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搜索

正文 曲礼上

    曲礼曰: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积而能散,安安而能迁。临财毋茍得,临难毋茍免。很毋求胜,分毋求多。疑事毋质,直而勿有。



    若夫,坐如尸,立如齐。



    礼从宜,使从俗。



    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



    礼,不妄说人,不辞费。礼,不踰节,不侵侮,不好狎。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



    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是以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



    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



    太上贵德,其次务施报。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故曰:礼者不可不学也。



    夫礼者,自卑而尊人。虽负贩者,必有尊也,而况富贵乎?富贵而知好礼,则不骄不淫;贫贱而知好礼,则志不慑。



    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壮,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传。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百年曰期,颐。



    大夫七十而致事。若不得谢,则必赐之几杖,行役以妇人。适四方,乘安车。自称曰“老夫”,于其国则称名;越国而问焉,必告之以其制。



    谋于长者,必操几杖以从之。长者问,不辞让而对,非礼也。



    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清,昬定而晨省,在丑、夷不争。



    夫为人子者,三赐不及车马。故州、闾、乡、党称其孝也,兄弟亲戚称其慈也,僚友称其弟也,执友称其仁也,交游称其信也。



    见父之执,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此孝子之行也。



    夫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习必有业,恒言不称老。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羣居五人,则长者必异席。



    为人子者,居不主奥,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门。食、飨不为槩,祭祀不为尸。听于无声,视于无形。不登高,不临深。不茍訾,不茍笑。孝子不服闇,不登危,惧辱亲也。父母存,不许友以死。不有私财。



    为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纯素。孤子当室,冠、衣不纯采。



    幼子常视毋诳。童子不衣裘、裳。立必正方,不倾听。长者与之提携,则两手奉长者之手。负、剑辟咡诏之,则掩口而对。



    从于先生,不越路而与人言。遭先生于道,趋而进,正立拱手。先生与之言则对;不与之言则趋而退。从长者而上丘陵,则必乡长者所视。登城不指,城上不呼。



    将适舍,求毋固。将上堂,声必扬。户外有二屦,言闻则入,言不闻则不入。将入户,视必下。入户奉扃,视瞻毋回;户开亦开,户阖亦阖;有后入者,阖而勿遂。毋践屦,毋踖席,抠衣趋隅。必慎唯诺。



    大夫、士出入君门,由闑右,不践阈。



    凡与客入者,每门让于客。客至于寝门,则主人请入为席,然后出迎客。客固辞,主人肃客而入。主人入门而右,客入门而左。主人就东阶,客就西阶。客若降等,则就主人之阶。主人固辞,然后客复就西阶。主人与客让登,主人先登,客从之,拾级聚足连步以上。上于东阶,则先右足;上于西阶,则先左足。



    帷薄之外不趋,堂上不趋,执玉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室中不翔,并坐不横肱。授立不跪,授坐不立。



    凡为长者粪之礼,必加帚于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尘不及长者,以箕自乡而扱之。



    奉席如桥衡。请席何乡?请衽何趾?席,南乡北乡,以西方为上;东乡西乡,以南方为上。若非饮食之客,则布席,席间函丈。主人跪正席,客跪抚席而辞。客彻重席,主人固辞。客践席,乃坐。主人不问,客不先举。



    将即席,容毋怍。两手抠衣去齐尺。衣毋拨,足毋蹶。先生书、策、琴、瑟在前,坐而迁之,戒勿越。



    虚坐尽后,食坐尽前。坐必安,执尔颜。长者不及,毋儳言。正尔容,听必恭。毋剿说,毋雷同。必则古昔,称先王。



    侍坐于先生,先生问焉,终则对。请业则起,请益则起。父召无诺,先生召无诺,唯而起。



    侍坐于所尊敬,毋余席。见同等不起,烛至起,食至起,上客起。烛不见跋。尊客之前不叱狗。让食不唾。



    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屦,视日蚤莫,侍坐者请出矣。侍坐于君子,君子问更端,则起而对。侍坐于君子,若有告者曰:“少间,愿有复也。”则左右屏而待。



    毋侧听,毋噭应,毋淫视,毋怠荒。游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寝毋伏。敛发毋髢,冠毋免,劳毋袒,暑毋褰裳。



    侍坐于长者,屦不上于堂,解屦不敢当阶。就屦,跪而举之,屏于侧。乡长者而屦,跪而迁屦,俯而纳屦。



    离坐离立,毋往参焉。离立者,不出中间。



    男女不杂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栉,不亲授。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捆,内言不出于捆。女子许嫁,缨;非有大故,不入其门。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与同席而坐,弗与同器而食。父子不同席。



    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币,不交不亲。故日月以告君,齐戒以告鬼神,为酒食以召乡党僚友,以厚其别也。



    取妻不取同姓。故买妾不知其姓则卜之。寡妇之子,非有见焉,弗与为友。



    贺取妻者,曰:“某子使某,闻子有客,使某羞。”贫者不以货财为礼,老者不以筋力为礼。



    名子者不以国,不以日月,不以隐疾,不以山川。男女异长。男子二十,冠而字。父前,子名;君前,臣名。女子许嫁,笄而字。



    凡进食之礼,左殽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脍炙处外,酰酱处内,葱处末,酒浆处右。以脯修置者,左朐右末。



    客若降等,执食兴辞,主人兴,辞于客,然后客坐。主人延客,祭。祭食,祭所先进,殽之序,遍祭之。三饭,主人延客食胾,然后辩殽。主人未辩,客不虚口。



    侍食于长者,主人亲馈,则拜而食;主人不亲馈,则不拜而食。共食不饱,共饭不泽手。



    毋抟饭,毋放饭,毋流歠,毋咤食,毋啮骨,毋反鱼肉,毋投与狗骨。毋固获,毋扬饭。饭黍毋以箸。毋嚃羹,毋絮羹,毋刺齿,毋歠醢。客絮羹,主人辞不能亨。客歠醢,主人辞以窭。濡肉齿决,干肉不齿决。毋嘬炙。卒食,客自前跪,彻饭齐以授相者,主人兴辞于客,然后客坐。



    侍饮于长者,酒进则起,拜受于尊所。长者辞,少者反席而饮。长者举,未釂,少者不敢饮。



    长者赐,少者、贱者不敢辞。赐果于君前,其有核者怀其核。御食于君,君赐余,器之溉者不写,其余皆写。



    馂余不祭。父不祭子,夫不祭妻。



    御同于长者,虽贰不辞,偶坐不辞。



    羹之有菜者用梜,其无菜者不用梜。



    为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絺。为国君者华之,巾以绤。为大夫累之,士疐之,庶人龁之。



    父母有疾,冠者不栉,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御,食肉不至变味,饮酒不至变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复故。



    有忧者侧席而坐,有丧者专席而坐。



    水潦降,不献鱼鳖,献鸟者佛其首,畜鸟者则勿佛也。献车马者执策绥,献甲者执胄,献杖者执末。献民虏者操右袂。献粟者执右契,献米者操量鼓。献孰食者操酱齐。献田宅者操书致。



    凡遗人弓者,张弓尚筋,弛弓尚角。右手执箫,左手承弣。尊卑垂帨。若主人拜,则客还辟,辟拜。主人自受,由客之左,接下承弣,乡与客并,然后受。



    进剑者左首,进戈者前其鐏,后其刃。进矛戟者前其镦。



    进几杖者拂之。效马效羊者右牵之;效犬者左牵之。执禽者左首,饰羔鴈者以缋。受珠玉者以掬,受弓剑者以袂。饮玉爵者弗挥。凡以弓剑、苞苴、箪笥问人者,操以受命,如使之容。



    凡为君使者,已受命,君言不宿于家。君言至,则主人出拜君言之辱;使者归,则必拜送于门外。若使人于君所,则必朝服而命之;使者反,则必下堂而受命。



    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谓之君子。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礼曰:“君子抱孙不抱子。”此言孙可以为王父尸,子不可以为父尸。为君尸者,大夫士见之,则下之。君知所以为尸者则自下之,尸必式。乘必以几。



    齐者不乐不吊。居丧之礼,毁瘠不形,视听不衰。升降不由阼阶,出入不当门隧。



    居丧之礼,头有创则沐,身有疡则浴,有疾则饮酒食肉,疾止复初。不胜丧,乃比于不慈不孝。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十唯衰麻在身,饮酒食肉,处于内。



    生与来日,死与往日。知生者吊,知死者伤。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伤。知死而不知生,伤而不吊。



    吊丧弗能赙,不问其所费。问疾弗能遗,不问其所欲。见人弗能馆,不问其所舍。赐人者不曰“来取”,与人者不问其所欲。



    适墓不登垄,助葬必执绋。临丧不笑。揖人必违其位。望柩不歌。入临不翔。当食不叹。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适墓不歌,哭日不歌。送丧不由径,送葬不辟涂潦。临丧则必有哀色,执绋不笑,临乐不叹;介胄,则有不可犯之色。故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



    国君抚式,大夫下之。大夫抚式,士下之。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侧。兵车不式。武车绥旌,德车结旌。



    史载笔,士载言。前有水,则载青旌。前有尘埃,则载鸣鸢。前有车骑,则载飞鸿。前有士师,则载虎皮。前有挚兽,则载貔貅。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招摇在上,急缮其怒。进退有度,左右有局,各司其局。



    父之雠,弗与共戴天。兄弟之雠不反兵。交游之雠不同国。



    四郊多垒,此卿大夫之辱也。地广大,荒而不治,此亦士之辱也。



    临祭不惰。祭服敝则焚之,祭器敝则埋之,龟筴敝则埋之,牲死则埋之。凡祭于公者,必自彻其俎。



    卒哭乃讳。礼,不讳嫌名。二名不偏讳。逮事父母,则讳王父母;不逮事父母,则不讳王父母。君所无私讳,大夫之所有公讳。诗、书不讳,临文不讳,庙中不讳。夫人之讳,虽质君之前,臣不讳也,妇讳不出门。大功、小功不讳。入竟而问禁,入国而问俗,入门而问讳。



    外事以刚日,内事以柔日。凡卜筮日,旬之外曰“远某日”,旬之内曰“近某日”。丧事先远日,吉事先近日。曰:“为日,假尔泰龟有常。”“假尔泰筮有常。”卜、筮不过三,卜、筮不相袭。龟为卜,筴为筮,卜、筮者,先圣王之所以使民信时日,敬鬼神,畏法令也;所以使民决嫌疑,定犹与也。故曰:“疑而筮之,则弗非也。日而行事,则必践之。”



    君车将驾,则仆执策立于马前。已驾,仆展軨、效驾,奋衣由右上,取贰绥跪乘,执策分辔,驱之五步而立。君出就车,则仆并辔授绥。左右攘辟,车驱而驺。至于大门,君抚仆之手而顾,命车右就车。门闾、沟渠,必步。



    凡仆人之礼,必授人绥。若仆者降等,则受;不然,则否。若仆者降等,则抚仆之手;不然,则自下拘之。客车不入大门,妇人不立乘,犬马不上于堂。故君子式黄髪,下卿位,入国不驰,入里必式。君命召,虽贱人,大夫、士必自御之。



    介者不拜,为其拜而蓌拜。祥车旷左,乘君之乘车,不敢旷左,左必式。仆御妇人,则进左手,后右手;御国君,则进右手后左手而俯。国君不乘奇车。车上不广欬,不妄指。立视五巂,式视马尾,顾不过毂。国中以策彗恤勿驱。尘不出轨。



    国君下齐牛,式宗庙。大夫、士下公门,式路马。乘路马,必朝服载鞭策,不敢授绥,左必式。步路马,必中道。以足蹙路马刍,有诛。齿路马,有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礼记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