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9.各自在努力(一)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12.04. 都时13:40。

    凌晨刚过去一场雨,天没亮的时候雨就停了,空气随之冷了不少。

    桐叶坐在床边,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外面阴沉的天空,湿漉漉的风从窗外灌进来,整个房间开始弥漫着一股冬季特有的阴冷感。

    他嗅着带着寒意的空气,整个呼吸道都因之冰冷了几分。

    此时,他正看着手机上的那串号码,有些犹豫,这串号码是几天前虫师给他的,说是如果有什么想问的,打电话直接询问就好。

    起初抱着“不愿和虫师过多接触”想法的桐叶,在勉为其难地保存号码后,并没有拨出去的打算,不过现在看来,当初自己没有强硬地拒绝对方真是一件比较明智的事情。

    “喂,是我。”

    “我知道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从昨晚开始,水晶卵的表面开始出现一些纹路。”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身旁有些巨大的水晶。

    “金红色的吗?”

    “嗯。”

    “表明那孩子快出生了。”

    “具体的时间可以确定吗?”

    “这我不清楚,因为就算同样的现象,不同个体的出生时间都是不同的。顺带一提,当裂纹布满卵的表面时,卵的内部就会变得清晰起来。一般来说,在那之后的几个小时,幼体就能够从卵中孵化出来。”

    “我看那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刚孵化出来的血魔种会非常饥饿,你要提前备好食物。”

    “食物?我需要准备什么?总不能是人血吧?”

    “你想要牺牲一下自己也没关系。”

    就是隔着手机,桐叶都能够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揶揄的味道。不过,对于虫师恶趣味的性格,他也算是十分了解的。

    “除了这个没有别的选项吗?当然,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是不能够考虑……”

    “刚刚是开玩笑的。你准备一些血豆腐就好,口味什么的我不清楚,因为血魔种的口味都不是很相同,但是,我觉得牛血的味道他们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其次,动物的内脏也是他们喜欢的食物。”

    “不用准备蔬菜什么的?”

    “……你真打算把她当人养?”虫师的口气听起来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听到他的笑声。“如果她吃的惯的话,油菜,荠菜,苋菜这些或许比较好。”

    “我知道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这样吧。”

    桐叶挂断电话,轻轻叹了口气。

    时间是下午两点,一天之中,十四个小时过去了。

    身边的水晶卵还在源源不断地吸收着炎魔力,此时它已经有了半个成年男子的高度。显然,此时的水晶卵已经大到难以移动了,无论是随身携带还是邀请快递公司代运——他考虑过第二种方法,但在他想到,“如果让快递员看到卵中的少女(虽然因为浑浊的缘故,不怎么看得清楚),不知会惹出多大的事情出来”后,他很快放弃了这种想法。

    另一边,陆玲的三日之期还剩下六十八个小时(两天多十个小时)。由于时间紧迫,桐叶无奈地推掉了工作上的事,全身心地投入到华法琳的孵化工作中,而推辞工作的理由是一个新的谎言。

    “你生病了?”

    “嗯。”

    他想着,就算没有自己,她也可以很好地处理工作上的事吧?

    显然,他也知道这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他实在有些疲惫,如果可以的话,他觉得坦诚待人会舒服很多。

    “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工作我自己完成就好,你要在出发前恢复健康。”

    这件事总算糊弄过去了,桐叶松了口气,将目光转到一旁的华法琳身上。

    傍晚的时候,陆玲又来了消息。

    “身体好些了?”

    “不太像好了的样子,不过总会好起来的,不用多管我。”

    说回桐叶此时在做的事情。

    从昨天晚上开始,金红色纹路出现后,水晶卵已经不再变大。刚开始所有的纹路只是一两条细细的线条,桐叶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并没有十分在意,但是紧接着,那些金红色的纹路也越来越多,到今天早上他醒来时,这些纹路已经几乎布满了水晶壁,同时,里面的浑浊也消失了不少。

    他不禁猜想,这不会是裂痕吧?

    除去这种特殊的颜色,这些纹路无论怎么看都很像是裂纹,而水晶卵也好像一块摔得碎裂的玻璃。

    此外,里面依旧看不清楚华法琳的样子,只能看到略显模糊的外形。桐叶用空着的左手,根据少女隐隐约约的影子,在水晶壁上勾画华法琳的轮廓。

    根据自己划过的轮廓估计着少女的体型,他发现如果自己勾画的没错的话,华法琳的确是十一二岁的少女该有的大小。

    桐叶想到初次见到它的时候,那还是一颗可以握在手中充当挂件的不起眼的小玩意,一时间也有些感叹。

    刚开始的时候,他答应接收华法琳只是为了从虫师口中得知有关“红莲色火焰”的消息,而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而且时间还在不断地向前推移,自己和这枚卵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想起开始时,自己担心卵被陆玲发现的兢兢战战的心情;想起自己为了摸索孵化华法琳的方法,带着卵一起洗热水澡,晒太阳的场景;孵化的时候,看着卵在一天天地飞快变大……

    桐叶甚至对虫师给予自己的这个礼物心怀感激,开始真心希望华法琳能够快点出生。

    他又一次想到,华法琳出生后就做自己的妹妹了吧?

    有一个妹妹,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小小的,柔弱的,让人忍不住呵护的样子——所谓妹妹应该是这样的东西吧?

    想到妹妹这个词,桐叶的内心莫名地悸动起来。

    距离他独自从医院的病房里醒来,关于自己的事什么也想不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有些日子,在此期间,他认识了光头老板,碰到了陆玲,了解了猎杀者的世界,并且成为了她的临时从者(很快就会变为真的从者吧?)。

    桐叶偶尔还会想起自己在病房中醒来时,四周弥漫着陌生而冰冷的空气;看到其他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还是会感到格格不入,就好像自己真的不属于这里似的。

    这就是所谓的孤独吧?

    桐叶感受着掌心中水晶反馈出来的温度,闭上眼睛,有些疲倦德将额头贴在水晶壁的表面,这种感觉让他很是安心。

    他回过神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躯体,全身上下发出如同快要散架般的咔咔声,他不禁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半眯起眼睛瞥了一眼时间。

    都时23:30。

    今天就到这里吧。

    他起身从柜子里取出浴巾和换洗的衣裤,跑到浴室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出来后煮了碗泡面,就着茶几上当作零食的卤蛋,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吃着泡面。

    饱腹的感觉很不错,他打了个嗝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去关紧窗子,回来时顺手关掉床头边的电灯开关。

    “晚安,华法琳。”

    黯淡的晶体突然亮了起来,像是在回应般。这种回应很快就消失了,房间又恢复到黑黢黢的状态。

    叮铃铃——

    清晨6:30,桐叶被定好的闹钟声吵醒。他不情愿地翻了个身,按掉闹钟,又在床上赖了将近一分钟,才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来。

    “早安,华法琳。”

    他咬字不清地说道,走过去拉开窗帘。

    天已经亮起来,泛着淡青色的光。街道上,光秃秃的枝干整齐地分布着,向远处延伸。电线杆插在地上像是女人的发簪,那些混凝土柱子的顶端垂着黑青色电线,上面踩着三三两两的斑鸠。

    明亮的光线使桐叶清醒起来,伴随着眼睛短暂的不适,身体的所有器官从皮肤开始,被这些光唤醒。

    他意识到,第二天早就开始了。

    孵化工作一般在上午7:30正式开始,他用了一个小时做了准备工作,比如刷牙洗脸吃早饭等必备项目。或许是刚起来的缘故,他没什么胃口,所以早饭也就用一碗汤馄饨应付过去了。

    准备工作做完后,桐叶趁着还剩下的十分钟,对今天的一天做了时间的规划。

    7:30-9:30孵化

    9:30-9:40休息

    9:40-11:40孵化

    11:40-11:50休息

    11;50-13:00孵化

    13:00-15:00中场休息

    15;00-17;00孵化

    ……

    日程安排看起来的确有些单调,孵化过程也依旧枯燥,但是孕育生命的那种感觉非常不错,加上桐叶有着良好的耐心,如此枯燥的工作倒也让他坚持下来了。

    他也没有只做孵化卵这一件事,如果真是如此,他恐怕也坚持不下去,此时,他空着的左手正使用遥控器来回翻看电视上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桐叶看着一旁的华法琳,心想,如果华法琳出来了,他们就可以一起看电视了。

    下午两点左右,陆玲打了个电话过来。

    “喂,是我,陆玲。”

    “我知道。”

    “你身体好点了吗?”

    他轻轻叹了口气,疲惫的情感涌上来,张口想说其实自己没有生病。但是话到嘴边,看了看一旁的华法琳,咽了回去。

    “好多了,但是头还是有些沉……”

    他顿了一秒,发自内心地说道。

    “对不起。”

    “不要说了,好好休息吧。”

    电话挂断,四周静悄悄的。

    他知道自己没时间沮丧,此时是14:04,简短的电话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用到。距离休息结束还有五十六分钟,但是他在短暂的沉默后,从床上坐起来,将手放在水晶卵上。

    也许这样会好受一些吧。桐叶默默地想。

    第二天也过去了,水晶卵的样子还是和昨天早上差不多,仅剩的一天时间让桐叶有些焦躁起来。

    他躺在床上,不禁想到,如果华法琳不能如期孵化,自己该怎么办?

    是说服陆玲迟一些出发?

    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完成孵化工作,然后再去圆都见少女?

    陆玲能够接受吗?

    自己和她的关系有这么牢固吗?

    自己还要再去欺骗她吗?

    到底该怎么办?

    在不安和焦虑的情绪中,他好不容易才入睡,这一觉睡到早上十点,他惊慌失措地跳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查看消息。

    但是,他忽然愣住了。

    早上7:30,桔莉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陆玲受伤住院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