”凤玉莹重重摔在了地面上,月可心惊道,“凤小姐,你这也太激动了吧!虽然我们许久未见,可是你也不用一见面就像我扑来呀!我胆子可小了,你这样我好害怕!”

    说完月可心还有点要晕倒样子,月末忙去扶着景公主。凤玉莹疼得要死,结果听到月可心的话直接怒道,“景可心,明明就是你故意推的我,姑母可要为我作主!”

    凤玉莹侍女连忙去抚,凤玉莹一抬头,额头流血,鼻子和脸她用手挡住了,就微微擦伤,可手肘好像又旧伤复发了,侍女不知一动凤玉莹她疼得眼泪直下。

    突如其来的事故,除了夜潇溟和若竹其他人都一脸懵逼,不知道该说什么,凤玉莹还在继续哭闹,月可心把头埋在月末的肩上笑得肚子发痛。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