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百二十一章 才高八斗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原本风雅的诗会,突然被这太子命属下打人的一幕给转换了气氛。

    不一会儿的功夫,李瀚玥便已经成了猪头,牙齿都掉了几颗。

    “殿下怎可如此......”

    李瀚玥口齿不清,恼羞成怒。

    “这只是你对本太子不敬的惩罚罢了。”苏扬不以为意。

    苏扬也实在没那个心情,跟这些所谓才子争锋斗气。

    在揍完李瀚玥之后,苏扬略一思索,便当即作出了一首诗来。

    原本园中是噤若寒蝉的场面,安静的可怕,苏扬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是让得众人听得一清二楚。

    恐惧的表情消失,接着便是一脸震惊,跟着是回味无穷。

    此诗意境清楚明了,让人一听就懂,但仔细揣摩,又能明白其中蕴含深意,让得一众才子佳人大为诧异。

    一时间拍马屁,赞叹之声此起彼伏,亦是让得李瀚玥脸色青黑,羞愤的只想地面上有个缝隙,能够让他钻进去。

    以他的才气,自然比旁人更明白,他自愧不如,不由得灰溜溜的遁走。

    在苏扬作诗的那一刻,卫语心也正好走过来,清楚的听到了苏扬口中的每一个字,顿时愣在原地。

    她远远的看到苏扬命下属打人,本来极为厌恶,认定这太子殿下根本就是个伪君子。

    但直到苏扬在瞬息间作出一首诗来,卫语心才明白自己的想法多么可笑。

    宫中皇子,自幼便学习礼仪,传授的老师,最低都是大学士,就算不好学的人,耳濡目染之下,也会才华出众。

    毕竟是皇子,又怎么可能出现那种滥竽充数的人,太子的才华,的确是名副其实,可谓才高八斗,让得一众才子自叹不如。

    凡是有名诗出现,肯定会立即传遍整个帝都,绝不可能默默无闻。

    且不说苏扬是瞬息间作出一首诗,哪怕是早就作好的,并未传出来,也足以说明,太子殿下的文采。

    这场诗会,目的之一,是为了找出那位苏公子,其二,便是知道太子肯定会来,想要借着这个机会,退出太子妃甄选,让白晴画出尽风头。

    但卫语心毕竟是才女,见识到太子的文采后,便忍不住想要比较一番。

    之后就发生了让她日后后悔不已的事情。

    跟苏扬见礼之后,两人就展开了一场对决。

    诗词歌赋,连着对对子,你来我往,看得一众才子佳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白晴画,她多次想要插嘴,却根本找不到机会,不免嫉恨的瞧着卫语心。

    苏扬显然是对卫语心另眼相看,此刻也不觉无聊了,反而兴致昂扬。

    卫语心的表情越来越惊诧,接着是震惊,然后是麻木,心中再度起了挫败之感。

    而且更让她觉得诧异的是,太子殿下做出的诗词,或者是对出的对子,为何感觉那么熟悉?

    其中风格,简直跟那位苏公子大同小异。

    卫语心甚至都开始怀疑,太子殿下跟苏公子是同一个人了,虽然她的猜想没错,但卫语心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毕竟两个人无论是气质还是身份,都相差太远了。

    太子殿下倒是有可能便服出宫,可两人的相貌完全不一样啊,太子殿下俊俏的让人无法用言语描述,而那位苏公子,则只是个普通人,属于那些不帅也不丑的层面。

    她哪里知道,苏扬可以任意改变容貌,甚至连气质都能变了。

    正是因为想不通这一点,卫语心极其纠结,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这一场诗词对决,苏扬再度胜出。

    苏扬不以为意,但卫语心却是备受打击。

    原本战无不胜的大才女,几天内接连被两个人打败,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打败她的是一个人。

    但不管怎么说,见识到苏扬的文采之后,诗会上的才子佳人们,更是殷勤了,敬佩的五体投地。

    尤其是那些大家闺秀们,看向苏扬的眼神,甚至都在发光,恨不得立即就跟他鸳鸯戏水。

    时间渐晚之后,苏扬便告辞离开了,白容公主跟他一道回宫。

    诗会散场后,白晴画是最后一个走的,她的脸色可谓极其难看,让卫语心在太子殿下面前出尽了风头,对她极为不利。

    要说一开始,只是要听从父亲的意思,争夺太子妃的位置,那么现在,白晴画便是真的对太子有了倾慕之心。

    她怎么可能甘心,把心上人拱手让人。

    不提白晴画的恼恨,卫语心更是纠结的不行,因为在这两场对决中,她能够察觉到,太子殿下的文采似乎更盛那位苏公子一筹。

    但卫语心自认绝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她只能暗叹自己遇到的第一个打败自己的人,不是太子。

    “皇兄,你今天简直太帅了!”坐在马车里,白容公主显得很是激动。

    苏扬闭目养神,随叹道:“本太子何时不帅?”

    白容公主一时哑口无言,道:“没想到皇兄这么不要脸,说起来真是奇怪,自从活过来之后,怎么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苏扬猛地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白容公主,道:“失去以往记忆,自然思想也会不同,我倒是好奇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

    白容公主感叹道:“以前的皇兄实在太闷了,一天都不说几句话,哪有现在皇兄这般侃侃而谈的样子。”

    “不过相比较以前,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皇兄,如果能够恢复记忆,性格又不变回去就好了。”

    苏扬摇了摇头,这白容公主也不过是一小姑娘罢了,刁蛮任性在所难免,心性倒是不坏。

    “皇兄马上也要成亲了,我早已到了出阁年纪,若不是父皇怜惜我,恐怕我也早已经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了。”

    苏扬皱起眉头,在这男尊女卑的时代,哪怕是公主也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白容公主的处境,倒是与皎月公主有几分相似之处,因为都是宫廷唯一的公主,所以被帝王宠爱有加。

    若是公主多了,恐怕刚到出阁年纪,便会远嫁别国,或者赐婚给朝中王公大臣家的公子少爷了。

    一念至此,苏扬再度面露惆怅,最近些时日,他总是做梦梦见皎月公主。或许是因为这大周宫廷的氛围,让他睹物思人吧。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尘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