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卷 二卷198、亵衣(1更)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二卷198、亵衣(1更)

    引春自也是承情,这便在炕边儿上坐稳了:“侧福晋说的是,宫里这样的夜晚实在是太多了。皇后主子也是人,也有人之常情,故此皇后主子也是难免会黯然神伤的。”

    “皇后主子实在睡不着的时候儿,就去佛堂跪一跪,或者抄两卷经,或者捡一升佛豆。总归是一心向佛,将自己的这腔愁苦都寄托给神明护佑罢了。”

    “哦?皇后主子原来这些年就是这样忍下来的?”芸香听着都不由得挑了挑眉:“姐姐是说,我应该跟皇后主子学会忍耐?”

    引春不由得垂首无声一笑。

    “忍耐是自然要忍耐的。可是忍耐也分很多种——有人忍耐是一直压抑自己罢了;可是明智之人的忍耐,却是卧薪尝胆,暂时忍住一口气,不叫自己狂躁失却了冷静,然后静静等待机会罢了。”

    引春眸光轻转:“纵然忍耐,也要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忍耐,将所有的忍耐都朝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去推动。用这些忍耐,最终换得自己的如愿以偿。这,才是皇后主子再后宫中的大智慧。”

    引春说了这么多,可惜芸香却一时实难参透。

    引春便笑:“便这样说吧:侧福晋如今若相争,究竟想争什么?是想将九爷从嫡福晋房里拉出来,想争的是九爷的心;还是该暂时退一步,凡事都只为大阿哥盘算去?”

    芸香心下微微一跳。

    “那还是……为了大阿哥吧。”

    “侧福晋明智。”引春赞许地点头:“世上男女之情,谁敢说能一世长久?有了孩子之后,自然还是应当更以孩子为重。咱们大阿哥是九爷的长子,只要九爷没有嫡子,那将来九爷的一切就都是大阿哥的……”

    引春不由得又想起皇后主子。起初,皇后主子年轻的时候,争的何尝不是皇上的情分。可是后来渐渐的,皇后主子自己也年岁大了,便也更清楚她要争的是什么。

    身为皇后,总有一日留不住皇上的心了,她想要的便最终还是那个能承继大统的嫡子去。

    引春在烛光摇曳里抬起眸子:“故此侧福晋此时倒不必在意九爷宿在嫡福晋房里,只需防备嫡福晋诞下嫡子便够了。”

    七月,婉兮的病情更趋稳定,手上、明面儿上的的疙瘩都已经褪去,只剩下有些不宜熏蒸到的褶皱里还存着些。

    傅恒也从宫里也传来好消息,说皇帝的病情也已基本康复了。

    好消息传来那日,婉兮欢喜得跪倒在地,感谢上苍。

    幸亏皇上擅长弓马,身子根基比她好太多。她这边便也更放心了。

    内务府奉皇太后懿旨彻查圆明园的事也有了眉目。内务府向寿康宫通禀,说是从圆明园查回物件儿来了。

    这日安寿捧了个玻璃罩子进寿康宫,皇太后瞧了不由得皱眉:“内务府这又是做什么?好好儿的玻璃,却镶来放这么个物件儿!”

    只见那金贵的玻璃罩子里,却是放着一件珠孩帘儿(肚兜)。

    玻璃尚且金贵,便是皇太后也舍不得糟践。这物件儿又本是亵衣之属,这么光天化日地拿出来已叫人觉着害臊,更何况还要装进玻璃罩子里?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