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11.暴乱的风(一)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华法琳走在前面,似乎对于味道的来源很自信,她走得越快,桐叶心中就越紧张,因为他们已经渐渐脱离了市中心,四周也越来越荒凉,渐渐的,住宅区已经变成了荒废的工地。

    “还没到吗?”

    “还有一段路,味道越来越浓了。”

    华法琳头也不回地朝前走,他们走在软趴趴的沙子上。这些沙子在前几天的雨中受了潮,而后又是阴天的缘故,并没有干透。他们一脚深一脚浅地穿过这片沙子铺的路,留下来一连串的脚印。前面的沙地已经没有了路灯,桐叶拉住华法琳。

    “回去吧,前面没有灯。”

    “可是,很快就到了。”

    华法琳不愿放弃。

    “我们在这里也走了一段时间了。”

    “真的,就在前面。”

    华法琳指了指不远处,桐叶发现那里竟然有火光,由于距离也不算很近,他不太看得清楚发出火光的到底是什么。他打算看得再仔细一些,但是华法琳已经向黑暗深处走去。桐叶无奈点亮手机的灯,借着手机的灯光继续在黑暗中穿行。

    他们穿过沙地,前面开始出现草丛,这些草丛如同野火一般旺盛,高得甚至能够到桐叶的腰。大概是因为空旷的缘故,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时远时近,好像水里的波纹。风声中,人的身体从鼓膜开始,颤抖沿着神经中枢遍布全身,反应过来时才意识到这里很冷。草丛开始颤抖,猛烈的风吹过去,压弯一片草,草尖如同杆子上的旗帜飘扬抖动。

    他们看到了那团火光,那是一个破旧的寺庙,坐落在这片“野火”中,孤零零的,如同池塘里突兀出现的折纸船。周围看不到任何的路径,就好像路径已经被野草埋没,或是说吞噬。

    火光有些微弱,从寺庙碎裂的窗子中漏出,门匾斜斜地垂下来,带着似乎只要抖动就可以落下落雪的灰尘。陈旧的木门微微打开,这使得就算站在门口也可以窥见其中的场景。

    华法琳默默无言地站在寺庙前,桐叶从后面跟上来。

    寺庙,总感觉在哪里听过……桐叶看清楚寺庙的样子后,产生了一种熟悉感,并且很快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陆玲说的西郊的寺庙,不就是这里吗?

    木门微微打开,高大的身影从门缝中挤出来出来,瞬间遮住了火光,他看到桐叶时脸上带着一些诧异,然后他看到了桐叶身旁的少女,沉默片刻后,他打开门,火光顿时更亮了一些。

    华法琳抬起鼻尖,轻轻嗅着从寺庙里吹出来的空气,眨着眼睛回头看向桐叶。

    “那股味道就在这里面。”

    但桐叶并没有理会她的话,他看着屹立在门口如山一样的中年,对方也看着他。

    “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是吗?”

    中年男人看着矮小的少女说道。

    “嗯。”

    “真的好像……”

    中年喃喃道,眼里露出几分怀念的味道,这副样子让桐叶愣了愣。他一直以为,这个自称虫师的男人不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虫师缓缓走过来,这使得被他遮住的光更多的漏出来,照亮寺庙前的区域。他蹲下身子,想拉近和少女的距离,只是令人遗憾的是,由于身高过于高大,他就算这样也要比稚嫩的少女高上几分。

    他伸出宽大的手,摸了摸少女的脑袋——其实因为他的手掌也很大,这种抚摸看起来就像是抓住少女的头——眼里闪烁着温柔的光。

    华法琳以为虫师要做什么,在他伸出手的时候闭上了眼睛,但是很快她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嘴角扬起脸上露出笑容。她抬起鼻尖,嗅了嗅虫师身上的味道,若有所思地低下头。

    “大叔,为什么明明你身上的味道我从来没闻到过,却觉得很亲近好闻?”

    少女如同幼兽般问道。

    “你应该知道很多有关你们血族的信息吧,比如血族的卵。”

    “知道。”

    “在你还是一颗豆子一样的紫水晶的时候,你母亲把你送给了我,然后我带了13年……然后,我在这里才碰到了那边站着的——你怎么称呼他的?”

    “桐叶哥。”

    “碰到了你的桐叶哥,他是一个炎术士,身上散发着混沌的灰色以及不易察觉的白色……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人选,我就将你送给了他。”

    “噢,原来是这样……混沌的灰色和白色,确实,桐叶哥可不就是个迷茫又心善的好人嘛。”

    少女嘀咕的同时,桐叶插话进来。

    “混沌的灰色和不宜察觉的白色是什么?”

    “灵魂的味道,灰色代表迷茫,白色代表干净的,善意的东西,这种味道或是说颜色每个人身上都有的,但你闻不到。”

    虫师头也不抬地答道。

    “这是你的能力之一吗?”

    “算是吧……你很好奇,不怀疑我在胡说八道吗?”

    “我觉得你大概没有必要骗我。”

    “……我早说过,你是一个聪明人。”虫师抬起头,看着桐叶的眼睛。“所以现在是轮到我兑现承诺了是吗?你是打算就今天吗?”

    “今天?算了吧,时间不早了,华法琳要休息的。”

    虫师有些惊讶,因为他没想到这个问题,而桐叶却思考的这么仔细。

    “你不怕我就这么跑了?”

    “那你跑吧,反正她和我在一起,你若是惦记她,肯定不会走远。”

    桐叶看着眼前的少女,眼里也露出温柔的光。

    “哈哈哈——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虫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正要点起来,却被桐叶制止了。

    “怎么?”

    “你要让她闻你的二手烟吗?”

    虫师怔了一秒,将烟重新放入口袋中。

    “所以呢?到底为什么?”

    虫师忍着上来的烟瘾,问。

    这时,一直没做声的华法琳叫了起来,声音中透露出天真与兴奋。

    “我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记忆告诉我,那个东西并不好吃。可我还是想见一见那个东西的样子,所以就闻着气味一路追过来了。”

    虫师愣了愣,忽地大笑起来。

    “确实,对于血族来说,那东西只有闻起来还不错。”

    他打了个响指,只听见寺庙里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个黑影从寺庙深处走出来,穿过火光,扒开门,带着湿哒哒的体液,站在虫师身后。

    那是一个躯体不算高大的怪物,全身光秃秃的,只有脖子上长了钢针般的鬃毛。眼睛分布在头部两侧,看上去像是一只蜥蜴。它的额头两侧,连着耗牛或水牛似的犄角,如同号角一样,向上高高的扬起来。它的背后收束着一对宽大的黑翼,上面带着骨刺,看起来极其坚硬的样子。

    “就是这个,身上带着很香的味道,但看样子就知道一定不好吃。”

    华法琳全然没有觉得害怕,甚至还凑到那只寄生种前仔细地看了看。那只寄生种并没有立刻攻击少女,而当华法琳靠近它的时候,它的身体竟在微微地颤抖,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血族作为最上位的妖魔之一,偶尔是会猎食下位妖魔的,虽然这孩子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进化,不亚于一些更高级的妖魔,但同血族相比,大概就是——一个稍有地位的乡下贵族和尊贵的王族之间的差别吧。”

    虫师没有制止少女好奇的样子,他看着华法琳时不时伸出手指戳着妖魔的身体,或是抚摸妖魔的皮肤,丝毫没有露出一丝的担心。

    “蹲下。”

    寄生种立刻按照少女的指令蹲下来。

    “握手。”

    “摸摸你的脖子。”

    “鼓掌。”

    “背着我。”

    说着,少女爬上寄生种的肩膀。

    “飞。”

    寄生种展开翅膀,带着少女飞到空中。

    桐叶和虫师坐在寺庙前的台阶上,很默契地交谈起来。

    “未成年的血族还没有飞行的能力。”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孩子很怕华法琳。”

    “我之前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一个乡绅和王族间的关系。对于妖魔来说,这种关系至关重要,而且比人类社会更加牢靠。像人类,乡绅拿着剑,拿着枪还可以杀死王族,但下位的妖魔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杀死上位妖魔的,哪怕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上位。”

    “这又是为什么?”

    这时虫师点上一根烟,在尼古丁的酩酊感中短暂露出一丝恍惚。

    “和之前说的灵魂的气息有关系。再给你举个例子,一个猎杀了无数妖魔的大猎魔师,光是凭借身体的气势就可以令下位妖魔动弹不得。你也许无法理解,但是,理由其实很简单,这是因为,他们杀了太多的妖魔,自然而然会有一种令妖魔战栗的灵魂气息,就是这种灵魂气息压制了下位妖魔。”

    桐叶仔细地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

    “有机会我会好好向你请教这个问题的。”

    “如果我有这个时间的话……对了,你可能要和华法琳躲一躲。”

    虫师忽然看向了远方的天空。

    “为什么?”

    “风的气息在朝这儿逼近。”

    “风?”桐叶像是想到了什么。“是陆玲?那我和华法琳不是已经……”

    他知道,如果风朝着这里靠近,那么凭借风术优秀的侦测能力,他和华法琳应该已经被陆玲发现了。

    “别担心,我可以保证她没有发现你们。但这也仅限于那样的距离,现在她过来了。”

    说话的同时,风开始剧烈地吹动起来。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