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二)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嗵嗵嗵——

    桐叶听到有什么在敲打自己的窗玻璃,看了一眼时间。

    此时是凌晨3:30。

    他原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下来砸到窗户上,结果那声音一直在响,无奈只好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可是窗外又什么都没有。他打开窗子望出去,发现一个穿着怪异的人站在那边的电线杆下面。

    那人四十来岁的年纪,头顶一只土黄色的大帽子,戴着墨镜,他抬起头,脸上带着笑容。他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大衣,配着深黑色的裤子,底下露出棕色的大皮靴。

    因为个子高大的缘故,他站在那儿竟给人一种占满了整条街道的错觉。

    桐叶想起来,几个小时前在图书馆边上见到的就是这个人。

    那人看到他,咧开嘴笑起来。

    ——他是在对我笑?

    尽管他觉得这种事很诡异,但是却又发生在眼前,让他不得不相信。

    很快,桐叶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那人冲他招了招手,转身退出小巷。桐叶感到诧异的同时,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做,他本不想理会,可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打算跟出去看看。他沿着小巷向外走,这条路并不长,但是桐叶却感觉自己距离出口越近,心里越发紧张,随后他在巷口处那根电线杆下面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那人看到桐叶过来,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敲我玻璃的人是你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留有睡意的桐叶有些生气。

    “很抱歉打扰了你的美梦。请让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你可以称我为虫师……”

    “请你不要那么长篇大论,我现在只想回去睡觉。”

    桐叶压抑着心里的不快,尽量礼貌地说。

    “那好吧,但我猜你会对我接下来说的感兴趣的。”

    “你快说吧。”

    这位自称“虫师”的中年自说自话的样子让桐叶感到有些头疼。

    “我建议你听我把话说完,年轻人要有耐心才好。”

    桐叶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径自往回走,饶是他脾气还算不错,也觉得对方是在没事找事地消遣他。可是那人似乎并没打算就此放过他。那人站在那里,继续自管自地说起来。

    “……我要说的第一件事发生在10月19日那个星期六下午,你和那位小姑娘,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陆家的大小姐,你们一同前往北桥时发生的事。”

    对方的声音并不响,但是在幽静的巷子里,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在桐叶耳里,仿佛雷声一样震耳欲聋。

    “你——”

    他猛地回过身,脸上带着惊讶之色。

    “我说了,你会感兴趣的。”

    虫师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桐叶总觉得对方是在虚张声势,但没有再往回走,他打算听听对方想要说什么。

    “你们到达堤坝边的时候,惊动了住在那里的两个孩子,它们很快袭击了你们。不过,很快第一个‘孩子’就被大小姐干脆利落地杀死了。但,那不是关键,关键是第二个‘孩子’。”

    虫师停顿了一下,似乎有意识地想让桐叶消化这句话。

    “孩子?”桐叶低声重复了一遍,忽然有些震惊。“你说的孩子……不会是指寄生种吧?”

    “你看到新生的幼儿不该用‘孩子’来形容吗?”

    “当然不会,那可是妖魔,是怪物!”

    “难道因为它们是怪物,就不是刚刚出生的孩子了?”

    “这……”

    桐叶有些无言以对。

    “说到第二个‘孩子’,它比第一个要聪明,但是,就在我以为你必死无疑的时候,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什么……”

    桐叶对这件事本能地感到心虚。

    “我看到了红莲色的火焰。”

    桐叶没想到对方一语道破了自己的秘密,不禁有些慌乱起来

    “你想说什么?”

    “我很惊讶,因为我确定四周没有第四个人,但是,我也没有立刻肯定自己的猜想。我在思考后,决定先观察一阵,我记得当时那个陆家的小姑娘似乎看到了我,不过那时候你已经昏了过去,她恐怕是因为要留在那儿照顾你,所以没有追过来。”

    听到这番话,桐叶立刻明白为什么桔莉丝毫没有质疑他的话,却十分相信那个谎言的原因。原来,是陆玲误将眼前这个男人当作了“那个炎术士”,而在巧合之下,自己又误打误撞地蒙到了这个点上。

    “为了验证我的猜测,我一直盯着你。比如我在小路上派出了那个长着犄角的‘孩子’,不过它被很快赶到的大小姐杀死了。我没有就此作吧,终于在数个小时前,那个长着八只眼睛的‘孩子’为我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

    “八只眼睛——是昨晚的寄生种!”

    “对,就是那孩子。”

    “是你让它袭击我的?”

    桐叶感到心慌的同时,生起一丝愤怒。

    “不错。”

    “你让妖魔袭击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

    “可以这么说。虽然有些可惜,八只眼睛的孩子确实是个不错的苗子,就这样被你杀死了,我还是会有些心疼的。但也因为它的死亡,我才得以确定,北桥那个使用红莲火焰的炎术士就是你。”

    桐叶虽然已经知道对方要说的是什么,然而当听到对方宣判似的定论时,还是感到寒意慢慢地从脊背下方冒出来。

    “为什么要确认这件事?甚至不惜可能杀了我?”

    “杀不杀你对于我而言没有什么差别。至于为什么要确定这件事?你一会就明白了。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差点被那孩子当作点心吃掉。如果当时,你真的被那孩子吃掉了,说不定我还得再费些心思去找下一个人。不过想想也是,同时被五个‘委员会’成员围剿的人,就算是击退了对方,想要全身而退显然也不是件容易事吧,第十三号「恶魔」先生。”

    虫师咧开嘴,笑容中露出两排烟熏后又黑又黄的牙齿。

    “你在说什么?什么第十三号「恶魔」?”

    最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让桐叶皱起了眉头。

    “难道你打算继续装疯卖傻吗?”

    虫师忍不住揶揄起来。

    “我没有装疯卖傻。”

    “我可不是陆家那个天真可爱的大小姐,你不要以为可以蒙混过关。”

    “那你先告诉我到底什么是第十三号「恶魔」。是指第十三个恶魔吗?”

    虫师的脸色沉了下来,全身上下冒出一种灰色的烟雾,这种烟雾带着令人讨厌的感觉,令桐叶本能地感到战栗起来。

    “我承认你装的的确很像,但是,我可没功夫和你玩这种游戏,快点坦白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们也好节省宝贵的时间。”

    “你说我的真实身份?”这个字眼让桐叶精神了一些。“这么说,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可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

    桐叶眼里毫不做作的茫然让对方诧异了一下,但很快那种诧异转为了带着阴沉的冷漠。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第十三号恶魔……而且,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这对我很重要。”

    虫师凝视着桐叶的眼睛,思索片刻后,他忽然有了一个荒谬的猜想。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被委员会那群家伙打坏了脑子,失忆了吧?”

    尽管不知道“委员会”是什么(毕竟陆玲也没讲过),但失忆这点说到了桐叶的心坎里,他犹豫起来。失忆是他最大的秘密,如果此时承认,对方一定会对此加以利用,拿着与自己相关的信息胁迫自己,那么自己将完全被牵着走。

    但如果否认,那么虫师依旧会认为自己在装傻,这场对话极有可能无休无止地进行下去,或许自己还会受到生命的危险。从刚才开始,虫师的身上就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桐叶此时最想做的其实是远离对方。如果自己承认了失忆这件事,或许这场没完没了地争论会结束,交谈的内容,也应该会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而不是这样各顾各地阐述自己在说什么。

    从现在看,唯一破局的方法就是“承认自己失忆”这件事,但是……

    桐叶陷入进退维谷的地步,他知道这场对话,从虫师找到他开始,自己就已经注定处于下风。

    于是,他索性承认了这件事。

    “如你所见,我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许是之前的犹豫带给了虫师一丝怀疑。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何况,我也没有理由在这里和你这样胡搅蛮缠对吧?”

    虫师皱着眉头盯着桐叶,他有了自己的判断。

    “竟然真的失忆了……”

    他喃喃起来,一时间神情阴晴不定。

    “所以,你能否将可能关于的信息告诉我……”

    桐叶感觉虫师知道关于自己的事,心里渐渐生起一丝期待,眼看着可能得到关于自己的消息,他甚至激动得有些颤抖。他没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是如此的失态,甚至忘记要时刻保守自己的秘密,也还未意识到将自己最大的弱点——“失忆”这件事暴露了出去的后果。

    虫师突然狂笑起来。

    “居然失忆了,哈哈哈哈哈……”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灰之地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