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卷 第六百零一章 拉斐尔和荆棘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高耸在星空下的荆棘通天塔,被“圣荆棘”环绕、拱卫着的拉斐尔,当祂双手捧着荆棘法典,祂真正的“自我”,祂永恒拥有但沉睡着的力量此刻正在苏醒过来。

    除了拉斐尔,或是如圣忏悔者、圣先知这种“荆棘追随者”,其他生灵都无法看清楚那石板上的文字。

    但所有投射来目光的主人,此刻都能感受到那发自灵魂深处的喜悦,恐惧、惊骇这一刻都被欣喜驱散,他们仿佛都变成了洞悉真相的博学者,即便立刻死去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他们无法看清文字,但他们可以看见,那涌动着、蔓延着的“圣荆棘”之上,比之前更多,且更加清晰,更加不可思议的符号开始诞生,代表着公正的剑与天平、代表着时间的沙漏,代表着希望的宝石,代表着勇气的狮鹫,代表着未来的婴儿,代表音乐的竖琴,代表死亡的白骨……。

    当这些由洁净光辉勾勒成的符号汇聚,不断生出“花苞”般的物事时,大人物们纷纷陷入震撼,而博学者、神秘研究者们则欣喜若狂,他们同一时间想到了黑暗纪神秘侧最难以解释的“课题”。

    大灾变的秘密!

    在此之前,根据已过去的一些大事件。

    学者们知晓:大灾变最后一战,荆棘与其他神灵一起组成了“反叛者阵营”,祂们战斗,祂们陨落……从现在洞开的荆棘门户可以看到,那场战役的结局,反叛者阵营除了转世的“荆棘”,以及彻底陨落的一部分,其他的神灵都处于疯狂、变异中。

    “荆棘在那场战役中获得了好处,在古老的黑暗纪、蒙昧纪典籍中记载的‘荆棘之主’,代表着绝对公正,但祂的力量无法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难题,也无法审判所有生灵,祂有缺陷,所以祂环绕‘光明’。”

    “原来的‘荆棘’非常强大,这毋庸置疑,但也几乎与冰冷,与苦难,与鲜血联系在一起。”

    “传言在守序、正义、中立这些阵营中,若是神灵之间发生争端,通常会去找正义女神进行裁决,而非找‘荆棘之主’……在黑暗纪早期,一位狡猾的人类英雄,还曾给荆棘之主出过一个难题,使得祂被困在‘道德迷宫’长达数百年之久。”

    “可以肯定,以前的‘荆棘’并不理解这些不可思议的符号,或者说祂不愿意,也无法在自己的神职中添加这些,祂希望用‘荆棘法典’带给世界与生灵绝对公正,但祂又没有真正了解过世界与生灵。”

    “但现在,祂开始理解了。”

    “这就是圣先知和圣忏悔者所说的‘真理之花必盛放于荆棘’?”

    “这恐怕也是‘荆棘’转世的原因之一,祂利用一次转世,进行了自我成长。”

    ……

    在博学者们复杂、兴奋的念头中,拉斐尔带着喜悦的笑容,吐出了二字,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平息了席卷整个起源星的灾难。

    同时,祂也没有忽略身前正在进行的“战斗”。

    拉斐尔没有给查尔斯一世斩出第二剑的机会,祂在平息灾难之后,任凭手中的“荆棘法典”化作一根特殊的圣荆棘,径直缠绕过去,将污秽不堪的查尔斯一世捆缚起来。

    那些尖刺下方,代表着“真理”的各种符号快速勾勒,伴随着一颗颗“花苞”诞生,查尔斯一世仿佛凝固了般,保持着斩杀的姿势,却无法再动弹一下。

    祂握着的罪罚之剑下方,唐奇收回自己那看起来没有出现任何伤痕的手。

    空手接下“光明化身”的一记斩杀,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查尔斯一世的半个身躯几乎被烧焦?

    原本神秘侧对于唐奇这位“女巫校长”过去的那些战绩就感觉不可思议,此时大人物们更是完全无法相信自己所窥视到的画面。

    这怎么可能?

    发出这疑惑的,是没有兼修博学者的大人物们。

    那些充满好奇心以及毒辣眼力的学者、研究者,早在唐奇召唤“熔炉之主的咆哮”时,便已经辨认出唐奇拥有熔炉巫师的身份,但那仍旧无法解释他为何能挡住查尔斯一世的一记恐怖斩杀。

    唐奇自是不会给他们解释,此刻“梦幻国度”内,虚无之书上,混沌蘑菇如同经历了一次甘霖浇灌,以恐怖的速度疯涨,这使得黛博拉镇都因此发生地震般的动静。

    不过这些变故,很快停歇。

    查尔斯一世那一剑经过熔炉之主的消减,剩余的威能完全在他的承受范围中。

    收回手时唐奇不由想到刚刚的“惊喜”,来自熔炉之主的惊喜。

    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误,他大概率就是起源星最后一位熔炉巫师,尽管他其实并不虔诚,在晋升职业级时,还利用“分魂咒”动了手脚,以后熔炉之主若是想要动念杀死祂的“信徒”,显然是无法做到的。

    因为是最后的信徒,所以他的召唤,让苏醒中的“熔炉”直接给出反馈,即便对方是“光明”的化身,照样被熔炉的一道意志伤害。

    “不过从‘熔炉’的风格来看,对面是谁恐怕并不重要,谁来都照样咆哮。”

    “等眼前的灾难彻底平息,找机会献祭点‘邪神器官’给这位主当零食吧,虽然这无法挽救祂走向末日,走向疯狂。”

    唐奇脑海浮现出一些念头,正想到罗琳夫人所说“熔炉之主很可能进行疯狂自救”的事时,忽而他眼前出现一双毛茸茸的手掌,以及一张充满好奇、震惊以及莫名有些贱兮兮的英俊脸庞。

    发觉一切“平息”的詹森,小心翼翼的凑过来,满脸好奇的试图在唐奇身上摸索一番。

    “唐奇,快说,刚刚附身在你身上的是哪一位‘圣者’?”

    “不对不对,最强圣者马丁·西姆斯已经选择了最英俊、最强大的詹森附体,其他圣者按理说都打不过西姆斯,这也是西姆斯老头自己说的……这么看来,莫非刚刚附身你的,是一位神灵?”

    “会是哪一位?正义女神伽提斯?还是秩序女神娜奥弥?”

    “啊,我也想被女神附身,才不要让一个糟老头子借用我这完美、伟岸的提罗斯之躯。”

    詹森有些“语无伦次”的吐槽着,试图摸索却被唐奇无情拒绝之后,迈动着一双羊蹄,又试图走向拉斐尔,但此时拉斐尔身上那种属于“主宰”才有的,至高无上的神性光辉,让他不由停下。

    面上神色变换,闪过让人不易察觉的不舍。

    “知晓自己最好的朋友,实则为一尊‘主宰级’神灵转世,这已经足够让任何超凡者陷入疯狂,之后还要掺和两位主宰之间的战争,且己方胜率渺茫,恐怕大部分超凡者都会选择退却。”

    “詹森应该比我知晓真相更早一些,他选择接受‘圣先知’的安排,回到自己提罗斯秘境,并偷出提罗斯一族的圣物,接引化作星辰的‘圣忏悔者’降临,他不是为了‘荆棘之主’,而是为了拉斐尔。”

    “但现在,他不知道觉醒自我的拉斐尔,如今是拉斐尔,还是荆棘?”

    唐奇动念间,微微侧身,与詹森站在一起,看向那光辉中的“拉斐尔”,他与詹森有着同样的疑惑。

    答案,立刻便揭晓。

    仿佛看到了二人目中的疑惑,也感受到了詹森心头的不舍,那至高无上的神性光辉倏然开始融入躯体,圣荆棘环绕中,与往日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一道青年身影,出现在二人身前。

    他的身躯有些薄弱,穿着最简单的衣物,******,气质内敛沉静,像是一位沉醉于研究、学习的年轻学者。

    “神灵行走人间,可以是老人,可以是妇人,也可以是孩童?”

    “在回归神国,重新登临神位之前,拉斐尔依旧是拉斐尔,只是他可以动用‘荆棘’的力量?”

    “觉醒之后,拉斐尔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成为‘荆棘’,在那之前,他依旧以拉斐尔的意志为主?”

    “或者,祂既是荆棘,也是拉斐尔,祂保留了自己作为人类的记忆,以及人性,这并不冲突,黑暗纪或者蒙昧纪都有神灵,与神灵之下的生灵交朋友。”

    诸多猜测在唐奇脑海生出,他没有用特殊能力,除了大概率无法解析外,他自己也更倾向于最后一个想法。

    或者说,他与詹森一样,希望拉斐尔是最后一种。

    与他保持着冷静不同,感受到无比熟悉的气息回归,詹森那毛茸茸的一张脸上立时露出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

    而后,这家伙在依旧还在窥视着的“大人物们”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视下,迈动羊蹄就蹿到拉斐尔身前,直接给了祂一个温暖的羊抱。

    “我的直觉没错,拉斐尔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类,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神灵转世,太厉害了。”

    “以后我们的‘组合’岂不是可以接下任何悬赏,再恐怖的案件,肯定也难不倒我们。”

    “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你以前说过‘荆棘’,哦也就是你的前世,与很多女神都有来往,但是你的前世注定孤独,一心只想传播‘荆棘法典’,商量一下,等你记忆恢复的差不多了,把女神们的联系方式给我吧。”

    在詹森不正经的声音中,唐奇似有所觉,下意识看向通天塔之下。

    他看到下方,古堡废墟上,之前攀爬荆棘的光明大军们,每一位光明骑士、重甲士、牧师、修女、红袍主教……他们俱都是一脸的迷茫与恐惧,其中最严重的莫过于圣裁骑士兰斯洛特。

    这位将自己转化为“不死英灵”,几乎便是“光明之主”狂信徒的强者,出乎意料没有像未来骑士王特里斯坦那样被继续污染,但他的状态非常不好,瘫坐在废墟中,银白的头盔面甲碎裂,金发披散,一张英俊、正义的脸此刻却是一副坏掉了的神情。

    “信仰崩塌么?”

    唐奇呢喃了一句,旋即看向其他人。

    看向远处湖心岛秘境,被莎莉连同女巫集团一记“真言咒”镇压的特里斯坦·索菲亚,以及她带领的先锋军。

    看向密凰市大教堂,被斯坦娜与大主教约翰·卫斯理一起阻止的动乱。

    看向各处,重新陷入安眠的光明信徒们。

    “嗯?”

    突兀的,唐奇发现了什么,发出一道惊呼。

    同时,他的心脏又一次“嘭嘭嘭”疯狂跳动起来,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剧烈。

    几乎就是这一刹那,其他人也纷纷发现出现在整个起源星的新变故。

    原本在所有光明信徒头顶洞开的“缝隙”,洒落圣光与污秽堕落的缝隙,这一刻同时关闭。

    与之一起被关闭的,还有那原本笼罩整个神鹰联邦的“光明国度”。

    那无穷无尽,无所不在,几乎要替代月华的圣光,一缕缕尽数收回天国。

    眼看着联邦又将被夜幕席卷,安宁与平静,似乎要重新回归,但这一刻却没有一个人感受到这些,他们的头颅,无比僵硬的重新转向那荆棘通天塔之巅。

    与唐奇一起,他们看到那灿烂的星空中,一道巨大的“豁口”无声无息的展开。

    轰隆!

    降临了,一道粗壮、漆黑的光柱自那巨大缝隙中轰出,被束缚的“查尔斯一世”直接淹没其中。

    光柱内出现了“圣光”,但浓度稀薄到无法想象。

    其余部分,是污秽,到达极致的污秽。

    仿佛是“世界末日”般的景象,没有任何预兆,直接降临在了圣荆棘通天塔之上。

    无穷无尽被污染的血肉,它们蠕动着,疯狂被灌注到“查尔斯一世”的体内,那些血肉中,除了黑毛、脓液、蛆虫……等迹象外,似乎还将整个世界的人类都塞了进去。

    且这些人类,在死亡之前,都遭受了酷刑折磨。

    那一张张浮现出的脸,只能看见痛苦、扭曲、麻木、愤怒、怨恨……所有的负面气息,都能在里面找到。

    查尔斯一世,开始膨胀!

    祂正在变成一尊污秽无比的巨人,祂没有去看那些窥视者。但这丝毫不影响,那些忍不住窥视的大人物们又一次遭受反噬伤害,尽管这场灾难,他们都没有什么贡献,但他们的双眼都饱受折磨。

    不过此刻,他们也无暇去恢复伤势。

    所有人,包括唐奇在内,都意识到了正在发生的恐怖变故。

    “光明之主,祂正在将自己身上被污染的部分,全部转移到祂在人间的化身‘查尔斯一世’躯体内。”

    ……

    “这是祂的本能,祂还没有真正苏醒过来……真正保持着清醒的‘光明’,未必会这么做。”

    “未必?”

    唐奇听到拉斐尔平静的声音传来,转头看过去,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秘巫之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