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017章:第一个人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当我们把雷蕾送到之前我养伤的那个医院,医院大夫却告诉我俩雷蕾这伤势他们看不了,必须要到三十里外的县城去看。

    听到大夫这么说,我和郝以顺一点也不敢耽搁,立即开车向着县城方向驶去。

    等到了县城,时间已经是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

    看着雷蕾被推进手术室,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一下。

    在等待手术的过程中,我又拨通了师娘的电话,告诉她我们现在所在医院的位置。

    师娘他们赶过来的很快,在他们赶到地方的时候,雷蕾还在手术室里抢救。

    “这到底什么情况啊,我们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你们一回来就这个样子了?”

    师娘过来之后,一连串的问话把我和郝以顺问的一愣一愣的。

    “师娘,你别问这么多了,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娘白了我一眼,向着郝以顺看过去,问道:“顺子,你说说怎么回事?”

    郝以顺看了我一眼,回道:“川哥说的没错,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走的时候雷蕾还好好的,但我们回来之后,发现有点不对劲就冲进房间里,然后就看到雷蕾已经躺在了地上,而且背上还插着一把匕首。”

    就在师娘还要发问的时候,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见大夫从里面走出来,我们立即围上去问雷蕾的情况。

    只见医生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送来的太晚了,病人失血过多,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说完这句话,医生又是叹了一口气。

    等医生走后,雷蕾也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看着安静躺在白布下的雷蕾,我怎么也不相信她这么死掉了。

    当郝以顺掀开白布的一瞬间,我感觉脑袋一阵眩晕,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路上怎么回的营地我都不知道,只感觉脑袋里就那么几个字:雷蕾死了,雷蕾死了!

    这一天谁也没有来打扰我,我也就那么一个人坐在床边上,看着手机里雷蕾的照片发呆。

    这是在来四川之前我们两个人的合影,照片里雷蕾的笑容是那样的甜美。

    但是想了一下现在,心里又是一阵的难受。

    ‘吱呀’

    “川哥,想开一点吧,人死不能复生啊。”门打开,走进来的是郝以顺。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郝以顺,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怎么了,又哭啦?”郝以顺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叹了口气:“唉…痴情的好男人啊。”

    “你他妈没事就滚,别过来恶心我。”

    “怎么还发脾气了,我这不是过来安慰你的吗。”说这句话的时候,郝以顺一脸的无辜。

    看着郝以顺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恶寒,赶紧把脸扭到一边不去看他。

    “想不想知道是谁杀的雷蕾?”

    听到郝以顺这句话,我顿时心里猛地一惊,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着他问道:“你知道是谁杀的雷蕾?”

    “我不知道啊。”

    “你…”

    “如果像你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是谁杀死的雷蕾。”

    “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郝以顺问。

    “想知道就跟我来。”

    郝以顺对我眨了一下眼睛转身走出了房间。

    对郝以顺的表现,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跟着郝以顺走出房间,径直奔着雷蕾和我师娘所住的那间房子走过去。

    走到房间门口,我停了下来,拉了一把郝以顺,问道:“来这里干嘛?”

    “进去看看呗,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说话间,郝以顺已经伸手推开了房间门。

    走进房间,看着地上还未干涸的血迹,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我们进来的时候,雷蕾是躺在这个位置的,但是你看这里…”

    在房间里搜索了一会,郝以顺似乎发现了什么。

    顺着郝以顺所指的地方看过去,发现在床边上还有一滩的血迹,而这一滩血迹明显与雷蕾尸体躺下的地方完全不同。

    就好像是有人受了伤,躲在高出,一滴血一滴血从上面滴落下来,落在地上迸溅出来的形状。

    但是,看这血液的颜色,却有一些不对劲,血液怎么有点发黑呢?

    不经意间我向上看了一眼,整个人差点给吓瘫在地上。

    只见一具尸体高高的悬挂在房梁上,之前没有发现是因为有些慌乱,而且这具尸体身上衣服也与房梁的颜色差不多。

    在我发现这具尸体的之后,这具尸体也随之从房梁上掉了下来。

    ‘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更是有一些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

    “这这这…”

    郝以顺指着地上尸体一脸的惊讶。

    “怎么了?”看着郝以顺的样子,我也暂时忘记了溅到脸上的那些液体。

    “这他妈是昨天发现的那口棺材里的尸体,怎么会在这个房间里啊。”郝以顺还是很惊讶,根本就不相信。

    “那他应该在哪里?”我用手指了一下尸体问道。

    “当然是放在最中间的那间房子里了,但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说这句话的时候,郝以顺脸上的惊讶慢慢的被惊恐所代替。

    听了郝以顺的话,我慢慢朝着那具尸体看去,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了。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盗墓之千年古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