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百一十九章 水鬼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冯三眼此刻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湿漉漉的,这些汗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出的冷汗,还是因为自己跑得太过急促,所导致的一些热汗。

    冯三眼只知道自己应该是活下来了,刚才那一个东西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甚至可以说冯三眼都没有捕捉到一些苗头,单单的只是一些气息,就让冯三眼感觉到自己的心神都在颤抖,这些情况对于冯三眼来说可是第一次。

    冯三眼平日里也是一个大胆的人,即便是在没有跟随不平道人修道以前,也从来不觉得自己碰到一些情况会感觉到害怕,可刚才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冯三眼无法形容,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如今的自己,每一块肌肉还在微微的颤抖着,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

    冯三眼淹了一口唾沫,他站起的身子,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双腿都在发抖,冯三眼心有余悸的朝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他想要知道那个地方到底存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如此恐惧的感觉,那种气息恐怕就算是不平道人也会感觉到心悸的。

    冯三眼明白单凭自己一个人想要搞清楚这里面的情况是有些不太可能的了,有可能一个不小心还会阴沟里面翻船栽进去。

    只是他却在担忧那几个跟着纸人一起离开的活人,那几个活人起码有四五个之多,而且全部差不多都是年轻人。

    冯三眼呼出了一口气,他对于这一座山感觉到有一些毛骨悚然,想一想自己还真的有一些后怕,凭借自己这么一点修为,居然还真的敢跟着那些脏东西来,还好是那东西没有对自己动手,不然的话自己能不能离开还真不一定。

    冯三眼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到了旅馆,在他的脑海当中一直在回想着刚才的那一种恐惧,即便已经来到了镇子里面,看到了明亮的灯火,可心目当中的那一种恐惧却依旧还萦绕在心头,挥散不去。

    冯三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自己的床上,整个人都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冯三眼猛然的发现了一个事情,在自己旁边的床铺上,居然没有一个人在,刚才这间床铺上面躺着的可是林大胆。

    但现在林大胆已经不见了,只有空荡荡的床铺,被子上面是零乱的,冯三眼上前摸了摸,发现在床铺还有一点温度,说明这林大胆并没有离开多久。

    冯三眼的心头暗道糟糕,莫非林大胆也被那些古怪的东西给抢走了,于是冯三眼在整个客栈都搜寻了一遍,可都没有发现林大胆的踪迹,随后冯三眼发现,在客栈的大门口处,似乎有被人推开过的痕迹。

    冯三眼走近一看,发现果然如此,对方似乎走得匆忙,所以,这门都没来得及关,半开半合的,冯三眼再一次来到了镇子里的巷子口,他朝着左边看了看,又朝着右边看了看。

    右边就是自己去的那一个后山,莫非林大胆也已经去了后山不成,想一想自己之前在后山碰到的那一种感觉,冯三眼就觉得自己宁愿去龙潭虎穴,也再也不愿意去那么阴险的地方。

    只是林大胆怎么说也是和自己一起出来的人,再加上自己还在林家村,说了要帮林家村解决问题的,就算这是一个陌生人,冯三眼也不能坐视不理,他咬了咬牙,决定克服心里的那种恐惧,再去右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山头看一看。

    在冯三眼的心目当中认为林大胆肯定是,已经和其他的那些人一样,被抓到了那后山,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些东西走到那里全部都会消失。

    如果那些全部都是脏东西还能够理解,可那里有活人的存在,活人也会忽然消失,这个问题可就有点大了。

    在精神恍惚之间,冯三眼看到在自己左手边上掉下来了一块布条,冯三眼捡起一看,这布条似乎是林大胆的腰带,林大胆的腰带为什么会掉在这个地方?莫非林大胆并没有去自己右手边,而是走了相反的道路去了左手边。

    怀着这样的心思,冯三眼朝着左手边疾驰而去,左手边是出镇子的路,没过多久,冯三眼已经走出了镇子口。

    在镇口没多远,有一水塘,很深,听说这里以前还淹死过人,原本那些小孩在夏天的时候喜欢在这水塘里面游泳,可是有几个小孩说,自己曾经在这里游泳的时候,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这些情况并不是冯三眼注意的,让冯三眼注意到是这水塘的正中央有一个人头正在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冯三眼将真气汇聚于双目仔细一看,发现那人头居然正是林大胆。

    只不过林大胆却依旧神情恍惚,双眼无神,仿佛已经变得行尸走肉了,冯三眼心头立刻大急,同样的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着急是因为如果自己再慢一点,恐怕连林大胆就要被这水给淹死了。

    而庆幸的是还好林大胆没有去自己的右手边去那座大山,否则与冯三眼如今的实力还真不一定能够救得了林大胆。

    “林大胆,不要再往前走了。”冯三眼大喊一声,林大胆置若未闻,依旧在朝着前方走去,甚至那水流都已经漫到了林大胆的脖颈,冯三眼明白对方现在肯定是听不见自己说的话的

    说不定已经被什么脏东西给迷住了,于是冯三眼将自己衣物褪去,最后一个猛扎进了这水塘,朝着林大胆那个地方游了过去,这水刺骨的冰凉,即便是冯三眼,也是感觉到了一些寒冷。

    这更加让冯三眼睛盯着水里面,这绝对是有水鬼的存在,冯三眼的速度非常的快,而且肉身也很强悍,整个人的手臂挥舞着就像是划桨机一样,正在快速的滑动。

    没一会,冯三眼就已经抓住了林大胆,而如今水流已经完全的到达了林大胆的眼皮底下,按道理来说,就算是被什么东西给诱惑了,或者是控制了,刚被水给呛到肺腔以后也也会立刻清醒过来。

    可奇怪的是林大胆依旧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只是因为身体里面被灌进了水,正在不停的咳嗽着,冯三眼大喝一声,手中青筋暴起,居然硬生生的将林大胆朝后拉了过来。

    这可是比在陆地上所需要的力道更加的强横,林大胆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这在水里面重量增加了不止10倍,即便是冯三眼感觉自己的手臂发酸,顾不得太多,冯三眼滑动着自己空余的那一条手臂,抓着林大胆的肩膀,想要朝着岸边划去。

    可冯三眼却忽然发现,林大胆的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无论自己怎么用力拽它,林大胆都依旧还是在原地。冯三眼猛吸了一口气,随后将自己的脑袋潜入在水中。

    他清晰的看到,在那漆黑的湖水底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有一个满头红发身穿一席白衣的水鬼正死死的抓着林大胆的脚,这水鬼浑身是毛,长得极为恐怖,尖牙利齿,此刻在看到冯三眼居然将头潜下来之后,脸上出现了一脸凶恶的神色。

    “小小孽畜居然也敢阻止我救人,速速退去,我还能为你超度一番,让你早日投胎转世,如若继续害人,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冯三眼怒目圆睁,整个人额头的那第三只眼睛,仿佛像是要活过来了一样,正在蠕动,冯三眼心中也是异常的憋屈,自己在那后山里面吃的亏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现在眼下碰到一个小水鬼,居然也敢跟自己较劲,冯三眼手中虽然没有带任何的法器,也没有黄符纸,只是冯三眼心中也并不惧怕这些小鬼,小怪,毕竟如今自己已经有了修为,即便是不凭借法器和黄符纸自己对于这些小东西还是能够对付得了的。

    说完这些话之后,冯三眼抓着林大胆的肩膀,再次朝着岸上游去,结果却发现自己依旧拽不动林大胆,再次潜下去一看,那一个水鬼根本就没有把冯三眼说的话放在心上,依旧死死地拽着林大胆的脚,甚至还在往下拖。

    这可把冯三眼气的不轻,自己好声好气的劝说他,结果他倒是蛮不灵,偏偏要跟自己对着干,水鬼找替身这很正常,因为那些自杀的人,每天都会重复自己自杀时所做的一切,非常的痛苦。

    而这水鬼更是如此,他一旦被太阳暴晒,就会等于有烙铁烙在自己的身上,如果一旦下雨,就会感觉到有刀子刻在自己的心头,也只有在阴天的时候才会稍微好受一些。

    水鬼找替身就是将那些来这湖边洗澡,又或者说是洗衣服的人,将他们给拖下水,让他们作为自己的替身,这水鬼害人有好几种方法,一种是变换一些金银财宝,比如说银票悬浮在水中,吸引那些人下水来捡着银票,这样就中了水鬼的奸计。

    还有一种则是更加的直接,水鬼会直接拽住那个人的手脚,将他往下面拖,水鬼在水中的力气极大,就算是牛都没有办法逃的脱,只是这水鬼一旦上岸没多久,立刻就会变得虚弱无力,甚至就算是一个三岁小孩给他推一下,他都立刻会摔倒在地,如果在一定的时间之内没有回到水里的话就会魂飞魄散。

    如今世道紊乱,百姓民不聊生,有的熬不住生活的压力就会选择自杀,认为一旦死去之后,所有的痛苦都会随之消亡,其实孰不知一旦自杀以后才会是痛苦的开始。

    作为人类虽然被周围的环境压得喘不过气来,可自己毕竟还能够苦中作乐,一旦自己真正的自杀以后,一点点快乐都会被剥夺,因为人的身体是大道赐予的,是最珍贵的一样东西,你不珍惜自己的身体等于是有罪,那些自杀的人会在自己每天自杀的那一个时间重复着自己自杀时做的一切。

    每天都要承受一次那样的痛苦,永无宁日,除非找到自己的替身,又或者是有高人愿意超度,冯三眼原本打算的是如若这水鬼肯听自己一眼,那自己就会想办法把它给超度,即便是自己超度不了,叫来自己的师傅不平道人也要往完成自己的承诺,可不曾想对方居然不识好歹,一定要抓着自己眼前的林大胆不放。

    “冥顽不灵,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不知死活!”冯三眼怒道。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三湘怪谈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