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尾章·小镇事了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少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林的阴影中。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远去,躺在地上的妖魔喘着大气,消失的身体在缓缓恢复,伤口处逐渐长出粉红色的肉芽和淡绿色的鳞甲。

    纤弱的少女从寺庙中走出来。

    她的眼睛在闪烁着暗红色的微光。

    这种红色不是非常明显,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般,这使这双眼睛看起来更加深邃了几分。饶是如此,这双眼睛依旧显得十分明亮。

    当然,闪电消失,这种颜色此时也完全隐没在黑暗中。

    血晶渐渐蒸发,化作一团雾,少女抬起手,将血雾收回体内,苍白的脸色红润了几分。

    暴雨下了一阵已经停了,也没有了电闪和雷鸣。

    少女走到妖魔身前,蹲下来,伸出手摸摸它光秃秃的头,仿佛在抚摸的是一条被她眷养的摩洛哥蜥蜴。

    风已经远了。

    妖魔坐在地上,它被砍下来的肉体已经长了出来,在火焰的照射下,明显看出新生部分的肉体与原来的部分有着一条泾渭分明的线,两侧的鳞甲颜色也有着深浅的差异。

    它喉咙滚动,发出模糊难懂的音节。

    华法琳笑了起来。

    “它在说什么?”

    “大概是感谢的意思吧。”

    妖魔用哑黄色的眼睛看着虫师,露出祈求的神色。

    “是吗,你这么想……”

    虫师沉默一阵,叹了口气。

    “大叔,它说了什么?”

    “它说,想跟着你。”

    “跟着我?”

    华法琳愣了愣,伸出手摸摸妖魔的头。

    “好啊,跟着我。”

    “那就当礼物送给你了……华法琳。”

    “好呀,谢谢大叔。欸,大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桐叶告诉我的。”

    二人自说自话的时候,桐叶从后面走上来,拍拍少女的头。

    “喂,你们别这样擅自做决定。华法琳,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可是圆都,你带着它,迟早被那里的猎杀者当作猎物处理掉。”

    华法琳眼里露出一丝失落,但很快又恢复了神采。

    “大叔,你帮我养着小黑好不好?然后你也和我们去圆都,这样我就可以经常看到小黑了。”

    虫师走上前,摸了摸少女的头。

    “大叔不能去圆都,但大叔会在离圆都很近的地方,你要是有空就来找大叔玩,好不好。”

    “这样吗,那,好吧。可是,大叔为什么不能去圆都?”

    “因为……那里有坏人,想要伤害大叔。”

    虫师声音略微低沉地说道,他把目光抬起看向桐叶。

    “我今晚就会离开这里……”他把目光转向桐叶。“……我可不想那个大小姐杀回来,即便如此你还是打算不让我现在兑现诺言吗?。”

    “嗯,来日方长。”

    “至少让我先告诉你部分吧,反正现在也晚了。”

    “……你不怕陆玲现在就找回来?”

    “华法琳用血铸造了一个分身,陆玲此时应该还在和那个分身捉迷藏。而且,我觉得我有必要在你去圆都前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桐叶看了眼华法琳,发现少女骄傲地抬起头。

    这是桐叶第一次感受到血魔种的神奇之处。

    “长话短说吧。”

    虫师环顾四周后,缓缓开口。

    “首先,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十三位被称为「恶魔」的通缉犯,这个想必你是知道的。”

    “嗯。”

    “「红莲鬼」是三年前最新通缉的第十三位恶魔,那时候原来的一位恶魔刚好去世了一个。”

    “为什么去世了?”

    “所有人都终会死在岁月之下,无一幸免。”

    虫师的声音略微低了一些。

    “……”

    “我把母体安放在北桥下,希望用它生产出较为有用的肉体。”

    “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为了这孩子。”

    虫师将目光看向一旁和妖魔嬉戏的华法琳。

    桐叶愣了愣,想到了什么。

    “你原本打算用那种方法孵化华法琳?”

    所谓那种方法,就是陆玲说的,用气血旺盛的妖魔作为祭品。

    “看来你已经知道血魔种所有的孵化方式了。”

    他揣着口袋,淡淡地说着,那样子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话,倒像是抽烟的人吐出烟雾。

    “……所以你才说它是退路?”

    “如果可以,我自然希望她以最自然的方式成长。但那也只是希望而已。我们说回正题。”

    “好。”

    “「红莲鬼」和那五个追缉者在北桥相遇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我本想等他落入下风的时候,卖他一个人情,这样顺理成章地让他帮助我孵化华法琳。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开始被压制得如此狼狈的「红莲鬼」,在最后,爆发出了让我至今难忘的力量……逼走那五个人后,他已经也受了不轻的伤,坠落时因为警署里的人已经过来了,我没有继续去找他。”

    “后来呢?”

    “我以为他已经离开了这个小镇,但很快发现,你身上也拥有类似的火焰,只是论火焰运用的纯熟度,你和他简直是天壤之别。”

    虫师戏谑的口吻令桐叶脸上泛红。

    “所以你当时就以为我就是「红莲鬼」,对吗?”

    “不只是当时。”

    “什么?”

    “没什么。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你最关注的问题,这个火焰的来历。”

    “火焰的来历……”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但是知道的人也不多,红莲色火焰象征着一个家族。”

    “哪个家族?”

    “你去圆都后,在陆家应该经常会听到‘业都’这两个字,指的是南方业都的某个猎魔家族,姓氏微生,他们和陆家是世交。”

    “那个家族很厉害吗?”

    “这么说吧,在这个国度,不,或者说世界上也很少有哪个炎术士或者炎术家族敢站出来挑战这个家族在炎术上的权威,世界上有名的炎术士多多少少都与他们有关系。我总觉得,桐叶这个两个字实在不像一个完整的名字。至少,桐这个姓氏太过少见了——我觉得,你可能是那个家族的一员。”

    “那个家族的一员,微生……”

    “你可能会感到陌生,但我要说的是,不要急于去探寻自己的归根,那个家族太过神秘,我难以想象如果你贸然暴露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谢谢你的建议。”

    “不用客气,以后华法琳就拜托了,请你将她当作人类看待。”

    “我会的。”

    桐叶觉得虫师的口气有点奇怪,因为他似乎不停地在重复“当作人类”这件事。

    “还有,血魔种如果是炎术士孵化而出的,她对炎术力也会有一定术法亲近,换言之,她也能够成为炎术士。我不希望她暴露自己,那么为了让她尽量不使用血魔种的术法,请你需要适当将炎术教给她。”

    所谓术法亲近,通俗一点讲,就是在某种术法上有着一定的天赋,这个概念陆玲不久前和桐叶说过。

    “我来教吗?可是……”

    “没关系,红莲色火焰本身就代表着无与伦比的炎术天赋。”

    “那我尽力吧……我还有一些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

    虫师凝视着那边嬉戏的少女,虽然因为墨镜的缘故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其灼热的目光。

    “第一件事,我想知道,「红莲鬼」是如何成为恶魔的。”

    “这个我不知道具体的,但我知道大概是因为他焚烧了一个小镇——因为他,那个小镇在历史上就此消失了。”

    “竟然是这样……”桐叶有些惊愕。“那么第二件事,你真正的名字。”

    “我的名字?我已经很久没有用那个名字了。罗椿,罗盘的罗,木字旁加一个春天的春。你若是一直呆在陆家,那么日后一定会听到这个名字的。”

    ——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吗?

    桐叶暗自猜想。

    “第三件事,为什么将华法琳托付给我?”

    “我说过了,灵魂的颜色以及……一些其他的因素,比如你可能成为我的同类。”

    “同类……”虫师的话总可以让桐叶陷入短暂的思考。“也许吧。谢谢你,罗先生。”

    感谢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告诉他这些事情,比如将华法琳托付给他,比如告诉他很多知识……

    “你想问我的,问完了吗?”

    “大概吧。”

    “那我也叮嘱你一件事吧。”

    “请说。”

    “日后,或许我会处于你敌对的立场,你会怎么做?”

    虫师说这个问题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但也正因为这个笑容,却让桐叶更加的不安。

    “这……”

    “无论怎么样,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

    桐叶惊愕的同时,明白了虫师的意思。

    “我也是。”

    一旁的华法琳听到了这段话,撅着小嘴走过来。

    “为什么桐叶哥要和大叔杀来杀去?”

    虫师摸摸少女的头,淡淡地笑道:“我们都是开玩笑的,大人嘛,喜欢幽默的东西。”

    “是吗?可是华法琳觉得这一点也不好笑。”

    “的确不好笑。”桐叶发出了低低的感慨。“我还想到了一个问题,最后的问题。”

    “说吧。?”

    “真的可以吗?我带着她去陆家。”

    “当然,不要担心,这孩子也算半个人类……而且配上那副隐形眼镜,基本上天衣无缝。还有,你知道吗,炎术力对血魔种的吸血欲望有着天生的抑制作用,这也是我把她托付给你的重要原因。”

    “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现在,到了告别的时候。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又是这句话,但进行交谈的彼此之间,关系已经变得融洽了不少。

    桐叶叫上华法琳,罗椿带着名为小黑的妖魔。

    (桐叶问过华法琳为什么叫小黑,少女说是因为颜色——桐叶一直觉得那样应该叫小绿)

    他们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

    *

    12.10

    ——今天晚上就回圆都吧。

    7:30am,桐叶的手机里接到了陆玲的消息。

    ——今天不是才到约定的日子吗?

    桐叶掩饰的时候,内心还是流露出几分愧疚,哪怕他竟然开始因为欺骗而变得有些麻木。

    ——嗯,不用了,虫师和妖魔逃走了。

    桐叶明白陆玲一定是跟踪华法林的那个“分身”(他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跟丢了,回来的时候虫师和“小黑”早就已经离开寺庙了。

    可是,她又怎么知道虫师离开小镇的呢?

    ——可是,就算他们逃走了,你又如何确定他们离开了小镇?

    ——你问这个啊,这个是因为莉姐看到了高速公路边缘的监控,她在那里发现了虫师的和那只妖魔的踪迹。监控发现他们的时候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谁知道他们会往哪个方向离开呢?

    桐叶明白,那是虫师故意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怎么回圆都?是坐动车还是?

    ——我们运气比较好,莉姐因为这次剿灭妖魔立了功,上面要招她回去。

    ——莉姐?

    ——嗯,她是猎魔者日常委员会的一员。

    ——猎魔者日常委员会?这又是什么?

    清早起来桐叶的脑子有点晕。

    ——猎魔者日常委员会就是猎魔者秩序委员会下的一个分支,所谓猎魔者秩序委员会,就是我一直说的“委员会”的全名。全世界猎魔者都归委员会统一管理,而日常委员会负责和普通人类社会中的警方联系,莉姐因为一些原因去年被调到了这里,本来预计明年八月才能回去的,但这次事件总算处理的不错,总部决定让她回迁休养。

    ——所以,现在说这个做什么?

    ——当然是她要捎我们回去啊。

    ——捎?

    ——对啊,她有总部的人专门来接送,算是上面对她的奖励吧,我们就搭她的车回去。

    ——那我们就不用买车票之类的东西了是吗?

    ——没错。

    ——我收拾收拾,在……在哪里碰头?

    ——除了警署还能去哪?

    ——说的也是,在此之前,我想去快餐店看看。

    ——是和那个经常照顾你的光头老板告别是吗?我记得他。

    ——嗯。

    ——那下午两点见吧。

    ——好。

    桐叶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其实他的东西并不多,大多还是华法琳的衣服。很快,他收拾完行李后,开始回顾在小镇的这些日子。他觉得必须去和光头老板道谢,毕竟人家照顾了他很久,他带着行李,牵着华法林的手,朝着熟悉的方向走过去。

    但很快,他又意识到了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

    他为什么醒来后会在医院里呢?

    或者说,是谁将他送入了医院,并且支付了医药费?

    (第一卷·寄生种遍地蔓延 完)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