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VIP 第八百六十八章失眠了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诗婉完全没有将赫子铭的用意理解,而是将其给曲解为,赫子铭会与云汐成亲,只为了她的特殊,赫子铭不爱云汐。

    “今日,你的问题有些多了!”

    在这之前赫子铭从来就不曾想过,诗婉所提出的问题。

    说实在的,赫子铭更是从来没有认真的去考虑过,当初自己为何会与云汐成亲。

    或许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有过与此刻诗婉相同的想法,不过在后来,在他与云汐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

    赫子铭知道,自己是爱上了云汐,还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爱!

    不想再谈及云汐的事,赫子铭今天会背着云汐来了这紫云台,于云汐而言就已经是一种背叛了。

    除了希望诗婉不出意外以外,赫子铭再不想与之有更多的需要与话题。

    冰冷且梳理的话语,让诗婉有些不敢在多言。

    对赫子铭,她还是了解的,如果将赫子铭给惹恼了,对她诗婉没有任何的好处。

    “对不起!是我逾越了,都已经晚上了,还打扰你,实在是对不起,我是真的特别难受,又没有力气,解开了这么些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也找不到可以打扰的人,这才打扰了你,实在对不起了,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躺会儿可能就没有事了,反正这样的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我早就习惯了!”

    怕真的惹恼了赫子铭,诗婉又开始了拼命的对赫子铭道歉,并示弱。

    她的话中,无一不在想赫子铭透露,这些年自己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赫子铭不傻,他也自然能够听出诗婉话中,更为深沉的意思。

    不过他神奇的没有因为诗婉的话中有话,而生气。

    而是,无可反驳的听着,看着诗婉。

    并神色开始有些动容。

    她说的没错,她这些年确实吃了太多的苦。

    也正是这样,赫子铭就更加无法从容的做到,直接离她而去。

    “少爷,救护车来了!”

    诗婉示弱后不在读说话,赫子铭也不再继续说一句话,依旧关着灯,漆黑一片的客厅里。

    被迫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

    直到赫哲的出现,这份诡异气氛,才被逐步打散。

    “嗯!”

    赫子铭起身站了起来,丢下一个没有感情的字后,率先出了紫云台,到自己的车上吸烟。

    而也赫子铭走后,赫哲才将厅内的灯光给打开。

    不过当赫哲带着急救的医生,来到诗婉躺着的地方时,诗婉已经昏迷了过去。

    医生伸手试了一下诗婉的额头,差点没有被诗婉那滚烫的额头给吓到。

    “得先给给她打一针退烧针给打一针退热针不然会很危险。”

    医生只是用手大概的试了一下,估计诗婉此刻的体温怎么也有四十度,如果再这样任由着她去,只怕要将脑子给烧坏了!

    “请便!”

    将位子流出来给医生,赫哲自觉的退出了客厅,并向赫子铭禀报。

    ……

    赫子铭虽然已经离开,可其他人却是还在的,并没有了赫子铭那不言苟笑的人在场,他们玩的似乎更加开心了。

    也不知道是云汐的运气不好,还是云汐根本就心不在焉的原因。

    在接下来的游戏中,云汐有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输的状态。

    大家又不玩钱,输了自然是要被罚酒的,而没有了赫子铭帮忙喝酒,云汐也就必须自己喝了。

    不过好在陆七七能喝酒,帮云汐解决了不少酒,不然只怕云汐今晚绝对是要难逃一嘴的。

    可绕是如此,云汐还是不免要喝上几杯的。

    当午夜的钟声敲响时,赫子铭依旧没有回夜色。

    如果是平时,可能大家还要再继续玩一会儿的。

    可明天是北辰逸与西玥颖订婚的大日子,他们自然也就不敢玩的太晚,而当误了明天的大事。

    负责送云汐回家的是总统大人东陵均。

    “他应该是有什么棘手的工作需要处理,你别多心!”

    车上,东陵均自然是看出了云汐的强颜欢笑。

    更为确切的说,从赫子铭离开后,云汐就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虽然她已经努力的表现出了不在意,可东陵均还是看出来了。

    不过不知道赫子铭到底是去处理什么事的,东陵均并不觉得赫子铭忽然离开,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来接云汐,就是赫子铭的错。

    相反,他心里很清楚,像他与是赫子铭等这样的人,生来就注定了这一生是绝对的不会只为一个人而活的。

    云汐既然选择赫子铭,那就应该适应现在的生活。

    也为此,东陵均愿意去开导云汐几句,希望她可以不用想那么多。

    有些东西,想多了伤的不光是自己的心,还有两人彼此间的感情与信任。

    “东陵大哥,我懂的,谢谢你!”

    云汐哪里会不懂东陵均的话,并且在今天以前,云汐也自认自己做的还是不错的,也很好的。

    可偏偏今天,她贪心了,她也多想了。

    ……

    夜里,云汐一人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可翻来覆去,云汐始终无法入睡。

    她想给赫子铭打电话,她也想问问赫子铭到底去忙什么了?

    她更想问的是,他今晚还会不会回来。

    掏出手机,云汐刚要给赫子铭打电话时,她又突然收起了手机。

    东陵均晚上的话,一遍遍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他说的没错,她不该这样疑神疑鬼的了,更不能打扰了赫子铭工作。

    收起手机,云汐将头用被子全部给蒙上。

    想要通过此来逃避现实,更加逃避自己的心。

    已经好久没有失眠的云汐,今天晚上居然破天荒的失眠了。

    为了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入睡,云几乎用上了所有,网络上盛行的治愈失眠的方法。

    数完了近亿颗星星,又数便了上万只羊,就连云汐所知晓的羊的品种,都几乎被云汐给数光。

    可云汐不仅没有快速进入睡眠,反倒是越来越精神,越来越亢奋,一点不亚于吃了什么提神药物。

    ……

    失眠的夜晚,实在太过漫长,云汐就这样躺在床上,既无法入睡,也没有等来赫子铭。

    ( = )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隐婚老公萌宠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