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十五章虚惊一场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月可心梳妆打理完已是午时了,小莹恰巧进来禀报,“公主,皇上要见你,在宣宜私等着你一起用午膳。”

    月可心微微一笑,“我马上就去,你退下吧。”月末月初便一起去了,小莹看着她们二姐妹的背影,眼神里闪过冷光。

    宣宜私殿内,月可心还未踏入房门,就有香气扑鼻让她兴奋不已。

    “心儿见过父皇,父皇万福!”月可心刚一行礼,景修染就抚她起来坐在了她的一边。

    “心儿,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说着还替她夹了一块红烧肉,看起来松嫩可口,美味至极。月可心甜甜一笑,“谢谢父皇!”,开始自己吃起来。

    但是期间总感觉景修染一直有视线观察她,月可心先开口,“父皇,你是有话问心儿吗?”景修染看着月可心的模样,与原本并无二致,但是行为却和以前大相径庭。

    在走火事件以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女儿是不是换了个人,昭她以前的性子别说放火就是骂人那都很少,他以前也总是提醒她。

    可她的性子就遗传了她娘的缺点,优点是一点都没有,跟他自己的性格也半点不沾边。

    景修染终于放下了筷子,看着她,“心儿,你最近是不是遇见了很可怕很惊悚的事情?”他认为她是受了刺激,导致大脑有点怪异了,不然怎么感觉他女儿变了一个人一样。

    月可心嘴里的东西一时停了,心里道,可不是遇见了一件巨可怕的事情,差点小命都要呜呼了。

    不对,这个皇上是不是察觉到了自己与景可心相差太大,觉得我是一个冒牌货。那他也什么也查不出来,月可心开口就是老套路了,小脸一皱,“父皇,我失忆了,你还记得我落水那天吧,我睁眼的时候只记得父皇你,其他人我都不认识了。”

    她继续道,面色愧疚,“我知道这几天我有点反常,有点任性,可是父皇你知道吗,有些人在你面前对我恭敬有加,你一不在她们完全都不知礼仪尊卑,心儿一直都埋在心里。可是……”月可心说着感觉自己都快哭了,眼里有泪花在打转,看起来尤为可怜。

    景修染不是要问责,只是想试探她,结果她这一说让他心间发疼,“心儿,父皇不是要怪罪你,你不要难过,你不用为凤氏二人道歉,皇后背后势力不容小觑,看来以前是父皇有所疏忽了。”

    景修染微微叹气,又拿起筷子夹菜给月可心,“心儿,对于皇后你是不能明着来事的,不过凤玉莹自然不能与你相比,你如何对她父皇不会怎样,只要你开心就好。”

    月可心收起了眼泪,感觉这些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她有点不能完全接受。等会回去还是多问一下月末她们,或者去书房查查书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历史。

    她还在思索,景修染看着女儿目光游离,表情不对,以为她还在伤心,便又开口,“要不父皇把凤玉莹和韩林的婚事退了,或者你能好受一点。”

    月可心还是没反应,景修染再次叫到,“心儿?心……”

    “啊,父皇,我在!”月可心看向景修染,扯出一抹笑容,甜美动人。

    景修染看到笑容,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你有听父皇刚刚说的话吗?”

    “有!”月可心点头,说得很有底气,其实她一个字没听见。

    景修染好笑道,“那你重复一遍如何?”

    月可心看着他一时哑住了,憋红了脸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就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

    “心儿,以后可不能张口就胡说,以后吃亏的是自己。”话落,月可心不服故作生气道,“父皇,你刚刚说了一大推,我怎么知道你要我重复那一句。”

    说完她还别过头,一副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的样子。景修染不笑了,“好了,是父皇的错了。”

    月可心眨巴着桃花眼,也乖巧回道,“心儿谨遵父皇的教诲,下次不会了。”又吃了起来,边吃边问,“父皇刚刚你说了啥?”

    “把凤玉莹与韩林的婚事取消,你看怎么样?”景修染也吃了一口菜,留意月可心的反应。

    “那不是我请求你同意的吗,如果又取消,不就坐实了我还贼心不死的心思。父皇,现在不是时候,你且等上一等,我要让韩林自己来退与凤玉莹的婚事。”月可心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景修染顿时还挺期待。

    “心儿是真的放下了,那父皇也安心了。不过心儿也要注意安全,下次像纵火那样的事太危险了。”

    景修染微顿又道,“下次遇到危险,你只管说你是我国公主,无论何人也不能贸然动你分毫,倘若他伤你,朕一定为你讨回公道,即使兵戎相见也在所不惜。”

    月可心突然心里一热,父皇说的是昨晚的事情,她不是先责怪她,而是一来就把她护在身后,就算在以前也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包括她以前的父母。

    她出生在C城的一个小巷子里,姐妹挺多,父母从来不在家,没有感受到一点家的爱意。高考时,父母整夜整夜的吵架,她在一个陈旧的书房里,听着听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淌。

    她那时就在想,为什么不爱的人会结婚,还会有孩子。原来缺爱的人,一点就风吹草动,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全线崩塌。

    月可心又走神了,等她回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父皇已经把手放在她脑袋上了,他话语低沉,“你母后的事是父皇的错,心儿你若是……”

    月可心不等他说完,就抬手抱起了他的手臂,靠在了父皇的手上,刚好遮住了她泛红的眼角,“父皇,过去的事先不提了,我现在很好,因为我有一个很爱我的父皇。”

    景修染听着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心里一时间也五味杂陈,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脑袋无声安慰。

    少顷,景修染开口,“吃饱了没,好了父皇去处理政务去了。等下的春猎,你可要多注意安全。”月可心点点头,把眼泪和鼻涕用景修染的衣袖擦了又擦。

    回去淑华殿的路上,月可心问道,“那个猎会都有哪些人啊,还有我自己也要参加?”我都不会武箭也不会骑马,那我去干嘛?

    “公主,这个本来就是你的猎会,到时候各国使者都会参加,所有规则你到了现场自会明白。”月初说完,月末继续道,“公主不用担心,你会一些功夫的,还有皇上的暗卫会保护你的。”

    月可心差点脚滑,有点震惊,“你说我会武功?”原主会武功,可是我这没半点有武功的痕迹啊,月可心朝她们招手,“这个要怎么使出来啊?我是失忆了所以才不能动用武功吗?”

    月末她们向前,远看像在说悄悄话,“可能是吧,公主定是忘了招式所以不会,可以找人教授于公主,公主自然便会想起来了。”

    “哦?那你们知道月华国第一高手是谁吗?”既然要学武功,那肯定要找一个最厉害的啊!

    “这个……”月末月初同时答不出,看来这儿没什么高手啊。“我突然想起来了……”,不知为何她会想到夜潇溟。见鬼了!

    “走!快点回寝殿,有话问你们!”月可心她们快步而行,刚进内殿发现有人在里面。

    “小莹?”小莹不知道公主回来得比以往快了许多,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她大惊失色。月末连忙向前,“你在干什么,为何面色失常,还有公主的内殿是不允许二等侍女无事随意进入的。”

    小莹扑通就是一跪,“不是的,殿下我只是好奇殿下的寝殿是何模样,因为仰慕殿下,所以一时忘记了规矩,请公主开恩啊!奴婢再也不敢了!”说着还抽泣了起来,偷偷把手里未放完的粉末放在衣袖里。

    月可心其实对惩罚与她无关的人没心思,随口一挥手,“下去吧,下次注意点,不然就是按规矩来了。”

    小莹连忙点头磕头,然后退出了内殿。月可心刚要坐下,却发现这梨花木的黑凳有白色的点点。

    “公主,刚刚你就应该给她一点教训,你不知道她这不是第一次,她总是鬼鬼祟祟的,但是你以前总是觉得是我们的错觉。”月末不满的嘟哝道。

    “而且……”月末还要说,月可心打断道,“你们来看看这些是什么?”

    月末月初微蹲,用手摸了一下,她闻了闻,“怎么感觉是什么粉末?”“那不会是刚刚……”,月可心接道,“刚刚那个小莹一定有问题。”

    “你们现在把这茶水和内殿全部检查一遍,看看有无异常。”月末用银针试了试茶水和所有可食用的东西,发现银针雪白通透,并无半点异常。

    “公主,没有问题。”月末把银针给月可心,月可心坐着转动杯具,眸子微暗,“没有问题?”

    “算了,你把它全部换掉,我先休息一会儿,提前叫我,未时准时去猎会。”月可心转身去躺下,她们刚要把东西都拿走了。

    躺下的她一时有点心神不定,就喊到,“小月,把香熏点一下吧,这样会好睡一点。”

    “好的。”月末去点燃熏香,袅袅香烟昏昏沉沉间,她怎么觉得这香熏换了种香味,不过十分催眠,她很快就觉得疲惫起来。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