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8.隐患爆发(三)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桔莉他们回到警署的时候,警署内部几乎处于混乱的状态。她很快稳住了现场的情况,询问后才知道众人是在寻找那只妖魔。

    “估计是逃走了。”

    黄先生叼着烟走过来,脸上露出一丝疲惫。

    “有伤亡吗?”

    “死了一个年轻的验尸员。”

    “别的呢?”

    “你也看到了。”

    “寄生种呢?”

    “逃走了。”

    “将具体的经过告诉我。”

    “我也不是十分清楚,问小叶吧,他当时和死者一起去的D室。”

    “他受伤了吗?”

    “受了些擦伤。”

    “现在人呢?”

    “医务室躺着,看起来受了点惊吓。”

    “我们先去D室,一会让他过来。”

    “好。”

    三人快步走向D室,那里已经被人拦上了警戒线。

    桔莉三人从警戒线下钻过去,很快看了D室内部的情况。

    他们站在门口,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这使他们不得不戴着防毒面具进入室内。许多藏尸的抽屉都有被翻开的痕迹,现场显得很凌乱,翻开的抽屉中,大多数尸体都已被吃得看不清楚原来的模样。冷冻设施也被一定地损坏破坏,虽然是冬天,气温不算很高,但一些尸体依旧腐烂起来,甚至可以看到蠕动的蛆虫。

    “这里居然没有监控。”

    陆玲环顾四周,难以置信地说道。

    “这里是最不常用的D室,所以一直没有安装。”

    “可是冷冻设施都有的地方,为什么不顺便安装?”

    “这也是我最恼火的地方!然而,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这个,而是,它到底是怎么混进去的?”

    桔莉脸色难看地说道。

    他们感受到了外面吹进来的风,很快发现D室的墙壁被打了个大洞。

    “它就是从这里逃走的吗?”

    桔莉青着脸,又检查了一遍那些令人恶心的残骸。在这些尸体的血肉之间,看到了妖魔的卵衣。

    “拿去化验看看吧。”

    卵衣被尸检处的人拿去化验。很快报告交了上来,报告证明,这卵衣和之前出现的寄生种同出于一个母体。

    “这里一共74具尸体,完全毁坏的有72具,还有两具也只有躯干部分还算完整,应该是那畜生没来得及吃干净。”

    “也就是说,它吃了72具尸体的血肉吗?”

    “恐怕是的。”

    寄生种的能力和吃下去血肉的多少有直接的关系,72具尸体,这到底会造就怎样的一个怪物?桔莉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看着这篇狼藉沉默起来。

    这时,黄先生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这是小叶,有什么你问他吧。”

    桔莉看了一眼还哆哆嗦嗦的“小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严厉。

    “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我和小罗路过D室的时候偶然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我们以为自己幻听了,结果那种声音一直在响。小罗说要不进去看看,于是他就找到钥匙打开了D室的门。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我们战战兢兢地走进去,这时我们看到了那个怪物。”

    “它长什么样?”

    “我……我不记得了……我们看到它走过来,反应过来时它已经到了我们身前,然后,它张开了嘴,朝着小罗……啊——不要!”

    小叶尖叫一声,全身蜷缩在地上,浑身发抖。

    “接下来小罗就被杀死了是吗。”

    小叶在地上无力地点头。

    “你趁机逃了出来。”

    小叶用嘶哑的声音低声哀求。

    “你别说了,别说了……”

    “把他带回去吧。”

    门口的警卫进来,将小罗送回医务室。

    “你怎么看?”

    黄先生看着地上的血迹,皱着眉说道。

    “他说门是锁上的,很显然这个寄生种一直在D室里面。”

    “你接着说。”

    “陆玲,桐叶,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陆玲摇摇头,只是看着那个大洞若有所思。

    “我觉得……”

    桐叶一说话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目光,他紧张起来,有些不敢说下去。

    “你说。”

    “……门是锁上的,而损毁的尸体从各种痕迹上看应该是被寄生种吃掉的吧?(桐叶很快看到黄先生和桔莉点头)所以,这应该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

    “一种是这里运进来的尸体本身寄生着妖魔的卵,或者,是有人事后放进来的。”

    桔莉略微思考,很快做出了决断。

    “将D室的尸检报告全部交给我。”

    “好。”

    很快一落报告递到了桔莉手中,桔莉翻了翻,很快皱了皱眉。

    “怎么只有73份?”

    “H……H4的老太太没有尸检报告。”

    “H4的老太太?怎么可能没有尸检报告?”

    黄姓中年有些暴躁地看向那个交来报告的尸检部男部员,他看到了尸体的照片,略微思考,顿时想起了什么。

    “这是公园里死去的那个老太太!”桔莉怒道,她记得在公园出现妖魔的那天,尸检部有一具没有提交报告的尸体。“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的助手和我说,因为老太太是正常死亡,所以没有做尸检报告!”

    “这怎么可能!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明明要求你们将每一具尸体的尸检报告交上来的!”

    黄姓中年的脸苍白起来,看到那个男部员露出犹豫的样子,他猛地走过去拎起男部员的衣领,将他抵到墙上。

    “快告诉我!”

    “我说,我说……那天,小罗和小叶几个一合计,觉得这老太太的尸体因为是摔死的,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所以没有……”

    “死者的尊重?嘿嘿,明明就是你们觉得加班太辛苦,偷工减料了吧?”

    黄先生顿时明白了来龙去脉,冷冷地说道。

    “是谁先提出来的?”

    “嗯?”

    “我说,最先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谁?”

    “我想想……是,是小罗!”

    “是死者?他的尸体呢?”

    他终于发现死在D室内部的小罗的尸体并不在现场。

    “在化验。”

    “十五分钟,我要见到初步的报告。”

    桔莉冷冷地地说道,十五分钟后,初步的报告出来了。报告上明显地指出,尸体内部发现了大量被寄生的痕迹。

    “又是一个被控制的人……”

    桔莉咬了咬牙。

    “但里面没有找到卵,只看到卵寄生的痕迹……”

    尸检部部员低声说道。

    “也许是被吃掉了。”

    一直沉默的陆玲忽然说道。

    “吃掉了?”

    “嗯,我听说,寄生种是会相互蚕食的。”

    “……我们来做一个总结吧。”

    沉默了许久后,桔莉说道,众人将目光看向她。

    “我猜测尸体在进来之前就已经被寄生,而小罗也早就被‘那个人’通过妖魔控制,他借助大家疲惫的心理让大家放松了对老太太尸体的警惕,从而顺利地将尸体混入了D室。”

    “为什么选择D室?”

    “因为D室是最不常用的藏尸室,但里面的尸体却并不少,足够它蚕食成长。最主要的是,里面没有监控。很显然,幕后者通过小罗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桔莉咬牙切齿地说道,沉默片刻后,下达了一个命令。“……吩咐下去,检查每一个人身体的状况,包括我自己。”

    *

    “所以,从昨天开始,你才真的对这件事全权负责了是吗?”

    “是啊。”

    “你们警长也是个明白人。”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专业人士,他们是外行。其实说实在的,之前他也没有干预多少,最多是让我提交一下工作报告什么的,然后偶尔询问一些有关的事情罢了。”

    桔莉从办公室整理好文件,走入更衣室,出来时她已经换上一身便服。

    “从今天起,你又要开始加班的日子了。”

    “你也是。”

    桔莉想笑,但是却又笑不起来。

    “体检报告出来了吗?”

    “嗯,出来了,其中一个发现了痕迹,然后用手术取出来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警长带头参加了体检,这样警署高层方面可以确定没有问题。”

    “那就好——”

    “我今天要呆到很晚,你先回去吧。”

    “我在等人。”

    这时,陆玲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拎起靠在桌子上的刀,将之挂在身上。

    “人来了,我要走了。”

    “是不是桐叶?”

    “是啊。”

    她将一次性纸杯丢入桌旁的垃圾桶内。

    由于在回家的当天小镇的警署再次突发了妖魔事件,陆玲不得不再次延后回家的行程。她昨晚将这件事告诉了父亲,并且表达了歉意。

    父亲虽然不是很高兴,但还是一再嘱咐陆玲要注意安全。

    陆玲走出警署的时候,看到桐叶正用毛巾擦着满头大汗的脸。青年看到少女过来,将毛巾塞入手里的塑料袋里。陆玲诧异地看了一眼桐叶,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

    像是意识到陆玲想问什么,桐叶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呃,我怕让你等迟了,就赶紧跑过来。”

    “所以就跑得满头大汗的?”

    “是啊。”

    少女掩嘴笑起来,青年露出无奈的样子。

    “话说,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当然是找到从D室逃逸的妖魔。”

    “可是这个小镇虽然不大,但是要在这里找到妖魔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我们现在也只能耐心地等了。”

    “耐心地等?”

    桐叶显然对于这个说法有了一丝疑惑。

    “妖魔肯定有饥饿的时候,而且妖魔不太喜欢在白天活动。”

    “那样岂不是会增加牺牲者?”

    “我也不希望有人死亡,但是,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

    “不能用风术直接探测吗?”

    “我试着探测过了,但是没有反应……我总感觉是有什么将它屏蔽起来了。”

    “那如果妖魔一直不出来怎么办?就一直这么等下去?”

    陆玲沉默一阵,转过头,很是认真地说道。

    “我会每天都用风术探测的,尽管那可能没有效果。”

    “幸苦你了。”

    “今晚就先到人最多的地方候着吧。”

    “人最多的地方?”

    他们二人又到了上次发生妖魔事件的公园,这件事被警署以“砍人魔”掩盖了过去,虽然上次的事情让其中一些人仍然心有余悸,但是,不少人还是觉得砍人魔到底还是很少见的,加上从那之后警方对那片区域加大了警力部署以确保民众安全,没多久,公园又恢复了原来的热闹当中。

    “桐叶,你就去那里吧,我在这里。”

    陆玲指了指不远处的科技馆,相比于科技馆,这里的人显然更多一些。因为科技馆虽然处于广场边上,但是由于夜晚并不开放,而陆玲和桐叶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夜市,自然而然地人会更多一些。

    “好。”

    桐叶知道陆玲的意思是二人分开,这样对这片区域也可以有更好地监察。

    “发生什么随时告诉我。”

    “我知道了。”

    一路走过去,桐叶看到科技馆前也有几个小摊,只是这些小摊多是一些卖光盘、书籍或是工艺品的摊位,这些摊位自然不及食品类的摊位来的有吸引力。桐叶对这些并不感冒,他一路往里面走,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观察位置。比如科技馆的台阶,那里高度足够,可以更好地一览全局。

    他走过去时,忽然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紫水晶有兴趣看看吗?”

    循声看去,发现那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摊位,上面摆着一个又一个的紫色水晶。摊主穿着大衣,戴着墨镜,与之前的卖主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

    他披着土黄色的大衣,带着一顶高耸的绅士帽,显得另类而滑稽,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打扮极为的正式,甚至正式得让人感觉他不分场合。

    “是你!”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边的陆玲。

    “很意外吗?我在这很久了。”

    自称虫师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种笑容让他衬得更加的神秘。

    “很久……”

    “算算看,大概有半年了。”

    桐叶看到了小摊上放着的人造紫水晶首饰。

    “紫水晶……”

    “你以为血魔种的卵是那种烂大街的东西?我只是卖点东西,为了生计。”

    “这几个月你一直在这里?”

    “对啊。你别站着,坐吧。”

    虫师从自己的凳子下抽出另一张凳子,桐叶想拒绝,但是对方的凳子已经递了过来,他无奈只好接过,坐下去。

    “你在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的企图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虫师笑起来。

    “别开玩笑,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的记性真的不太好,也难怪会将那孩子落在家里。”

    桐叶这下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他对自己忘记了华法琳这件事显然不能苟同。

    “你这么大费周章的只是为了看到她的出生吗?还有,我可不是忘记了,只是,她现在大得根本带不出去。”

    “她现在很大吗?”

    虫师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大概,这么大吧?”

    桐叶比划了一下,虫师满意地点点头。

    “说起来,你不是出发去圆都了吗?”

    “……”

    “啊,我明白了,是因为D室里的孩子吧?”

    “你是在明知故问吧?”

    “要不是你打算离开这里,我可不会这么早让D室里的孩子暴露。”

    桐叶愣了愣,突然感到有一些不寒而栗。

    “D室发生的事情只是为了将我留在这里?”

    “当然。毕竟如果这里的妖魔没有驱逐完毕,那个陆家的小姑娘就不会离开,她不离开,你自然也会留在这里。不过,说起来那孩子可真是贪吃,竟然把整个D室的尸体都差不多吃完了。”

    虫师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这种口气像极了一个父亲说起自己家孩子贪吃的坏毛病时的宠溺口吻。

    “也就是说,在华法琳没有出生之前,你会用尽手段将我留住这是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D室里的妖魔呢,被你藏起来了吗?”

    “自然是在我身旁。”

    “你藏着它也是为了留住我吗?”

    “一方面吧,其实,那孩子是我的一个退路。”

    “退路?”

    桐叶重复了一个这个词,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可以猜到到底是什么的退路,但又觉得差那么一些信息。

    “这个就先不告诉你了。”

    虫师忽然看向不远处,桐叶的身后。

    “看来今晚短暂的交谈要结束了。”

    桐叶转过身,看到了少女。她蹲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个小孩用鱼竿吊小金鱼。

    “你们到这里应该是为了等候那孩子吧?”

    “你都知道。”

    “看来,我们日后交流的机会还有很多很多。”

    “呵呵。”

    桐叶冷笑一声,显然他对所谓的交流机会一点也不感兴趣。想到之前和他说话时那种窒息的感觉,桐叶就感到有些浑身难受。

    他看着蹲在地上,不自觉流露出纯真笑容的少女,叫了她一声。

    “该回去了。”

    陆玲看到他过来,站起身。

    “好。”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