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流涌动(五)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他们穿过桥体之间的空隙,距离江水的声音越来越近。远远的,他们看到一片开阔的平地,视野敞亮了起来。

    “就在那里。”

    陆玲指着前方,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坑。

    “这里为什么有这么一个坑?”

    桔莉皱着眉说。

    “这里是爆炸的地方,有个坑不是很正常的事?”

    “北桥的调查报告我记得很清楚,如果是这么大的坑,调查人员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疏忽的。”

    “你说调查报告中并没有这个坑?会不会是记错了?”

    “不可能,那份报告我看了很多遍,绝对没有这个坑。”

    “别管这么多了,先过去看看吧,我感到那个坑下面有东西。”

    四人逐渐靠近那个大坑,他们往下望去,在大坑中心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肉球,周围是十来具死尸。肉球身上有许多蠕动的触手,这些触手有的处于闲置状态,有的则连接着地上那些尸体。

    “这母体也太大了吧?”

    桔莉有些惊讶地叫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寄生种母体。

    “看它的体型,应该已经进入成熟期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坑会在调查的时候被疏忽。”

    尽管母体很大,但相较于这个坑来说,竟显得有些“小巧”。

    “现在母体已经找到,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黄先生在旁劝慰道。

    “这是调查人员的失职,必须严肃对待。”

    二人说话的同时,一根插着尸体的触手突然颤抖了一下,它的根部出现一个球形的突起,这突起不断朝着尸体移动,最终顺着触手进入尸体的腹部,尸体的腹部一下子鼓了起来。触手在完成了这项工作后,从尸体中拔出来,一些青黄色的粘液从其尖锐的末端喷出,溅在那具尸体的表面。

    “那是在做什么?”

    “排卵。看着,有卵要孵化了。”

    左侧的一具尸体忽地颤抖起来,它的腹部与其他尸体相比明显要更加的膨胀,现在尸体的腹部开始蠕动起来。

    “难道我们要等它孵化出来?”

    桐叶话音未落,立刻感到身旁吹过凉凉的风。

    陆玲顺着坡向下滑去,大约在土坡中间的位置猛然跃起,配合着手中倒持的利剑,从半空中坐落而下,刺向尸体鼓起的位置。

    地面的沙子在风的吹动下扬起来,形成黄褐色的氤氲。黄沙中,只能隐隐看到少女的身影以及「飞廉」苍蓝色的光芒。

    一阵凄惨的叫声从尸体中发出来。

    黄沙渐渐沉淀下来,露出少女挺拔的身姿,她的刀插在尸体的胸腔处,青红交加的液体喷出来溅了她一身。

    她伸手随意抹去这些液体,转身看向另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的胸口也已经鼓了起来。她抬起手,向下又是麻利的一刀,将尸体连同其中的妖魔一刀两断。

    尽管之前已经见了许多这样的场面,可是桐叶还是对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感到有些不适。

    “喂,你这样会催产其他的妖魔的。要帮忙吗?”

    桔莉在坑上叫道。

    妖魔卵本身存在一种很奇特的机警机制,当周围出现危险时,发育到一定程度的卵会放弃最终发育,直接孵化其中的妖魔,以此来保护母体。

    “不需要。”

    周围许多膨胀的尸体剧烈颤抖起来,如同熟透的果子般,猛然爆裂,露出其中那些硕大的核。

    那是一个个浑身是血,身材幼小,皮肤带着褶皱的青色怪物。

    陆玲抬起的刀,刀身在纷飞的蓝色旋风中发出苍蓝色的光晕。她挥刀轻轻一砍,刀光带着疾速的风刃,顿时削掉妖魔的半个脑袋。

    越来越多的妖魔被提前催生,它们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怒吼,暗黄色浑浊的眼里闪烁着饥饿的光芒。它们冲向陆玲,枯瘦的四肢张牙舞爪地挥舞着。

    陆玲带着暗蓝色的残影穿梭在妖魔之间,她手中的刀仿佛化作了锐利的风,蓝光闪烁,无数妖魔的头颅在风与刀刃中飞起来,好像是电影中的兵俑,刚刚站起来又很快倒下去。

    从上面看下来,坑里到处是妖魔的尸体,青红交错的血液浸染了土黄色的沙地,使之变得五颜六色,让人心生不适。

    已经没有妖魔再站起来,陆玲暂做整顿,她用风吹干脸上那些青色的血液,留下一块块暗青色的斑点,混合着干掉的泥沙,这样子看起来有些狰狞。

    她转过头看向母体。

    桐叶站在上面最边上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陆玲的侧脸,此时少女的眼中带着尚未消失的苍蓝色,她目光平静,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感。而当她与下方那无数到底的尸体粘在一起时,桐叶在刹那间产生了一丝恍惚,仿佛看到的不是平常带着自己工作的认真少女,而是从地狱里爬山来的恶鬼。

    “这就是陆家那个大小姐吗?果然了不起。”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老爸放心他出来?”

    桐叶听着桔莉和黄先生的对话,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你不用休息一下吗?”

    少女回身看了眼桐叶,那种陌生冰冷的目光令他的心蓦地揪起来。

    陆玲没有说话,她抬起刀,在风术力的加持下,刀光在惨白的阳光下变得无比亮丽。她飞身而去,手里的刀顷刻间化作千万的刀影。寄生种的母体被自下而上的旋风抛到半空,无数道蓝光在它表面飞过,转眼间将之切裂分解,变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肉块爆散开来,露出其中多得数不清的透明色妖魔卵。这些卵在旋转的气流中搅得粉碎,最后变为一团团白色的液体。

    微风散去,那些青白交错的血液或是肉块如同泼落的雨点,在大坑中下起一场瓢泼大雨。少女站在“雨中”,用一块脏兮兮的布擦拭光滑的刀面。她不知何时已经取回了刀鞘,此时正将擦干净的刀刃插入刀鞘中。

    她得眉头也蹙起来,看上去有些痛苦;身体也在摇晃,看起来随时会摔倒似的。桐叶也急忙滑下去,在少女倒地前扶住了她,而在这个瞬间,他看到了少女嘴角那不易察觉的笑容。

    桐叶很惊讶,因为陆玲竟然在笑。

    不过坑里的恶臭打断了他的思考,那种冲鼻的气味甚至让人难以呼吸,他赶紧搀扶着陆玲往外面爬上去,不过这样子实在有些不方便,他索性将她背在背上,这样倒是自然了许多。

    不过也引来了陆玲的惊呼。

    “你没事吧?”

    桐叶回头问背上的少女。

    “没事。”

    她的眼里带着疲惫,看起来像是真的累了,毫无防备地趴在他的肩头,闭上眼睡了过去。

    坑边缘的味道要淡不少,这让桐叶舒服了一些,他一边往上爬,一边想着陆玲刚刚的笑容,他越想越觉得那是满足与喜悦的笑容。

    可是陆玲为什么感到满足呢?

    她到底在为什么而喜悦?

    难道是因为杀死了母体?可她不像是会因为这种事情如此的高兴的性格啊。

    “怎么样?”

    桐叶发怔的时候,黄先生与桔莉也从上面下来,他们捂着鼻子凑上来,确认了一下陆玲的状况。

    “没事,应该只是昏倒了。”

    黄先生说道。

    “我们快回去吧。”

    桔莉没说什么,但脸上同样露出一丝佩服。

    桐叶咂了咂嘴,在看到陆玲那抹笑容后,他隐隐觉得,少女并不是因为疲惫而昏倒的。不知为何,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在回放之前看过的电视剧中的一个场面。

    那是一个男孩,在自己思慕的姑娘答应与他在一起时,竟然高兴得昏了过去。

    这当然是导演为了让剧情更有趣而设置的夸张情节,可桐叶现在却在想,陆玲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

    “你一个人带着她可以上去吗?”

    老黄看着他有些缓慢的步伐,忍不住问。

    “应该可以。”

    桐叶背着身材娇小的少女,感受到那具身体上柔软的触感,这种感觉很舒服。

    “别忘记她的刀。”

    “在我手上呢。”

    黄先生挥了挥手中的刀,同时还在低头采集样本。

    “一切应该都结束了,现在只要肃清已经流失出去的卵。”

    他们做完了所有的工作,往回走的时候,桔莉难掩心里的喜悦。

    这时,她的手机铃响了起来。

    “喂?”

    “莉姐你快回来……”

    “怎么了?”

    “警署内有怪物……啊,救命,不要!啊——”

    ……

    根据监控的录像,警署内一共出现了六具寄生种。

    宿主的尸体已经确认,是六个警员,正好是调查北桥的六人小队,通过尸检,这些警员的体内发现了寄生的妖魔卵。

    从指标上看,那颗卵已经在宿主体内存在了一段时间,只是一直没有孵化的迹象。

    “被摆了一道。”

    桔莉扶着额头,身心憔悴地坐在陆玲的床榻边,她一晚上没合眼了。

    “你是想说,有一些特殊的卵能够用来控制宿主的神智是吗。”床上的陆玲心领神会地说。“我想,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没在报告中反应那个坑的原因,因为他们在那里被人控制了。”

    桔莉也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点了点。

    “可我为什么一直并没有闻到他们身上的气味。”

    这是陆玲最疑惑的问题。

    “这件事应该不难解释,好像就是上次回来后,他们突然开始一起使用一种气味很浓烈的烟草味香水,你不是也和我抱怨过吗?”

    “是有那么一回事。”

    “现在是不是可以确定,‘那个人’一定存在。”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了。”

    这样,一些新的线索逐渐浮现出来。例如,这个大坑是爆炸中留下的,母体应该是很早就藏在地下的,毕竟要移动那么大的母体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应该是母体尚处于成长阶段的时候就被送到了这里,而根据母体的成长时间来看,这应该是在北桥被摧毁以前。北桥摧毁后,那里也正好暴露出来,并且很快被调查的警员发现。而为了不让母体暴露,“那个人”用寄生种控制了这六个警员。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陆玲轻叹。

    “这个我们无从判断,但有一件事可以知道,他是在谋划什么。现在,他要达到自己目的的其中一步就是将负责小镇安全的警署破坏了。他毁掉了特殊资料处理中心,除了宿主外,死去的人大部分是我的手下。”

    “宿主也是你的手下,现在整个特殊资料处理中心只有你一个人了。可寄生种去哪里了?”

    “被我杀了,送到尸检部分析结果显示,和其他卵的母体相同,就是昨天被你杀死的这个。”

    “是吗。说起来我都快忘了,你也是个猎魔者。”

    陆玲的语气里依旧有些揶揄,桔莉戳了戳她的脑袋。

    “不过,至少现在母体被消灭了,失去了‘断货源’,事情应该会简单一些。我还要赶回去开会,你好好休息吧。”

    “慢走。”

    桔莉走后,坐在客厅里的桐叶走了进来,他看着陆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段时间的相处,陆玲知道桐叶是在犹豫。

    “想说什么。”

    “……下面只是我的揣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你就当我胡说八道好了。”

    “没事,你说吧。”

    “那天你昏过去后,桔警官他们你是因为劳累过度……”

    “什么嘛,原来是这个……那天,我的确有些累。”

    陆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桐叶很快察觉到她笑容中的不自然。

    就如能够发现墙上爬山虎掉落的叶子一样,他敏锐地察觉到了陆玲的异样。

    “我觉得,你那天昏倒,并不是因为疲惫这个原因。”

    陆玲愣了愣。

    “那你觉得是为什么。”

    “我看到了你的笑容,以及眼里的满足,我忍不住想,或许是因为太兴奋了。又或许,你根本没有昏过去,只是在装睡罢了。”

    桐叶看到陆玲的眼睛猛地眯起来,但很快,那双动人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笑意,她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容就要自然许多。

    “什么嘛,原来你都知道了。”

    陆玲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说“太兴奋”,还是说“根本没昏过去”,或者二者都有?她有些高兴,因为在惊讶桐叶能够发现她的真实情感之余,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能够明白她的人。

    “我有些累了,想偷点懒,反正现在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的就交给莉姐好了。这是我的秘密,你可要守口如瓶,听见没?”

    她的脸色恢复了红润,再无一丝苍白。

    “当然,大小姐。”

    桐叶也笑了起来。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