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搜索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子曰:“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者也。”



    译文:孔子说:“愚昧却好自以为是,卑贱却好独断专行 ;生在现今的时代,却要恢复古代的制度。这样一来,灾难就会落到他的身上。”



    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



    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



    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焉。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亦不敢作礼乐焉。



    译文:不是天子,就不要议定礼仪,不要创立法度,不要考核文字。



    现在天下车辙统一,文字笔划一致 ,伦理道德一样。



    即使有天子的地位,如果没有德性,也不敢制定礼乐制度啊!即使有那样的德性,如果没有那样的地位,也不敢制定礼乐制度啊!



    子曰:“吾说夏礼,杞不足征也。吾学殷礼,有宋存焉。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



    译文:孔子说:“我解释夏代的礼制,杞国的制度不够用来做证 。我学习商代的礼仪,宋国还保留着文献 。我学习周的礼仪,现在还通用着,我遵从周礼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中庸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