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 第四百七十九章 惟德被生民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第四百七十九章惟德被生民

    春生岘首东,先暖习池风。

    拂水初含绿,惊林未吐红。

    渚边游汉女,桑下问庞公。

    磨灭怀中刺,曾将示孔融。

    《襄阳乐》作者:郑锡

    ——分割线——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绕梁而上的歌声当中,硕大的画舫游船缓缓行在襄阳城西的汉代名胜,由东汉初年襄阳侯习郁营治的私家园林旧址——

    高阳池(习家池)的水面上。

    宽大而平稳又四幕垂幔的舱内,却是摆了满满一桌的菜肴;而随着双重迭起的转盘而轻轻旋动着。

    其中有干锅团鱼,荷包鱼酥、火培鱼、煨虾球、蟹羹蛋等时鲜之品;白炙鸭脯、油葵灸肉、爆三花、杏酱牛褒、果子抱

    肚的硬菜;冷盘的雪顶冻、水晶肴子、滚糍子。

    又有贵妃红、金铃炙、玉露团、紫龙糕、满天星等十数种糕点,在水色瓷盘所组成的拼花。还有主食时令消暑的清风饭

    ,就是用糯米混合冰片、牛酪浆等制成,须在深窖冰镇池中冷透后再食用;

    太平军中本来是没有这种条件和讲究的。但是襄阳毕竟是天下有数的名城大邑,又正当南北之交的内陆门户,城内的豪

    门大户几乎家家都有藏冰消暑的习惯。

    而作为山南节度使刘巨容的府邸当中,同样是给发现了这么一大窖从冬天制取保全下来的藏冰。所以其中大部分用来犒

    赏将士和慰问伤员之外,也有少量剩余来满足一下周淮安,对于这个时代的特色冷饮的品鉴之心。

    像这清风饭,就像是后世薄荷味的酸奶,拌上软糯香弹适口的水晶饭粒,吃起来酸酸甜甜的从舌头、喉咙一凉到肚子里

    去,随着打嗝又冲鼻子透出来热气来,既开胃又解乏。

    而以曹红药为首,沈窈娘、崔琬婷等有过亲密关系的女子,以及兜兜和住儿两只不算什么外人的小侍女,也陪坐在其间

    ,算是这次难得闲暇一聚出游赏玩期间,吃个响午团圆饭的全部成员。

    这也是最近来自部下们,直接或是间接的一致建议和强烈要求,所促成的结果和产物。

    大体意思就是您老人家这些日子以来为公事操劳的够多了。现在局面已经有所缓和而诸事重入正轨,也该有自己的空间

    和余地,稍加休息和放松片刻了。

    因为是夏日炎炎之期,她们都穿着轻薄通透而尽显身材窈窕和婀娜,各色绡纱裙装内衬以缟罗小裳和织花半臂;看起来

    肌若雪敷若隐若现,既是清凉又是赏心悦目。

    像是对桌而坐,满头缎发梳成同心鬟的红药儿;虽然不是众女中最漂亮或是最又姿色的那个;但是看起来恬静无争而又

    腼腆绢携的小脸,明净而澄澈如湖光的眼波和由心笑颜,自有一种让人安心和放下介怀的味道。

    而梳着堆云髻而别无纹饰的窈娘,端坐在周淮安身侧轻言浅笑着,不经意间自有几分高洁典静的情态;与她那温婉无暇

    的容颜、丰美妩媚的身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偶然顾盼之间又带有稍闪即逝的淡淡眷恋和憧憬。

    至于陪在红药身边的崔琬婷,则是一身的窄腰绯衫和无脚蹼头,依旧做男装式样的女官打扮。只是哪怕这副充满中性化

    味道的打扮下,也掩盖不住她举手投足间显露出来婀娜有致的身段,以及在眼角、眉间;所暗自流淌和洋溢出来的动人

    情致。

    就连梳着双环髻而垂鬓过肩系着彩丝的两只小侍女,或是娇憨甜美,或是秀雅无邪,却是难掩娇倩可人的身姿和微然绽

    显的蓓蕾儿,自有一种蕴含在青涩中的可人意味。

    若是在加上广府的青萝和小挂件菖蒲,可谓是要萝莉有大小萝莉,要乙女有乙女,要御姐有御姐,要熟女也有轻熟女;

    可谓是后宫结构合理而年龄层次分明了。

    周淮安如此颇有些自得和成就感的思量着,一边与她们谈笑风生说起今日的一些趣事和见闻,一边大快朵颐着这些特色

    的时鲜之物,感受着视野当中许久未动的能量条,又在一丝丝的微微增长起来。

    直到最后一道菜色,乳白汤汁中泛动着点点橙红的虾芋羹,也被连着红泥小炉和银霜炭一起奉送了上来之后;周淮安看

    着围在桌前的聊聊倩影,不由对着退站在身后和舱壁的其他人招招手道。

    “都站着做什么。难得有机会在一起,且上桌来一起受用吧。。不然空荡荡的我看着也不自在。。”

    然而之间这话一出,在场气氛顿然有些一窒,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周淮安舀起羹汤又逐一倒在碗盏里的清脆

    动静。他不由的一愣道。

    “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什么了。。”

    “周郎怎么会说错呢。。周郎所言甚是。。这,席上是有些清冷了。。”

    窈娘却是最先反应过来而苦笑了下,心道这一日终究还是到来了么。然而她也只是暗自发出一声无比复杂的叹息,转对

    着那两只俏立在旁的小侍儿,递过去了无奈且催促眼神。

    “既然是郎君的意思,你们就不要再推却了。。都坐下来把。。”

    随后,重新变得笑容可掬的曹红药,亦是跟着帮腔道。

    这下子,兜兜和住儿却是微微脸色一变,红里泛白又白里泛红的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是别着嘴角小心翼翼的在桌边坐了

    一个墩子的边沿。却手足无措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相互牵得紧紧的,又仿若是随时随地就要拔腿逃走一般的姿态,

    “谢过娘子的抬爱。。还请郎君,,多加指教了。。”

    倒是崔琬婷有些神情复杂和不自然,再三看着自己名义上从属的曹小娘子,用宛求和恳请的眼神确认了对方,并没有什

    么言不由衷或是强颜欢笑的意味,这才做勉为其难状款款束手并腿端坐了下来;

    然而,哪怕她自认是不会为小恩小惠式的外物所轻易打动,然而这一天的突然到来之后,心中却也免不了有些微然的窃

    喜和雀跃之意。

    只是接下来,原本有些和顺使然的气氛中,开始多了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意味来;好在周淮安心大也不以为异常,而继续的临湖赏景而品尝美食,又频频的亲手为她们挟菜舀羹,才让场面重新变得有些热闹起来。

    只是这种微妙而和煦的光景,也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就周淮安就见到了来自岸边如箭一般撑过来的传信小舟,在船上挎弓持弩的亲直卫士喝令下,缓缓的靠上了这艘画舫。

    周淮安也只能对着曹红药她们,露出一个歉意和无奈的表情,而掀帘出去接下了这封临时送来的急报文书;然后他的表情就变成了某种欣然之色,而重新走了进来对着红药儿道:

    “药儿,却是个大好的消息啊。黄王的大军已然攻入关中,并占据了西京长安了。当是该好好的庆贺一番啊。。”

    这一刻,在场众女表情各异的纷声惊叹出来。而将羡慕和激动、感叹的复杂目光,争相聚焦到了作为当事人曹红药身上。

    而她的表情变得有些茫然和震惊,却又在心中涌起了一阵欣然和喜悦来;这岂不就意味着自己的佳期可待然后她又连忙按捺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微微晕红了面颊而在口中由衷感触道:

    “奴奴愿与周郎一体同贺。。才是。”

    “对,当是同贺”

    周淮安当即温笑点头应道。这一刻仿若是看见虚中当中跳出了一个提示框:重大历史事件达成。

    毕竟,既然有了黄巢盘踞在北边长安城内作为天下的头号MT,来吸引世人的关注和各方压力的焦点,那太平军也将迎来数年不等埋头发展、种田暴兵的宝贵空窗期了。

    因此,接下来周淮安就要稍微调整战略和部署;比如多花一些时间和投入来尝试向北,打穿、打通前往商州武关的道路,以便和关内的义军尽早连成一气,而呈现南北呼应之势。

    或许在继续顺便互通有无收集人口和资源的同时,还可以给黄巢的军队持续输血,让他们在关内作为天下众矢之的最大靶标,继续坚持到额更为长久一些。

    他如此想着这些不断涌现出来的念头,而对着被迫中断了自此泛湖游宴的女人们告了歉,先行一步回到襄阳城中的中军时;却又无独有偶一般的,接到了一大包来自南边岭外的呈文和上书。

    “眼见得天下几分之势已成,这是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更进一步啊。。把名字都记下来,然后当场烧了吧。”

    周淮安粗粗看了遍这些,明里暗里都带着劝进称制之意的书表后,随即笑了笑吩咐道。然后,他写下一行字句信手交给虞候长米宝道。

    “让人把这句话发下去,让人广为通读吧。。”

    (本章完)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唐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