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八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阳光斜照,春日的太阳温暖舒适,正适合眠。月可心整个人都在打瞌睡,猛然一醒,看见她亲爱的表姐带着面纱姗姗来迟了。

    可能是昨晚她被打得太过,左手还缠着绷带,腿想必是好多了,走路还是挺利索的。在她落坐后,月可心感觉时不时有道阴冷和恶毒的视线一直往她身上瞟,她终于找借口先溜了。

    到不是心里难受,而是看着凤玉莹那虚伪的脸,她是真的看着就像给她几巴掌,心里才舒服。

    月可心刚出来走过荷塘,就遇见了月末她们,“公主,怎么出来了?”

    “里面这么无趣,有什么好呆的!”月可心慢悠悠地穿过长廊,在亭子里的长椅坐下。里面的荷叶青翠欲滴,花苞含苞待放,只是感觉少了一点野气。

    “还不如在这欣赏美景,或者吃点好吃的。”月可心在这么多人面前,自是不能吃相太难看,不然引起别人的注意多不好。所以她干脆就没吃,可是她现在饿了。

    月初微俯身,“那我们去为公主准备膳食,公主在这稍作休息便好。”月可心嘴里“嗯哼”一声,就听见远去的脚步声了。

    月可心手环上栏杆,双手重叠,头侧着依靠看美景。暖意正浓,香气四溢,美人而卧,美人如画也不过是这般了。

    这时,另一边长廊里来了人,过往的公公和宫女都在行礼。此人黑衣束发,玉面俊朗,正是韩大将军之子韩林,他走得着急,头发随风而去,下衣摆微扬。

    月可心的长亭与他来的方向是交叉点,他走到尽头右转,随便转头就能瞧见亭中一人小憩。他便是看见了,也不会多注意是谁,因为那人是一身背影,只恍惚间觉得莫名熟悉而又让他想靠近。

    正当他犹豫间,见那女子一声惊呼,正直直往后面倒去,韩林只得一闪用臂膀撑着她的后肩,月可心才不至于头被摔个脑震荡。

    月可心才被吓醒,奇怪的是没有疼痛的传来,反而看到的是一双乌黑疑惑的双眸,以一种让她全身不自在的眼神让她在犯晕。

    “公主,没事—吧?”韩林没想到的是景公主,一下有点结巴的问道。

    “呵呵,没事,阳光太暖,打瞌睡,哈哈,谢谢你啊!”月可心干笑着起身,可是今天的华服好像很复杂,一层纱衣被什么勾住了一样。她一起身却被反作用了,直接正面窝在了韩林的怀里,双手紧抓着他的手臂,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韩林正要开口,有人人未到话就先到了。“我倒是随便一逛,出来透透气,不巧就遇到了公主殿下的私会,不知是谁啊,能入景公主的眼中,看着挺拔高挑的背影,一定是哪位国主的皇子吧?也是,公主貌美天下,最终还是要以婚姻为重,两国联姻一定会是美谈。”

    月可心本来也正捉摸这人是谁来着,还没问但是向怀里一撞的时候,她好像看见了这人的腰牌上写着“韩”的一个令牌。

    那不就是月末说的韩林,可韩林不是她凤玉莹的未婚夫,呵,可能是她人老了眼神不大好。月可心勾唇,“凤小姐,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见到我,连基本的礼仪也没有,不知道你那未婚夫可知道你是一个目无尊长的丞相嫡女。”

    凤玉莹隔得远,不过听到景可心的嘲讽的话到是识趣没有明怼了去,“景公主千安,玉莹有礼了。”话落就朝向月可心走去,可是越靠近越发现好像这人的背影这么熟悉。

    月可心含笑地瞅着韩林,调整好自己的坐姿,随意一靠静静等待着她看见是自己的未婚夫是什么反应。

    凤玉莹可是有点识相,进去亭子笑道,“公主殿下,玉莹可能就坐?”她说话的时候一双狐狸眼闪着暗光,本是一身的温婉奢华打扮都盖不住她内心嫉妒的本相。

    月可心不可置否地点头,一颦一笑都是从容,可是凤玉莹却不知道她是在想着一些鬼点子。

    韩林此刻也终于转过身,“韩林见过殿下,凤小姐,是在下失礼了!”月可心看向凤玉莹,又转过看韩林,“怎么?两情侣相碰头,咋都这么冷漠。凤小姐,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见到自己的未婚夫开心得快要昏过去了。”

    月可心一脸温和,边说边看着凤玉莹的脸由青转白在到黑色。这相府嫡女怕不是个傻子,这么沉不住气,原来就是所谓的出门不带脑子。

    “殿下,……”韩林刚要开口,那大小姐就急了,声音尖酸刻薄,“韩林,你可是忘了和我的承诺,姑姑可是昭你赴宴,而不是让我遇见这种失体面的事情。”

    月可心看着韩林微皱的眉头,一张好看的俊脸变得冷漠和厌倦。看来这风玉莹不仅自傲,而且还很自我感觉良好。

    这不,凤玉莹还眼睛直直地盯着韩林,绯红的纯色与她端庄大气的装扮有点违和,她又继续道,“玉莹知道,景公主与韩卫有一段过去式,但是没记错的话,好像是韩卫亲口说自己不是爱慕殿下。只是一场误会,公主如今还是不知清白苦苦哀求,何必呢?”

    凤玉莹故意加重后面的最后三字,问时转头看向月可心,可看她面色桃红,笑容可掬,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换作以前她不是哀伤低眉,仓皇而逃,不等她想明白,就被月可心的一声冷笑而拉回了思绪。

    “废话讲完了?那是不是该换人表演了。”韩林被公主开口的第一句话给惊了,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月可心直接无视他懵逼的表情,把玩着头发道,“第一,本公主每次遇见你,凤玉莹小姐姐,你不是尽找茬就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废话。第二,你说的什么误会,那不是误会,而是我景公主,景可心,月华国第一美女加才女,倾国倾城,举世无双,我这么优秀的人,当然也只能是同等之人,才能有一丝丝机会。”

    月可心把头发放下,看向凤玉莹眼神似不屑又似狠绝,逼问道,“你觉得配吗?”

    凤玉莹被看得手发冷,却故作镇定,配?什么配不配?这她要怎么回答,她若说配不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若否认,那不是说她捡了她不要的东西。凤玉莹眼神逃离,突然笑道,“景公主是失忆了,还是想掩饰自己就是放不下?”

    哈哈哈哈——月可心真是想把这个做作的女人推进那荷花池里,让她的脑子多进几斤水,才能让这个人不要再来烦她。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公主是个小作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