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十六章绝配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怎么感觉头昏沉沉的?”  月可心支起身,感觉头脑有点微微发涨。“公主,小月先抚你起来吧。”

    “嗯。”月可心穿戴好后,又感觉好多了,可能刚刚睡醒的缘故。“走吧!”月可心发现月初不见了,到了门口就看见慌慌张张的小莹。

    “殿下,月初姐姐突然腹痛来不了,所以我来代她一起去春猎。”月可心看着地下的小莹,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就让她跟着吧,看她有什么目的。

    月末拉了拉月可心衣袖,示意公主不要答应,月可心却给了她一个挑眉,故作意外说道,“既然如此,就由你一起去吧!”

    “是。”月末在她身后直接给了小莹一个白眼,可是她却笑脸挑衅,月末直接无视她了。

    猎场,月可心刚要进去,就发现了凤玉莹和她的侍女们。月可心直接走过,凤玉莹却在远处就开口,“景公主,别来无恙啊!”

    月可心看着来人,无声而笑,“凤小姐,好久不见,看来你恢复得挺快啊。”

    “还不是拜您所赐,公主的猎会自然是不能错过的。”凤玉莹笑里藏刀,眼里的怨恨和嫉妒显露无疑。

    月可心走进一步,刚要开口,在凤玉莹身后就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是夜潇溟,我得快进去了。”

    她急忙用广袖挡住脸,进去就有人开口,“景公主,好久不见,树下一别,还记得我吗?”

    月可心一看原来是乌衣大皇子若竹,她还没有找他算账,他到先装熟了。要不是为了躲他,本公主会被那个死太子泡在水里差点没命了。

    月可心轻笑,疏离道,“大皇子说笑了,你我自从宴会一别,不曾见过,你一定是认错人了。”若竹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一时间也没有回话,但是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向月可心对面。

    月可心刚一落坐,凤玉莹紧随其后,凤玉莹刚刚就注意到了月可心的不对,她好像很怕看见临川国太子。

    凤玉莹在她对面靠后倒数第三的位置,月可心低着头掩面,不知道夜潇溟看见她后会有什么反应。凤玉莹此刻心情不错,她现在总算能找到反击的人了。

    既然你这么怕他,等会儿就让他和你一组吧,月可心,这次我凤玉莹会把我受的痛连本带利地一一奉还给你。

    夜潇溟这边,昭辞的声音极为不爽道,“随便找个宫女,把她脸弄花就是了,这月华国国主是有意包庇此人。”

    夜潇溟不容置否,“说明她本来就不是宫女了,一定是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夜潇溟走进猎场,昭辞闭口不言紧随其后。

    “夜太子!”夜潇溟闻声而去,是乌衣国大皇子若竹,他冷然一笑并不想说话。四然俯首用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临川国太子,居然无视殿下。您是……”

    若竹拿起一把扇子作势打住,这扇玉骨白身,高雅大气,他温和回答,“夜潇溟刚才其实回礼了,对于不是皇氏的人可能他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

    “他,表面温和淡泊,实则腹黑狠辣决断,他不会与别人示好,对于别人的示好也更是毫不领情。”四然漠然,便退在旁不在说话了。

    月可心转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样就不会注意到她了。夜潇溟走向自己的位置,旁边红衣素裹的女子尤为扎眼。

    夜潇溟看不着她的脸,不过总感觉她似曾相识。月可心通过手指缝隙打量对面,没发现夜潇溟,那也应该隔开了人吧。

    她放手向外侧转头,笑得明艳,却正好看见夜潇溟完美如雕塑的侧脸,“我靠!”,夜潇溟问声转头,月可心正好与之对视,那双冰冷泛紫的眼眸突然闪过幽光。

    月可心笑容正在慢慢凝固,他的侍卫昭辞却瞳孔放大,大声道,“是你!原来是你……”

    月可心立刻打断道,“你什么你,本公主不认识你,你不会是看本公主貌美倾城,闭月羞花,所以想搭讪是吧!”

    “搭讪?”昭辞本来想说昨晚就是她放的火,结果就被这个新名词给弄偏了。

    若竹听到月可心自己这样夸自己不由得笑出声,凤玉莹则黑脸一沉,从来没见这么不要脸的人。

    月可心刚说完,就瞥见夜潇溟阴冷发笑,对,就是那种冷飕飕的发笑,月可心感觉自己在猎场里面会很危险。

    夜潇溟内力传声给昭辞,现在不能揭穿,没有证据他们怎么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而且她还是月华国的公主。

    这时,韩林也到了,身后一位蓝衣少女,面容可爱,梳着两个蝴蝶发髻,上面有翠蓝色兰花,发带翩然而下,秀发乌黑浓密,称得她皮肤如樱花般白嫩,杏眼柳眉,挺鼻朱唇,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了。

    那少女来时就听见了月可心的话,不由“咯咯”地笑起来,宛若春天初开的桃夭。韩林听见了,低头说了什么那少女便没了声。

    韩林率先开口,“韩林见过景公主,夜太子,大皇子,下臣有礼了!”

    那女子接着,“韩霜见过景公主,夜太子,大皇子,臣女有礼了!”若竹笑得温柔,先说道,“不必多礼,二位请就坐吧!”

    月可心看着他们落坐,韩氏兄妹向凤玉莹也微俯身,凤玉莹早已换了黑脸,还起身牵着韩霜的手一起落坐。中间不知凤玉莹说了什么,韩霜一脸勉强的笑容让月可心都觉得尴尬。

    突然凤玉莹却看向了她,以一种傲慢且得意的表情让月可心疑惑不解。她难道是想说,看吧,我与他的妹妹都早已情同姐妹,你就不要再妄想了。

    月可心冷笑一声,拿起手里的茶杯给了她一个白眼。

    夜潇溟听见了她的冷笑,幽幽的声音传来,“景公主是不是难舍旧爱,才会冷眼对待凤小姐,这凤小姐可是有点可怜啊!”

    “可怜?”月可心也不在逃避,在这么多人面前你还能咋滴,她凤眸瞪着夜潇溟,轻启红唇,满是嘲讽,“那还真是可怜,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夜太子这么有菩萨心肠,那不如你娶了她做侧妃怎么样?”

    月可心不等他回答,身子微前轻,右手托脸,衣袖参差而落,露出了一节光洁白皙的手腕,腕间系一红绳显得夺目妖冶。

    她直视他的双眸,降低声音,“还有,本公主没有旧爱,更不会有新欢,女子生来也不是只为嫁人。”

    夜潇溟第一次从一个女子的眼中看见的不是利欲,也不是谄媚和爱欲,而是眼中有星河山海,不是深宫贵女中的攀龙附凤,而是随心所欲的自由。

    他好看的嘴唇漾起笑容,月可心顿时有点头目晕眩,低沉魅惑声音响起,“君子不可夺人之好,横刀夺爱是不义之举,凤小姐可早有心上人了。”

    “本太子初来贵国,可能所听传闻有误,多谢景公主提点。”说着他也单手支起侧脸,缓缓一倾斜,寒梅冷香气息袭来,月可心看着放大的绝美容颜面庞霎时绯红。

    月可心急忙开口,“无事,……”她马上侧身坐正,想着说话就说话,突然靠近干嘛,莫非想用美男计引诱我!然后再司机报仇,不知道父皇把那个倒霉姑娘拿给他了!

    月可心拍拍胸口,平复一下自己刚刚的心跳。凤玉莹原本的好心情现在降到了谷底,刚刚他们二人的动作远远看去不是怼架,却像相互爱慕之人的甜蜜调情。

    月可心本来就极美,而临川国太子又是无数贵族皇女的倾慕对象,也是绝美不可亵渎的。而在凤玉莹对面尤其刺眼,还听见韩霜说他们好似天生一对时,凤玉莹眼露凶狠像是潜伏在草中的毒蛇一般要吃人。

    若竹却有点惊讶,喃喃细语,“景公主什么时候和夜潇溟这么熟了?”正思索着,场外有侍卫高喊,“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又是小太监的一声高喊,“祁贵妃,萧淑妃,慕美人,驾到!”所有人都起身行礼,韩氏他们下跪迎接,随行的还有好几个大臣。

    景修染坐在最高位,皇后在左侧,祁贵妃在右侧,其他人都一一走到自己的位置。景修染笑道,大手一挥,“各位免礼!”

    那站于一旁的小太监又是一声高喊,“请各位落坐!”

    月可心坐下才发现对面多了很多人,在宴会上都见过却都对不上号,她一时有点心里发慌。

    景修染扫过众人,威严中带着温柔,“首先感谢众人的到来,这次春猎是为小女景可心庆生而举办的,也是你们一展手脚的时刻,希望各位使者和勇士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尽情发挥。”

    下面众人附和道,“尔等不负圣望,必定全力以赴。”声音响彻云霄,树中飞鸟惊起!

    景修染十分满意地点点头,看向月可心眼中满是宠爱,又开口道,“小豆子,现在宣读一下规则。”

    小豆子上前半步,“遵旨!”,打开手里的圣旨,高声且清晰,“此次猎会,放入的猎物分为一等猎物,二等猎物和三等猎物,猎物等级之分是按照它的凶猛程度和稀有程度来决定的,所以不是谁射得多就获胜,主要看你猎住的猎物的等级。”

    “因为是景公主的庆生猎会,所以这次猎会会分组进行,而且每一组要有一位较弱的队友,同比赛者一起进入猎场。”

    小豆子又特意提高声调,“也就是说比赛者同以往的猎会有一点区别,就是要在捕猎的过程中要保护一名哪位较弱的队友,不能使其受伤,若那人受伤就按照其程度扣分。”

    “皇上,宣读完毕。”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