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江南烟雨 第二百四十章 孤身一人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那一年,李永道12岁,父亲由写书,变成了一个大书商,他本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不然当初杨琴也不会看上他。

    原本的小院已经变成了大院,家里多了好多人,不过他们都不是家人,而是仆人,见到他,都要鞠躬行礼,道一声大少爷。

    那一天,正好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无论是城里还是姹紫嫣红,家里迎来了一位新人。她一袭红衣,娇艳的脸蛋美得让人心悸,温柔的眼睛就像那湖中春水,火红的衣服的好似那烈火,让人忍不住化身飞蛾。这是他的后娘,红杏。

    李永道感觉很奇特,这个后娘实在是太过美艳,让情窦初开的他,忍不住想要接近。但那个身份,又让他忍不住的排斥。

    家里的气氛,变得古怪。父亲的注意力,渐渐的开始转移,转移到了后娘身上,不再对李永道的读书那么严格,对他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关心。

    一次,李永道逃学了,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逃学。回到家,他以为父亲会责骂他,甚至会惩罚他,让他在娘亲的牌位前跪下,跪上一夜,进行忏悔。

    可是没有,父亲压根就不知道这事。几天后,父亲还是没有知道。

    李永道的心,很沮丧,而当他看到母亲的牌位开始出现灰尘的时候,沮丧就变成了愤怒。

    后娘并没有像传言中的那些后娘那样恶毒,相反对他很关心。可他依旧止不住很愤怒,甚至,不知不觉中将这种愤怒发泄到了后娘身上。

    他开始不再和后娘说话,即便后娘主动跟他说,他也只是不耐烦的哼两声后,就快步离开。

    他把娘亲的牌位带到了自己房间,细心的保管,每日都要跟娘亲说些话,诉说自己的烦恼。可是让他更心寒的是,一个月过去了,父亲依旧没有发现娘亲的牌位已经不在他房间中了。

    他似乎,已经把娘亲给忘了。

    悲哀与心寒,让李永道更加愤怒。

    他疯狂的挥动着手中长戈,甚至将一棵大树拦腰凿断。他与同学打架,就五六个同学打得头破血流,被书院辞退。他与父亲顶撞,倔强的跪在地上不肯乞求原谅,并且打翻了后娘偷偷递过来的饭碗。

    他认为,后娘就是个狐狸精,一个勾引他父亲的狐狸精。

    然而,三个月过去了,新的狐狸精又出现了。父亲迷上了一个花魁,每天都去那里,美艳的后娘也遭到了冷落,原本脸上永远洋溢着微笑她,那迷人的微笑渐渐消失。

    这时候,李永道开始反省,也是这时候,他才开始明白。原来,父亲的改变,并非是因为后娘的来到,而是父亲已经变了,所以后娘才会来到。

    心怀歉意的他,开始接近后娘,别扭的帮助后娘做一些事情,嘴里却找着各种理由。不知不觉之间,后娘的脸上,那迷人的笑容又重新回来了。渐渐的,似乎父亲成了局外人,这个家,不知不觉多了一个人,又不知不觉少了一个人。

    一个月后,父亲染上了重病。请了很多有名的医师,上次请了一位道观中的真人,可是都没用。

    药医不死病,而父亲,他的病不麻烦,麻烦的出他的身体。他的身体,被掏空了。

    几天后,传出消息,那个花魁,就是个狐狸精。又过了几天,一只狐狸被吊死在了城门口。

    出手的,正是那位给父亲看病的真人。据说,他是天师府的人。

    可这一切,都无法挽回。

    父亲的旧病没有治好,新病又生。短短几天,英俊潇洒的他形容枯槁。在一个夜里,在睡梦之中,他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这么去了。

    那一天,已经入秋。

    田间金黄遍布,城中落叶飘飞,艳阳高照,风却很冷,也很大。朝歌城中,行人来往匆匆,同时也穿上了好几层的衣服,开始变得微微臃肿。

    那一天,昨夜刚好下了一场好大的雨。路上都是积水,无尽的落叶在街上,在屋顶,也在院中。这些落叶很难看,紧紧的贴在地上,枯黄败落,一片腐朽之相。

    早早的,就有仆人爬起来,奋力地扫开落叶,很多都扫不起来,只能一个个铲掉,很耗心神。

    李永道同样起来的很早,甚至比这些仆人起来的更早。在鸡鸣的第一声,他就起来了。借着月光,在院中舞动长戈。当天空微明,他又牵着马出城跑了一圈。等他回来后,洗漱了一下,又开始读书。

    读的不是父亲一向要求他读的四书五经,而是兵书,他喜欢这种书,他觉得这种书能帮自己报仇。

    父亲的卧室中传来哭声,他放下了书,心中却是诡异的平静,他去了附近的卧室,平静的看着后娘趴在床上痛哭,平静的看着形如骷髅的父亲就这么安静的躺着。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春暖花开的时候,刚刚来到这家中的后娘。也仿佛看到了,刚刚离开云梦泽,紧紧的牵着他小手的那个顶天立地的父亲。他还看到了娘亲,不再是噩梦中舌头伸的长长的样子,而是脸上挂着微笑,轻轻的用手指抹去他脸上的泥点。

    他以为自己会很悲伤,但是没有,他的心中没有被掀起半点波澜。没有笑,也没有哭。

    父亲尸体火化的那一天,来了很多人。有商人,有读书人,还有一些江湖侠客。

    师傅也来了,他是一个孤寡老人,年轻时靠着勇武当过百人将,亲手杀过十几个戎人,因为打仗断了腿,所以生活贫苦。由于父亲的接济,他的生活开始好转,同时收了李永道为徒弟。

    李永道看得出来,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师傅是真正的因为父亲的死而悲伤,其余的人,都是演出来的,包括他的后娘。

    当父亲夜不归宿的那段时间,后娘哭了好几个晚上,之后又重新化为平静。李永道看得清楚,她是一个多情的女人,也是一个绝情的女人。

    当她决定不再爱父亲的时候,就真的不再爱了。

    父亲的尸体被焚化,骨灰被他带到了大河边,抛洒了出去。希望风能带着他的骨灰,一直飘到南方,飘到娘亲所在之处。但愿,那时候的他会忘掉这几个月,然后告诉娘亲,她的儿子身体壮实,即便是一头牛也比不过。

    李永道拿出了父亲的牌位,也拿出了母亲的牌位,细心的将他们埋藏在了一起。

    他回到了家,遣散了所有的仆人,老管家离开的时候,长叹一声,对他说道:“少爷,别太过伤心了。”

    伤心吗?

    李永道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伤心,但当他独自一人回到这个房间之后,这才猛然惊觉,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晚上,他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用力的裹紧被子,紧紧的卷缩在了一起。

    冷,真的很冷,就算是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冷。

    父亲走了,从今以后,就剩自己一人了。

    一双柔荑,突然从他后面伸了过来,柔软的身躯,紧紧的将他抱住。

    12岁的李永道,以为自己很坚强,在七岁的时候就以为自己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哭了。

    但是,没想到在今天哭了两次。

    他的后娘,这个叫做红杏的女人,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用力的搂住了他的头。

    他发出痛呼:“娘,娘……”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先砍一刀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