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44章 开除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江白,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和你交往半年,你送过我什么东西?就连生日礼物都只是送一个不值钱的玩意,哪像刘哥,出手大方阔气,你看我穿的戴的,哪一件是你能买得起的?”

    董艳艳毫不吝惜地表达着自己对江白的鄙夷,似乎和江白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就是她的耻辱。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小破警校毕业的学生,看你现在这样,估计连份工作就都找不到吧?哈哈哈。”刘哥鼻孔几乎都快顶到脑门上去了,就差用鼻孔盛无根水了。

    “我现在确实还没有工作。”江白耸耸肩,心中暗道,原身的执念还真的挺深的,竟然已经死去了,还能影响到自己的情绪,真该死。

    可是,江白却不能一走了之,原身执念太深,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别扭,眼下,江白只能硬着头皮面对这个不算女朋友的女朋友董艳艳,不对,现在应该是前女友了。

    “董艳艳,这半年来我对你掏心掏肺,拼命打工赚钱就是为了想让你过得好一点,难道我的真心就真的这么一文不值吗?难道你忘了我们的誓言吗?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江白受到原身执念影响,饱含深情地望着一脸鄙夷的董艳艳。

    “江白,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不合适,是你要死缠烂打地纠缠我,我这才勉为其难答应和你在一起,现在你也看到了,我找到了我的真爱,那就是刘哥,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吧?”

    不屑地看了一眼姿态看似低微的江白后,又“深情款款”地望着身边的刘哥道:“刘哥,你可别听他胡说,我的心里只有你,都是他一直在纠缠着我,现在好了,有你在,我就不用再担心被他纠缠了,老公,你就帮帮人家嘛。”

    就在前几天,董艳艳想要让江白给她买一条一万多块钱的项链,也是用这副态度对着江白撒娇,只是当时江白临近毕业,囊中羞涩。

    况且以当时江白的情况来说,他也要为日后的工作准备点生活费,也就没有答应董艳艳的要求。

    可现在江白却看到董艳艳的白皙脖颈上赫然戴着,当初董艳艳想让他买的那条白金项链。

    很明显,不是那个刘哥给她买的还能是谁买的呢?

    刘哥名叫刘能,是暗城一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年薪百万起,样子显老,实际刘能也才三十多岁,并且建筑公司还是他舅舅开的,刘能的舅舅可是暗城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大亨,而刘能借着舅舅的光,也赚了不少钱。

    听到董艳艳的酥酥声音,刘能很是受用,作为董艳艳“名正言顺”的男友的他,在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轻易放过纠缠自己女人的江白这个臭小子了。

    要是不给江白一点教训,以后他继续缠着自己的女人怎么办,况且他们之前还在一起过。

    而刘能更是试过董艳艳,清楚在他之前没有人碰过董艳艳,这也是为什么刘能这么倚重董艳艳的原因。

    如今,董艳艳是他的女人,当然不能让别人染指,不然传出去自己的脸往哪搁呀。

    江白暗道,恐怕他们早就背着自己混在一起了。

    要知道,江白和董艳在一起半年时间,除了拉过手,甚至没亲过一下。

    “小子,你最好离我家艳艳远点,要是敢再纠缠艳艳,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刘能威胁着江白,色厉内荏,配上他那张暴发户的嘴脸,说不出的狰狞。

    “呵呵,很好很好,既然这样,那就祝你们幸福!”

    突然,江白挺直身子,不再显得卑微,淡淡笑了笑,然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水,转身向马尾派出所的方向继续走去,不再理会这对勾搭成奸的恶心男女。

    其实以江白的手段,轻而易举就能给董艳艳和刘能一个教训,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原身对董艳艳的执念很深,饶是被伤成这样,江白还是能够感受到原身并不想伤害董艳艳。

    令江白感到奇怪的是,前几天融合的时候,他感觉原身的魂魄执念已经消散,为何又会出现呢?

    饶是见多识广的江白也无从而知,只能叹息不已。

    很快,江白就来到了马尾街道派出所门口,看了看自己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江白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了。

    “站住!”

    还没走进派出所,江白就被一个门卫给拦了下来。

    “你好,我是新来报道的警员江白。”江白也不含糊,立刻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新来的?”执勤民警并不是很相信地打量了一身脏兮兮的江白。

    新来的警员不像,倒像是流浪汉。

    “你说你是新来的警员,请出示你的证件。”

    江白一摸口袋,暗道,糟了,换衣服的时候忘带了。

    随即,江白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的证件忘带了,不过我真的是新来的警员,昨天所长还亲自见过我,不信你可以问问所长。”

    见江白说得这么肯定,执勤民警也不含糊,让江白在门口等着后,进去报告情况。

    没过一会,执勤民警出来,目光中带着幸灾乐祸,领着江白走进了马尾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所长,人带来了。”

    “好,你回去继续站岗吧。”

    执勤站岗的民警走后,江白稍稍打量了一下坐在办公桌前的所长。

    这位所长昨天江白就已经见过,不过当时所长对他的态度并不是很好,原因还是因为他迟到了。

    没想到,今天江白又迟到了。

    “你又迟到!”所长开门见山地淡淡说道。

    “对不起,所长,我睡过头了。”江白实话实说。

    “睡过头?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下午两点!你是猪吗?”所长突然大声斥骂起来。

    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的江白,脸色攸地一下变得难看。

    “所长,请你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我迟到是我的错,要打要罚,我都认了,但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呦呵,你迟到了还有理了?我做所长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刺头,不过,我们这个小庙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既然你觉得我侮辱你了,你现在就可以走。”所长生气地瞪着江白。

    他没想到江白竟敢和他顶嘴。

    “所长,我来报道是上面安排的,所以我不能走。”

    “哼,你以为上面把你调到我们派出所来是为了栽培你?我告诉你,你想错了,在这里,我说了算,不好意思,江白,鉴于你多次无故迟到,违反纪律,目无上司,我现在郑重通知你,你被开除了,现在,请你出去。至于你的情况我会如实向上级反映,你就别想着再回来了。”

    所长的话刚说完,江白冷冷地看了所长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只是江白的那一眼,让所长的心里感到凉飕飕的。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至尊狱少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