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7.围绕着水晶卵发生的事(二)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陆玲居住的地方靠近夜市,所以此时比别的地方要热闹许多。他走到路口,在绿灯亮起,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忽然愣在那里。马路对面站着一个带着绅士帽子的高大男人,他身上的大衣虽然换了颜色,但那魁梧的体型却让人难以忽视。而对方此时走了过来。

    “是你。”

    毫无疑问,这是他第三次见到对方。

    第一次是在公园中,他杀死妖魔后,在图书馆后面的小路上看到对方的身影。

    第二次是次日凌晨,在桐叶住的居民楼底下,事情的结果是,他得到了“华法琳”。

    这赫然就是那个自称“虫师”的人。

    “你没把我给你的东西弄丢吧?”

    虫师走过来,看到桐叶将华法林从口袋里取出。他接过去仔细地看了看,眼里露出了一丝惊讶。

    “你找到孵化的办法了。”

    “碰巧而已。”

    “不得不说,我越来越觉得将它交给你真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这孩子什么时候才会孵出来?”

    虽然已经有了一次经验,但桐叶在和这人交谈时,还是会感到非常的紧张。此时此刻,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但这并不处于不可控的范围内,他还是能够将自己的声音控制得至少听上去不那么颤抖。

    “看到壳里面开始浑浊的部分了没有?这部分还会继续变浑浊。这颗卵还会变大,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它已经比我给你的时候大了许多。最终它会长大到一个人类小孩的大小,我想想,他今年至少应该十三岁了。”

    “十三岁了?”

    “对,这颗卵是十三年前一个故人给我的。卵虽然没有孵化,但是里面蕴含的生命却在长大,不过,你将他孵化出来,应该会看上去更小一点,大概只有十一岁的样子,毕竟是妖魔,它们的成长速度和人类不太一样。”

    虫师用手比划了一下未来“华法林”的大小。

    “我有些别的事情想问你。”

    “你想问什么?”

    “这颗卵里的是「血魔种」吧?”

    中年惊讶地笑起来。

    “这你都知道了?”

    “我问了我的搭档。”

    “你把这颗卵告诉她了?”

    虫师前一刻还洋溢的笑容,下一刻就阴沉得像乌云密布下,漆黑的大海一样。

    “当然没有。”

    桐叶摇摇头。

    “我是问她别的事情打听出来的,她对这颗卵的存在一无所知。”

    “那就好。”

    原本已经沉下脸的虫师又恢复了笑容满面的样子。

    “里面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作为你帮我忙的小答谢,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关于「血魔种」的知识。我想,「血魔种」的卵外壁都是水晶这个你多半是知道了,要区分男孩女孩这个非常容易,紫色的卵就是女孩子,男孩子的卵是赤色的。”

    原来是个女孩子。

    此时此刻,桐叶终于确定了“Warfarin的中文写法到底是‘华法林’还是‘华法琳’”这个问题的答案。

    “看起来,你比我想象的要上心。”

    “……”

    桐叶用沉默回答虫师。

    “我觉得,你可能会成为我的同伴。”

    “你的同伴?”

    “嗯,这世界上大多数的术士或者猎魔者对妖魔怀着的态度都是仇恨,但是也有另类,比如我就是。”

    “……。”

    “很久以前,因为我个人拥有的一些能力,我觉得人类和妖魔可以共生。但是,现在,我意识到这个想法真是可笑。”

    说着,他又笑起来,这次的笑容中透露出悔恨、寂寞与自嘲的情绪,看起来有些瘆人。但虫师这种情绪似乎能够感染桐叶,让他对虫师不再那么害怕。他隐隐觉得,对方似乎是个可怜人,不然不会露出那种凄惨的笑容。

    “你现在只是单方面对妖魔友好是吗?”

    “不,我对人类和妖魔都一样,很平等,但是,我不再相信人类和妖魔可以共生。”

    “所以你对人类平等的做法就是将母体藏起来,然后在人类体内寄生妖魔卵,让他们称为妖魔的养分?”

    桐叶忍不住揶揄起来,显然他对虫师的说辞显得不以为然。

    “就我个人而言,无论人类妖魔,都是平等的,所以,无所谓谁是食物,谁是猎人。”

    虫师灰粉色嘴唇微微咧开,笑容中露出两排发黄的牙齿。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说了,你总会知道的。”

    “……”

    “我们这样探讨问题没有意义,人类最令人费解的事情之一,是他们总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和站在其他角度看问题的人争论对某个事情的看法,无休无止,毫无意义。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也该轮到我来问问你了。”

    “你想问什么?”

    “你给这孩子起了什么名字?”

    “你怎么知道——”

    “老实说,我觉得你是那种会把事情想得尽量很周到的人,所以就觉得你应该会想到这个问题。”

    “别说得你很了解我似的。”

    虫师微笑着看着桐叶,事实证明,他确实有些了解桐叶,甚至比桐叶自己还要了解。

    “华法琳,英文读法Warfarin,W——A——R——F——A——R——I——N。”

    “抗血栓药品的名字吗,出人意料地合适呢。”

    虫师满意地笑起来,他将卵还给桐叶,扶了扶沉重的墨镜。

    “你竟然知道这种药品。”

    “那边的药店不是前段日子发过传单嘛。”

    桐叶怔了怔,忽然有了一种“他也在这里生活”的感觉。一直以来,他只把对方视作小镇的“入侵者”,从来没想过原来对方也这里生活着。

    可事实上,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猎魔者或猎魔术士,所有这里的人,都生活在这里,这让桐叶也从一直以来这种不真实的感觉中解放了出来。

    “你作为寄生种的投放者出现在这里,不怕我泄露你的行踪?”

    这场谈话已经进入了尾声,桐叶忽地想试试威胁对方。

    “那么,你敢这么做吗?”

    对方反过来戏谑地反问桐叶。

    答案当然是“NO”。

    桐叶再次沉默起来,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时间又不早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虫师道别后,转身离去。

    桐叶想起得到“华法琳”的那个晚上,虫师似乎也是这样干脆地离开的。直到对方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他还有些愣神。回过神的时候,发现额角又沁出了些许冷汗。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