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10.陆玲·桐叶·华法琳(一)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12.09 都时9:26

    陆玲已经出院了。

    此时她正在家里,站在镜子前,穿着一件白色的轻质羽绒服.她从柜子里的围巾中反复地挑选,最终挑出一条狸猫大围巾。她反复整理摆弄着,直到觉得可以了的时候,提起搁在床头的「飞廉」。

    十五分钟后,她站在一扇门前。带着有些紧张的情绪,敲响了房门,门后面传来拖鞋的声音。趁着门还没打开的时候,陆玲捋了捋自己不算凌乱的头发,似乎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整洁一些。

    门被缓缓打开,但是后面并没有看到人。

    “你是?”

    声音从下方传来,听起来很清脆,陆玲低下头,看到了一个瓷娃娃般的少女。

    少女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垂到腰间,衬托着白皙胜雪的肌肤。此时她正穿着红蓝格子的连衣裙,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

    陆玲看到少女的刹那,突然脸红了起来。她觉得少女真的好可爱!

    然而接踵而来的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会在桐叶的家里出现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这个少女是谁?

    “你找桐叶哥吗?”

    短暂地沉默后,少女歪着头问道。

    “桐叶哥……”

    “桐叶哥,外面有个大姐姐。”

    不及陆玲反应,少女转过头冲房间里喊道。

    “等一下来——”

    房间里传来一阵匆忙的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熟悉的身影从房间里出来,青年穿着一件深蓝色毛线衫,抓着有些乱蓬蓬的头发。

    “是陆玲啊,你怎么来了?”

    他看到了陆玲奇怪的眼神,不禁愣了愣。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总之,你先进来。”

    看到他有些窘迫的样子,陆玲倒没有逼得很紧,她稍稍收回询问的眼神,脱了鞋子后将之整齐地放在鞋柜上。她跟着桐叶进入客厅,坐在桌子靠窗的位置上。桐叶从厨房里洗出两只杯子和一只大茶壶,泡好茶后,替她斟满杯子,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

    “她是谁?”

    “这是我妹妹。”

    两个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想起来的,并且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后,由陆玲接着发问。

    “你妹妹?”

    “嗯,父母不方便照顾,就把她拜托给我了。”

    “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你也没问不是……”

    “那她之前在哪里?”

    “她一直和父母在外地,昨天才回来的。”

    “昨天?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

    陆玲忽然发觉自己有些失态,顿时脸红了起来。

    “本来是打算告诉你的,但是,你在病房里,不方便打扰你休息不是吗?”

    “嗯……”

    “我听说你还伤得蛮重的……”

    “也就是肩膀上穿了一个洞而已。”

    “而已?”

    “对于常人来说算是重伤。但对于术者来说,术力可以激发细胞的活性,加速身体的恢复,所以只要不是特别关键的器官损坏,都不算致命伤。常人原本需要两三个月才能恢复的伤,我们术者只需要了两三天就可以基本痊愈。”

    “你那么夸张的恢复能力,恐怕要把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吓得半死吧?”

    “本来确实会这样,但是莉姐早就想到这点了,所以拜托医院里的朋友替我办了离院手续。”

    陆玲抿了口茶,愁眉苦脸地将茶推开。

    “好苦啊。”

    “欸?”

    “我说茶叶好苦。”

    桐叶喝了一口,却觉得似乎也没有少女说得那么苦吧,而且自己煮茶的时候茶叶放得也并不多。

    “那平时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你怎么?”

    “你没注意吗,我喝得都是饮水机里的水。”

    “这样吗,我倒没注意……我还是觉得你脸色不太好,真的没关系吗?”

    陆玲要摇摇头。

    “这样才是正常现象,如此高效的恢复,如果没有一点副作用的话,怎么样都说不过去不是吗?术力虽然能够加快细胞的更新,这种更新和普通的更新不一样,因为,普通的更新会因为细胞有一定分裂分化的次数而变相地缩短寿命,但是术力的更新则是单纯地消耗能量,然后刺激细胞分化分裂,也就是说,它在促进回复的同时,还强化了细胞。但是,毕竟这样的过程还是需要消耗能量的,所以现在的我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

    “你现在和我说这么多也没用,我听不懂……”桐叶苦笑起来,他接着说道。“……不过,你没事就好。”

    “现在,妖魔也差不多杀完了,这样虚弱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话说回来,她真的是你妹妹?”

    “千真万确。”

    “你俩长得一点也不像啊。”

    “可能我像爸爸,她像妈妈吧。”

    “那你母亲一定挺漂亮的吧?”

    “也许吧……”

    桐叶含糊地回答道。

    “不过,你父亲应该也不难看……”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

    陆玲慌乱地看了一眼沙发上,他们讨论的中心,正看着少儿节目的小女孩。

    “她的名字?”

    “华法琳。才华的华,法律的法,琳琅满目的琳。”

    “好奇怪的名字啊,可是她为什么姓华?”

    “……妈妈的姓氏。”

    “啊,原来是这样。”

    “一会留下来吃午饭吗?”

    “不用了,我要去打工。”

    “那你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来……额哼,是打算你说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陆玲的本意自然是想来看看桐叶,但是这样理由她又如何说得出口?她干咳一声,微微掩饰有些发红的脸。

    “那你说吧。”

    陆玲顿了顿,喝了一口茶,苦涩的味道令她眉头略微皱起来。

    “寄生种事件幕后的人出现了。”

    “幕后的人?哦,是你们经常说的‘那个人’对吧?”

    桐叶心里一惊,但掩饰得还不错。

    “嗯。”

    “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个自称虫师的中年男人。”

    听到虫师的名字,桐叶的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

    “你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人长什么样?”

    “是一个非常高大的人,真的很高大,我感觉一米九的身高,或许还要多一点,站在那里如同铁塔一样……脸部因为围着一根大围巾所以看不清楚,声音也算好听吧,不高不低地听起来很舒服。”

    陆玲的描述和桐叶所知道的虫师一模一样,这让他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生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让陆玲怀疑,赶紧低下头喝茶,事实上,这也只是他内心不安的胡思乱想罢了,赶紧接着说下去。

    “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陆玲就把那天凌晨发生的事情又讲了一遍。

    “所以,他保护妖魔了?”

    “是吧。”

    陆玲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很是可惜地说道。

    “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我身上的伤全是在和妖魔厮杀的时候产生的……我当时因为伤势太重,直接昏过去了。”

    “也就是说,就算虫师没有阻止你,你可能也会因为伤势过重昏倒是吗?”

    桐叶的声音忽然有些沉下来,但陆玲却没有发现,依旧自顾自地说道。

    “可以这么说吧。但是,我想,就算昏倒了凭借我身体的恢复能力,应该不会有什么……”

    “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

    桐叶认真的表情让陆玲愣了愣,她从未见到过桐叶这副样子,在她印象里,桐叶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不太会用这么强硬的口气说话。但她并没因此感到生气,心里反而感到有些温暖。

    她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对方的话。一时间有些哑口,顿了几秒后,陆玲打算跳过去回到原来的话题。

    “不过,他似乎也没打算杀了我,而且更加荒谬的是,他还替我叫了救护车。”

    大概是感到了少女的窘迫,桐叶叹了口气。

    “听起来还真是离奇。”

    “我猎杀妖魔的时候是那天的凌晨,中午的时候我醒了过来。然后,下午,他找到了我的病房。”

    “他来找你做什么?不会是要趁人之危……”

    陆玲摇摇头。

    “不,我之前说了,他没打算对我做什么……他就是来和我做一个约定。”

    “约定?”

    “他让我五天后到西郊的寺庙去,在那里与那只妖魔做最后的决战。”

    “……”

    “很难理解对吧,其实我也是。听他的意思,好像是说那只寄生种要完成最后阶段的进化了,他想知道那只寄生种到底怎么样。”

    “所以你答应了?”

    “形势所迫。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我的意愿在里面。”

    “……像极了西国人浪漫而愚蠢的决斗。”

    “你这么说起来的确如此。”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可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你问我我也很难回答你啊……他倒是说过,自己是一个宠物爱好者,所谓的宠物应该就是他自己养的妖魔吧?你可以揣测一下养宠物的人的心思。”

    “是说和那些养蛐蛐的人一样,想看看自己养的到底怎么样,品种好不好一个道理,对吗?”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桐叶低下头想了想,叹了口气。

    “这么说也不是不能够解释……但是,总不能放任那只妖魔在这五天袭击这里的居民吧?”

    “关于这个问题,他说,因为妖魔到了进化的最终阶段,所以不会再进食。虽然不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我觉得他没有骗我。”

    “为什么?”

    虽然桐叶下意识地也觉得虫师应该没有骗人,但是他还是问了出来。

    “他应该是真的想要知道那只妖魔到底怎么样,不然他也不会放我一马……既然如此,他应该就会在这件事上信守承诺。而且,这段时间居住下来,我熟悉这里的空气,我能够感觉得到,这两天空气中没有妖魔的臭味。”

    “你这么说那我确实不该多操心什么。但是,到期限后,你真的打算赴约吗?”

    “当然。”

    “……如果不觉得我是个累赘的话,我也可以一起去。”

    桐叶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心里确实有些不放心少女单刀赴会。

    “还是算了吧……”陆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她其实是想要桐叶陪着自己一起的,但是——“你现在有个妹妹,你要是陪我一起去了,万一……对不对,谁来照顾你的妹妹呢?”

    “这……”

    “不需要勉强,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应付……你还只是个见习术者,这次工作确实有些危险,不去也没关系……”

    桐叶咂了咂嘴。

    “真是抱歉。”

    “回圆都的时候,也打算带上她吗?”

    “应该会。不过说不准,我父母很快就会来接她回去的。”

    “不接回去也没关系,呆在陆家应该足够安全,就算你我真的出事了,我的家人也会帮忙照顾她的……就当我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好了。”

    “你本身没有兄弟姐妹吗?”

    “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别的……还是蛮多的,毕竟陆家是一个大家族,不过也只是一个家族而已……”陆玲忽然缄口不言。“……不说这个了,没太多意思。”

    “抱歉,好像说了什么你不想提及的东西。关于所谓的约定,你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

    像是想起了什么事,陆玲忽地握紧了手边的刀。

    “你怎么一副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桐叶试探性地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连着那个自称虫师的男人一起砍了……”

    “嗯?”

    桐叶并不知道陆玲在病房里被虫师胁迫这件事,不过他大概也猜得到陆玲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我也想砍了那个男人。他在心里应和道,想起那个令人无语,想生气却无能为力的男人。

    “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陆玲露出笑容,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又不自禁踮起脚望了一眼那边的少女,脸忽然涌上一抹酡红。

    “我可以再看看你妹妹吗?”

    “当然可以,华法琳,过来一下……”

    少女从沙发上跳起来,抱着一只大熊抱枕。

    “桐叶哥,怎么了?”

    “这个是陆玲姐姐,以后我们可能会经常和她相处,来打个招呼。”

    “嗯,陆玲姐姐好。”

    华法琳点着脑袋鞠了个躬,陆玲蹲下身子看着少女。

    “真是个可爱的妹妹,那么……我走了。”

    “陆玲姐姐再见。”

    “再见,华法琳。”

    陆玲起身打开门,桐叶送她到楼梯口,看着她消失在楼梯的转角中。

    临走的时候,桐叶看到了她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他觉得那种笑容有些寂寞。他慢慢走回来,其实也就只有楼梯那点距离,却看到华法琳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桐叶哥,那个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吗?”

    桐叶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别乱说。”

    “欸,不是吗?可是我感觉桐叶哥有些怕那个姐姐。”

    “呃……”

    桐叶此时心想,难道自己对陆玲的“有些惧怕”,就这么明显吗?

    “一个男孩子怕女孩子,不是因为喜欢那个女孩子吗?”

    华法琳歪着头问道,眼镜眨巴着。桐叶窘迫起来,但他又从少女的眼里看到了难掩的笑意,他怔了半秒,这才发现自己是被戏弄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