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十四章 皇后密谈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月可心借着灯光穿过刚刚的院子,可是她脚下没了鞋子小石子硌得难受,她干脆找个长廊坐下来等,不多时月初她们提着灯找到了她。

    顿时月可心沮丧着脸,一幅快要哭了的表情,“小月月,小月初,呜呜……”,月可心委屈巴巴的样子让她们着急起来。

    月初抚起坐着的公主,月可心把手搭在她的肩膀,“公主你怎么全身都打湿了?还有公主,你的鞋子也不在了。”

    月末拿着灯,见了如此状况,正准备放下它解掉外衣给她,月可心却一把制止了,“先回去吧,反正冷得挺久了,也有点习惯了。”

    说话间把另一只手搭在月末的肩上,她就这样被架着一步一步地走回了淑华殿。

    等到她躺在床上已然挺晚了,月可心回想起今天的事还让人心惊胆战。以后一定要更加小心为妙,希望自己能早点回去。

    朦胧间,月可心双眼疲惫,她蜷缩在被窝里很快就睡过去了。侍女们灭了灯盏,都一一的退了下去,夜深人静,一夜好眠。

    万怡宫,灯光昏暗中一个宫女正在殿外候着,不一会殿门打开,一个掌事姑姑领着她进了屋子。

    穿过院子,到了内殿,一路上这个小宫女左顾右盼好像在提防着什么。那姑姑仿佛后面长了眼睛,开口提醒,“小莹,都在淑华殿藏了这么久了,你该习惯了,平静一点。”

    “等会皇后娘娘问话,你都一一说明就好了。”掌事姑姑声音不大不小,小莹正好听得清清楚楚。

    小莹低着头,跟紧她,“奴婢明白,请姑姑放心。”

    里面灯火通明,皇后坐在梳妆台前,头发放了下来,见她背影袅娜多姿,端庄华贵,虽无装饰珠花也尤其吸引人。

    姑姑隔着几步便停下,俯首低声,“娘娘,人到了。”小莹立刻跪下,双手叠地板,头落在手背上,开口,“皇后娘娘千安!”

    皇后没有转身,看着镜子前还未卸妆的面庞,美艳红唇微动,“姿秀,先退下吧。”

    “是,娘娘。”门被合上,宽敞的内殿寂静无声。皇后手执起一缕发丝,平静道,“这几天怪事接二连三,你说一下夜潇溟住所为何起火。”

    “回娘娘,临川国太子侍卫声称一个宫女冒然闯入,冲撞了太子,太子的侍卫想处罚她,结果说此宫女阴险狡诈,还极其无耻猥琐,点火逃走了。”

    皇后眼眸微眯,发出冷笑,小莹继续说道,“奴婢去哪儿的时候,场面混乱,火光明亮,我看见景公主穿着宫女的衣服走了出来,身上头发全湿,面色苍白,我觉得临川国太子所指之人自是景公主无疑了。”

    “哦?今日宴会他没有出席,自是不识景可心,今夜之事怕是她有意所为,传出去只能是本宫治理不当,她还真是演了一手好戏。”皇后脸色显出狠厉,眼色暗沉,还在思索如何是好。

    小莹一直匍匐在地,试探道,“娘娘,明日是景公主及笈礼的猎会,奴婢认为这是个好机会。”

    皇后听后抚着红唇的手指微顿,嘴角挂起冷笑,“多亏了你的提醒,本宫突然就有了计划。”

    她通过镜子斜眼看向小莹,“起来吧,正好凤儿的事可以一起算了。在她落水以后,她到是变了很多,做事和以前判若两人。”

    “小莹,你现在重要的是找机会做她的贴身侍女,替换掉皇上安排的那两个小侍女,明白吗?”凤霞云声音不怒而威,她终于转过身,浓眉凤眼,快三十的她依然风华不减,一颦一笑尽显妖娆魅惑。

    小莹微微俯首,恭敬道,“小莹定不负娘娘的期望。”

    凤霞云微微点头,摆手,“下去领赏吧,退下吧。”小莹低头退至门口,见了姑姑又行礼,姿秀给了她一袋东西,沉甸甸的,“做得更好,便会越多,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改怎么做。”

    小莹点头笑得奉承,双手接过便要走了,姿秀仰声道,“还有娘娘很厌烦背叛的人,你自己要时刻清楚自己的命是在谁手里的。”

    小莹知道姑姑是提醒她,连忙点头就回到淑华殿去了。姿秀走进里面,替皇后更衣,“娘娘,到明日凤小姐的伤会好很多了,她会与韩侍卫一同出席明日的猎场。”

    “嗯,凤儿与韩林的婚事也推后了,景可心到底要做什么。明明是自己请求皇上同意了婚事,结果总是找凤儿的麻烦,害她受伤还无视本宫,也该是让她尝尝教训了。”皇后眉头一皱,脸色不是很好。

    姿秀见状,说道,“娘娘莫生气,明日一定让她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凤霞云换好衣服,由姿秀伺候她洗漱好,走到床边刚要睡下,又嘱咐道,“皇上那边的人也要多加注意,他很宠爱那个贱人的女儿,他对我从来没有过爱惜和夫妻之情,只是把我当成他上位的工具。”

    凤霞云说着眼里闪过悲伤,很快又被怨恨和嫉妒遮盖住了,她笑了起来,嘲讽又得意,“姿秀,你说他爱柳轻媚又怎样,最后赢的还不是我凤霞云,她那样低贱的的人终归是不配与本宫相提并论的。”

    她说得越狠绝,就越显得苍凉悲哀,她如愿坐到了皇后的位置,但她一直都很孤独。她爱的人从来没有爱过她,一丝也没有。

    “娘娘,不要在想过去,都会好的,娘娘您还有姿秀,姿秀会一直陪伴着你。”凤霞云被她拉着的手,眼神一顿,收起了过往,疲惫道,“退下吧,本宫休息了。”

    “是。”姿秀退去,其它小宫女也全部退去了,剩下的就是值夜班的宫女了。

    夜深孤枕,暖春四月,她也觉得被子里寒冷刺骨,凤霞云十三入宫,十四岁为妃,二十二为后,这一路她自己知道她从来没有赢过,从她知道他从来不曾爱过她的时候就知道了。

    临川国,太子殿内,“夜太子,受惊了,这是朕的失误,朕已经排侍卫搜索了,相信很快便能找到点火之人。”月华国国主都亲自来了,夜潇溟也不好发作。

    他展颜一笑,紫眸明亮,绝色俊朗,与之前判若两人,语言平和道,“谢过国主,国主亲自而来,潇溟受宠若惊,人安然无恙,不过纵火这一行为实在恶劣,国主却是要好好惩罚此人。”

    国主景修染早就知道此事的罪魁祸首,不过他还是附和道,“那是自然,不过夜太子现在夜已深,他们抓到人朕吩咐过了会送至跟前,任由你发落,你觉得如何?”

    “如此甚好,恭送国主。”夜潇溟看着出去的众人,眼睛里发出暗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等全部人都走光了,昭辞走进,询问道,“殿下,你觉得他们真的能找到此人吗?我觉得那人根本不是什么宫女,不然不会这样大胆且临危不惧。”

    “还有殿下……殿下……”昭辞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因为他又想起了那日被绑的情景。

    夜潇溟身着玄衣黑带,肤色衬得极白,五官深邃立体,唇似涂脂,他微微闭着嘴唇,眼睛里流露出戏谑,整个人发出一种威慑天下的王者之气让人不敢靠近,俊美无双的面庞又让人沉沦。

    夜潇溟玉指敲打着桌面,结束了他的话,“你还想说她容貌不俗,倾城之姿,怎么都不可能是一个下人。”

    “殿下,真了解我。”昭辞这感觉有点憨憨的,因为他实在不想夸赞那个狡诈猥琐的女人,虽然她的却很漂亮,比太子殿下有过之而不及。

    当然他不会说出来,在他心里殿下才是最好看的人。

    夜潇溟一时无语,过会儿幽幽说道,“反正总有一个人来当替死鬼,她就让本太子自己去抓就好了。”

    夜潇溟嘴角露出冷笑,紫色的眸子好像在发光,犹如黑夜中猎物的狼,残忍中带着嗜血。

    清晨,桃花芬芳,花香怡人,月可心睡得正酣,本是极美的画面,可她睡相是真的极差,嘴角都隐约间能看见口水的痕迹。

    枕头早就不知所云。被子一半都掉在了地上,因为是月可心再三强调不用守夜的宫女,现在她睡相的模样也真是不能让太多人看见为妙。

    “公主,该起床了。”月末整理着被褥,月初拿着新的穿戴衣物,搭配新首饰耳环珠钗。

    “又没事,起来干嘛,小月月我在多睡会儿。”月可心整个人窝在被窝里,床上起了一个小山包。

    “公主,你及笈第二日是猎宴,还有公主你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皇上早朝过后也要找你一起用午膳……”,月末还在喋喋不休。

    月可心感觉她周围有一只蚊子,一直在“嗡嗡”不停,真是我**的无语了,当个公主还这么多事。

    口吐芬芳中,月可心坐起了身,软绵绵地靠在月末身前,“你就说我的庆祝还有几日,还有各国的使者何时走。”

    月初回答道,“还有五日,公主的庆祝是七日,七日过后使者便回去了。”月可心又想起了昨晚的遭遇了。

    月可心回想着昨晚那个可怕的人,希望他们都早点走,不然她小命堪忧。一个皇后和凤玉莹就够多了,如果再加夜潇溟她每天都是水深火热啊。

    怎么都是煎熬啊!不应该啊,天啦,我怎么不穿越到夜潇溟身上去,果然男主就是不一样,不仅帅得掉渣还武功超群,自带光环属性。

    “可是我不应该是女主吗?为什么我会这么惨,按理说他应该喜欢我才对啊!果然偶像剧都是骗人的!”月可心想着想着就说出来了,一时两道疑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什么女主?”

    “公主你喜欢谁啊?

    “偶像剧是什么?”

    “……”你们还真是专挑重点,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月可心装作没睡醒道,“啊?什么?我说什么了?”然后假装又睡过去了,等待她们的反应。

    月末月初慢了好几拍,才手忙脚乱道,“公主,你不能睡呀。公主……”

    月可心差点被摇吐了,“停!……停……”,这次是彻底清醒了,半点睡意都没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